猪猪岛小说网 > 都市言情 > 最强小厨师>  第71章峰回路转
我们一直在努力服务书友,所有反馈均能快速处理!
  
      ①,②群已满,请大家加③群
  
      [第1章  第一卷]
  
      第77节  第77章地震
  
      “狄乡长,美丽嫂与子龙是这家餐馆的厨师,不过今天这顿饭却是子龙专门为我们做的。”红芳笑了笑,向着狄圣华说道。
  
      “嗯,看起来很不错,大家一起尝尝。”
  
      狄圣华的目光从赵子龙的身上离开后,邀请众人一起动筷。
  
      这些菜都是赵子龙精心做出来的,味道自然差不了。饶是这些经常在饭店吃饭的乡里干部,吃了他的菜也不由交口称赞。
  
      清爽的滋味在她们的口中弥漫,完全征服了她们的味蕾。
  
      当众人的目光再度落到赵子龙身上时,都不由多了一丝的赞赏。
  
      外面的雨越下越大,根本没有一丝要停的意思,可是店里的气氛却十分融洽。特别是水果饭上来之后,狄圣华整个人都陶醉了。
  
      今天的水果饭,赵子龙经过了特别加工。接近正圆形的西瓜剖开后,被他从中以冬瓜片分隔成四个空间,分别盛放着香瓜饭、菠萝饭、甜蜜饭、西瓜饭。
  
      其中的西瓜饭经过冰镇之后,表面还有淡淡的白霜。
  
      四种味道各异,甜美怡人的水果饭,直令狄圣华享受到了真正的美味。香甜浸入她的心脾,令她全身的细胞都充满活力,那种快乐令她大为享受。
  
      除了酷爱吃面的司机小李吃了一大碗打卤面外,其余人都沉浸在了水果饭的鲜美甜蜜之中。
  
      看到狄圣华陶醉在美味中,红芳向赵子龙打了个胜利的手势。
  
      吃过饭,当司机小李准备开车把他们送回去时,车不知道怎么打不着火了。无奈之下,他们只得打电话,让乡里再派一部车来接他们。
  
      借着这个机会,红芳挽留狄乡长,今晚就在她家住下。
  
      “不用了,我还是回家吧。”狄圣华轻笑一声,婉言拒绝道。
  
      “狄乡长,这场暴雨来得突兀,还不知道什么时候停呢。乡里的道路又不太好走,接你们的车还不知道能不能过来呢。”美丽嫂出言帮腔道。
  
      “是啊,就算车过来了,路上也不安全,我看你还是在这里住一宿吧,反正我家也不愁睡的地方。”红芳连连点头应和。
  
      “你们别劝了,人家可是堂堂大乡长,怎么肯屈尊住我们这小村子的窑洞呀?”一边的赵子龙故意咧着嘴,带着些讥讽的意味叫道。
  
      “好,我住下!”听了这话,狄圣华一阵气恼。
  
      她咬了咬牙决定住在这里后,向赵子龙投去了挑衅的目光。
  
      “这就对了嘛,乡长与村民同吃同住,这才是真正的爱民如子。”赵子龙坏笑一声,向狄圣华调皮地眨了眨眼睛。
  
      看到赵子龙鬼灵精怪,狄圣华有些哭笑不得。
  
      美丽嫂找了两把伞,让红芳陪狄乡长回去休息。
  
      “雨下得这么大,路也不太好走,我去送你们一趟。”
  
      在红芳的眼神示意下,赵子龙自告奋勇地上前接过了雨伞。
  
      “不用了,我们自己会走。”狄圣华婉言相拒。
  
      “想送就让他送一趟吧,反正这傻小子回家也顺路。”
  
      红芳想给赵子龙创造拿下狄圣华的机会,笑吟吟地说道。
  
      看到红芳这么说,狄圣华也没有再过多的拒绝。
  
      在众人的目送下,三人打着两把伞,进入了茫茫的雨夜之中。
  
      红芳独自打着一把伞在前面带路,赵子龙则为狄圣华打着另一把伞。伞的面积有限,二人自然免不了有身体磨擦。
  
      可身为乡长的狄圣华,有着属于自己的矜持。
  
      她不但没有响应赵子龙的撩拨,反而下意识地避开他。
  
      走到一段泥泞路时,穿着高跟鞋的狄圣华脚下崴了一下。
  
      赵子龙急忙伸手扶住她,并借机将她揽入了自己的怀里。他的大手绕过她的腋下,不小心触到一团丰润,顿时引得她娇躯一颤。
  
      “放手,你干什么?”狄圣华高声喝道。
  
      她身为乡长,高高在上,一向很注重尊严。
  
      “扶你啊,否则你会摔倒的。”赵子龙撇了撇嘴。
  
      “我不用你扶,放开我。”狄圣华没有好气地叫道。
  
      “你怎么好歹不分呀,扶你也有错?”赵子龙皱着眉头叫道。
  
      “你别以为我不知道,你和王红芳串通好,把我骗到餐馆吃饭,又用激将法把我留下,还装着送我去她家,实际上你只是想占我的便宜而已。”
  
      狄圣华十分精明,她在看破赵子龙的计划之后,向着他冷声笑道。
  
      听了这话,赵子龙的脑海一片空白。
  
      他没有想到,这个女人居然看穿了自己的计划。
  
      “是又如何,我就是要弄你。”
  
      赵子龙一咬牙,恶狠狠地向她吼道。
  
      感觉到他身上迸发出的男人味道,狄圣华微微一愣。
  
      自从当上乡长之后,便只有她吼别人的份儿,没有别人吼她的份儿。久而久之,她早已习惯了这种高高在上的感觉。
  
      可高处不胜寒,权力与单身令她感觉到万般寂寞。
  
      虽然她看穿了赵子龙的阴谋,可听到眼前这个白白净净的小男人,居然光明正大地吼出想要自己时,她感觉自己芳心深处似乎有个渴望的声音在嘶叫。
  
      虽然她是高高在上的乡长,可归根结底却还是一个女人。
  
      当赵子龙**裸地向她发出霸道的宣言后,狄圣华感觉浑身发软。
  
      原本以为自己的计划完全失败了,赵子龙已经准备放弃了。可是当他硬着头皮吼出那一句之后,却发现狄圣华呆在了那里。
  
      看到情况似乎有所转变,赵子龙决定放手一搏。他一不作二不休,索性抛开手中的雨伞,抱住她的俏脸深深地吻了下去。
  
      看到这位堂堂大乡长面泛红潮地瘫倒在自己怀里,赵子龙知道自己的机会来了。他将狄圣华一把搂在怀里,大步向红芳家的方向走去。
  
      红芳家大门旁边有一个专门放牲口草料的草棚,进了大门后,赵子龙把紧靠着自己的狄圣华拉进了草棚。
  
      在这满是草料的棚子里,二人竟爱得歇斯底里!
  
      花径不曾缘客扫,蓬门今始为君开!
  
      就在二人正享受美妙之后的余韵时,却听得隔壁院儿的房门打开了,王留住打着手电出来上厕所。赵子龙抱着狄圣华,躲到了草棚后边不敢吭声儿。
  
      王留住嘘嘘时的声音十分清楚,直令狄圣华听了暗自脸红。那王留住也万万不会想到,隔着一道墙,乡里的父母官居然正在玩地震。
  
      车里玩耍叫车震,船上玩耍叫船震,那地上玩耍自然叫地震!
  
      “这件事情不许说出去,否则我要你好看。”
  
      待王留住哼着小曲回屋后,狄圣华恨恨地叫道。
  
      “知道了,乡长就是乡长,脾气这么大。”
  
      赵子龙咧嘴说着,看到她要来揪耳朵,连忙闪了开去。
  
      二人在那里打闹了一阵儿,发现雨开始变小了,便悄悄起身了,考虑到红芳家不方便,赵子龙便决定把她领回自己家休息。
  
      “别急,我抱你走。”
  
      看到她疼得倒吸凉气,赵子龙一把将她抱了起来。
  
      狄圣华气哼哼地叫着,还伸出粉拳不断地捶打他的胸膛。
  
      就在这时,红芳却孤零零地回家了。
  
      先前走出餐馆后,她为了给二人创造机会,打着伞独自在前面走。她一边拉开与二人之间的距离,还一边回头查看赵子龙的进展如何,芳心之中颇为着急。
  
      可真正开始实施时,她却不免有些心虚。
  
      毕竟她是乡政府的在编成员,隶属狄圣华的直接管辖。
  
      一旦赵子龙成功没有,他们的计划败露,那她将会直接承受来自上头的怒火。狄圣华虽然是女人,可是能坐到乡长的位置,手段自然差不了。
  
      如果她想要整一个人,那简直太轻松了。
  
      看到雨中对峙的二人,她的心里一阵打鼓。
  
      特别是赵子龙冲狄圣华大吼时,她的心更是快要跳到嗓子眼儿了。
  
      直到赵子龙痛吻狄圣华,后者又毫无反抗,红芳总算是松了一口气。
  
      看到赵子龙二人闪进草棚后,红芳默默祈祷一阵儿,转身回家了。
  
      虽然换上了干爽的衣服,钻进了暖融融的被窝,红芳却一晚上没睡着。
  
      清晨五点多钟,天才刚蒙蒙亮,赵子龙便睁开了眼睛。
  
      昨夜静默的时间短,赵子龙感觉精神头比往日略显不足。
  
      却说赵子龙上了个厕所,正准备去王医仙那里,却看到红芳站在他家大门外。他打开门让她进来,诧异地问道:“来得这么早,你几点就起来啦?”
  
      “我担心事情办砸,昨天晚上压根儿就没有睡着。”红芳委屈地说道。
  
      “红芳姐你别这样说,虽然昨天晚上我便成功获得了乡长的青睐,可后来想想把她送到你家不合适,怕有闲言碎语,所以便把她带到了我家来。”
  
      “她呢,是不是发脾气啦?”
  
      二人打闹一阵儿,红芳向屋里看了一眼,小心翼翼地问道。
  
      “没有,已经被我征服了。”赵子龙轻笑一声,向着她说道。
  
      “滚一边去,美得你。”红芳没有好气地白了他一眼。
  
      虽然得知赵子龙征服了狄圣华,可毕竟在这件事情上,红芳骗了她,怎么向她解释,这令红芳不禁有些发愁。
  
      “别在外面站着呀,我要去王医仙那里一趟,你进去陪她说会儿话吧。”尽管红芳有些发怵,可赵子龙依然强行将她抱进了屋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