猪猪岛小说网 > 都市言情 > 最强小厨师>  第85章算账
    赵子龙和四个美妇正坐在那里边磕瓜子边聊,一副旁若无人的样子。李军面色复杂地看了他们一眼,灰溜溜地欲要离开。
  
      “李副乡长,这就走啊?”
  
      一个悦耳的声音在他背后响了起来。
  
      “咳,乡里还有点事儿,我回去处理一下。”李军尴尬地笑了笑说道。
  
      “我觉得你还是先把这里的事情处理一下,再回去处理其它事情吧。”秦夏坐下了,李天香却又站了起来。
  
      “这里的事情?”李军站定脚步,疑惑地问道。
  
      “听说你以检查为由,在这里白吃白喝,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,竟然记了好几万的账,这好像不符合国家的有关规定吧?”
  
      李天香磕着瓜子,笑眯眯地走过来向着李军笑道。
  
      “我没有白吃白喝,也没有记账啊?”李军有些不自然地说道。
  
      “是啊,你没有记账,可你仗着自己手中有权,吃了饭却让村委在这里记账,真是够高明的。”李天香冷笑一声,看着李军满面讥讽地说道。
  
      “你……是什么人?”
  
      在见识过秦夏的手段之后,李军再也不敢写眼前这四名美妇。此时李天香问出如此尖锐的问题后,直令他的心头隐隐感觉到了一种不安。
  
      “我和秦夏一样,都只是小老百姓而已。不过我家老头儿你肯定认识,他叫段鹏。”李天香说出自己丈夫的名字后,不由妩媚一笑。
  
      听到这个名字,李军面色一呆,脑袋里一片混乱。
  
      长风县里,提起县委书记唐浩然和县长弓云,干部们只有尊敬,可是提起纪检委书记段鹏,他们的心里却会不约而同地颤上三颤。
  
      原因无它,正是因为段鹏刚正不阿,嫉恶如仇。
  
      自从他来到长风县之后,下大力气抓风纪,前前后后拿下了七名副科和两名正科级干部,大大地扼止了长风县的贪污腐败行为。
  
      先前那齐达,只不过是地痞流氓们的克星!
  
      可这位段大阎王,却是县里大大小小所有官员们的克星!
  
      虽说政府天天倡导廉洁,可真要细细地计较起来,又有几个干部是清清白白,一点儿油腥也没有?一旦被段鹏这位狠人盯上,那便离灭亡不远了。
  
      “咳,原来是嫂子啊,久仰大名!”
  
      李军抹去头上的汗珠,向李天香讨好地笑道。
  
      “不必套近乎,我知道你熬到副乡长的位置不容易,也不想大动干戈。但是你在我表弟这里记下的几万块钱账,却得一分不少地结清。”
  
      李天香为人平和,并没有如秦夏那般锋芒毕露,说话时面上总是带着笑容。
  
      可是在李军的眼里,她那灿烂美艳的笑容,却不啻于是恶魔的微笑。因为对方谈笑间,不但要他向赵子龙低头,甚至还光明正大地向他索赔几万块钱。
  
      关键他带检查组在这里吃的几顿饭,估计加起来也就两三千块,对方张嘴便是几万,这令他不免为之心惊。
  
      “嫂子,首先我感激您的善解人意,我也十分愿意支付我们在这里的饭钱。可我和检查组在这里总共也就吃了几顿饭,哪里有那么多钱啊?”
  
      李军堆起笑容讨好地说着,期待李天香能够松一松口。
  
      “是吗,那我来问问。”李天香闻言微微一怔,一本正经地将赵子龙叫到了面前:“子龙啊,李副乡长在这里的饭钱究竟有多少,你给报个数儿。”
  
      李天香说话时向他眨了眨眼睛,赵子龙顿时会意了过来。
  
      赵子龙掰着手指在那里数了好久,这才笑眯眯地抬起头来:“李副乡长可是我们的老顾客啊,经常来我们的餐馆捧场儿,冲着这一点儿我们得感谢您。”
  
      说到这里,赵子龙装模作样地向李军鞠了一躬:“至于饭钱嘛,我大概算了算,积累了多天的饭钱是四万八千七百多块钱……”
  
      原本看到赵子龙突然变得如此客气,李军还幻想着赵子龙能放自己一马呢。谁知道当他笑眯眯地说出那个庞大的数字时,李军感觉一阵眩晕。
  
      “臭……臭小子,你算计我?”李军指着赵子龙恼怒地叫道。
  
      “这是什么话,我这个人一向实在,都是实话实说的,您别在意。不过考虑到我们都是老熟人,我准备给您个优惠……”赵子龙说到这里顿了顿。
  
      听了他的话,李军的鼻子都差点气歪了。
  
      他在这里总共吃了七八顿饭,估计加起来也就是两千块钱左右,赵子龙却随口算成四万八千多,还说自己实话实说,这不是在明显的讹诈吗?
  
      不过听到那个优惠后,李军再度流露出了期待之色。
  
      “考虑到您是老顾客,我决定不请示老板娘,直接把零头给抹了,您给个整数四万八就可以了。这可是内部价儿,一般没有的,您以后可得多来捧场哟?”
  
      赵子龙接下来的话,更令李军有种吐血的冲动。
  
      “四万八,四你个头啊?”李军气哼哼地叫道。
  
      “李副乡长,你可是国家干部,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儿骂人可是不好。咱都是老实人,实打实的论事儿就行了,饭钱数目对了你就痛痛快快儿地给付了,不对的话咱再算算,这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。”一边的李天香再度开口。
  
      “饭钱数目不对,差多了!”李军苦着脸叫道。
  
      “噢,差多了?如果是这样的话,估计光我们几个还真算不准。”听了这话,李天香不由皱起了秀眉:“我看不如这样吧,我回去把我家老头儿叫来,让他带着审计局的人一起来帮你算算,一定帮你把拖欠的饭钱算准,你看如何?”
  
      说到这里,李天香也不顾李军的态度,转身便要离开。
  
      一听这话,恼怒万分的李军顿时呆了,李天香的这句话便如同五雷轰顶,轰得他外焦里嫩,毫无脾气。
  
      纪检委书记亲自带审计局过来?
  
      那不是段鹏刚来长风县时,查处违纪干部的阵仗吗?
  
      如果真让他们找到自己头上,估计自己这辈子就完了。
  
      想到这里,李军不由出了一身的冷汗。他连忙赶上前去,将李天香给拦了下来:“嫂子,那个……我看不必了。”
  
      “啊,为什么啊,这饭钱一定要弄清楚,要是不弄清楚,岂不是委屈了我们的大乡长?”李天香听了这话,故意眯着眼睛向她问道。
  
      “那个……不委屈,不委屈,刚才我突然想起来了,子龙说的那个数儿是正确的,正是我这些天吃的饭钱。”面对高压威胁,李军只得打了牙往肚子里咽。
  
      “你不是说差得多吗,怎么一下子又对上了?”李天香再度调笑。
  
      “咳,年龄大了,脑筋不够用了。”李军被讹诈不算,还得苦着脸解释。
  
      “既然数目对上了,那便按我们先前说的,痛痛快快儿的把钱付了吧?”李天香看到他认栽了,不由缓缓地点头说道:“否则我这表弟会着急的,他一着急我便会着急,我一着急我家老头儿也会着急的,呵呵。”
  
      面对如此威胁,李军感觉这看似温和、实则恐怖的李天香似乎变成了一个背生双翼,手拿飞叉的小恶魔,随时都要置他于死地。
  
      李军闭上眼睛,深深地吸了一口气:也罢,你小子敢找纪检委来搞我,我认栽就是,不过我一定会想办法关了你的鱼塘,也不让你个臭小子好过。
  
      “没问题,没问题,明天中午之前,我会把钱送过来的。”李军急于离开这个是非之地,当即便答应了下来:“乡里还有点事儿,我先回去了。”
  
      “李副乡长,你好像还忘了一件事情……”李军刚走到车门口,身后再次响起了一个银铃般的声音,这令他不由浑身一颤。
  
      今天他受到的惊吓太多了,不由一阵心虚。
  
      这次说话的不是别人,正是一直没开过口的候灵霞。
  
      “咳,这位女士,您找我有什么事儿?”李军呆呆地问道。
  
      “我找你没事儿,不过我家震震找你有点儿,让我代他向你传达一下。”候灵霞迈着修长笔直的玉腿走动间,饶有兴趣地向他说道。
  
      “震震?您是说畜牧局卢地震局长?”李军愣了愣问道。
  
      “不错,听说你检查出赵家村的鱼塘存在问题,而且多次都没有整改完成。所以我家震震决定由畜牧局来直接管理这处鱼塘,以后你们乡里就不用过来检查了,你听明白了吗?”候灵霞淡淡地笑道。
  
      听了这话,李军不禁又是一呆。
  
      原本他还计划这件事情过去后,找个由头儿关了赵子龙的鱼塘呢。没想到对方早有预料,居然请动畜牧局长的夫人,把自己手上唯一的把柄也给拿走了。
  
      “明白,明白,我以后再也不会来了!”
  
      就算他心里不服,又能如何,畜牧局主管全县范围之内的牧渔养殖,而他只是分管渡口乡的农林牧渔,这便如同正式工与临时工的区别。
  
      人家想要做什么事情,又岂是他能阻拦得了的。
  
      李军暗自叹息一声,逃一般的坐上乡里的那辆车。
  
      “李副乡长,有空常来吃饭啊。”看着他的车离开,赵子龙还不由追上前去向着李军不断地招手:“您这样的大主顾,我们可是一般遇不到的。”
  
      听了赵子龙的话,李军恨不得将脸藏到裤裆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