猪猪岛小说网 > 武侠仙侠 > 无上道火>  第四章 第一战 下
    “嗤嗤!”淡白色的风刃骤起,带起了两串血珠,余势不止,是“笃笃”两声将数丈外的树木剜出两道深痕,而胖修士这时像给抽了骨头般,软绵绵地倒下。
  
      楚河踉跄爬起,抢路而逃,不过看来他中毒明显。
  
      瘦修士见到这一幕,是又惊又怒,整个人立即扑下,双掌带着丝丝黑气往楚河头上印去。
  
      胖修士虽为外门弟子,但他有一位表哥是内门弟子,这一次捡漏的信息就是从那里得来。若是他因此遭遇不测,指不定自己要承受那位“表哥”的怒火。
  
      百毒门是魔道宗门,准则与行事一向与正道迥异,外门弟子身份卑微,如果自己为这事而丢掉性命,绝非稀奇。
  
      他只希望能及时击倒对方,在第一时间抢救师弟。
  
      同时他心中也有不好的预感生出:这么近的距离中风刃,就是己身都难以消受,别说修为还低一层的师弟。
  
      “给我死!”只有杀掉那小子,才能对师弟的表哥交代一二。
  
      楚河望着凌空罩来的瘦修士,一改之前仓惶,反而嘴角露出了一丝冷笑,身体在瞬间做出了变化。
  
      “嘭!”“嗤!”瘦修士的双掌给楚河的右掌接下,而楚河左手在瞬间又放出两道风刃,其中一道击中瘦修士的眉心。
  
      对方掌力凶悍,将楚河掀飞了起来,重重砸在数丈外。
  
      “啪!”给风刃击中的瘦修士也摔落在一丈开外,他头侧着,双眼圆睁,满脸的不可置信,眉心汨汨而出的鲜血已经将他所余的生机尽数带走。
  
      过了数十息后,楚河才是用左手慢慢撑起坐着。
  
      “额!小样,跟哥这样的高玩过招,你们还嫩着呢。”他边说边流冷汗,刚才瘦修士那一掌将他的右手震断,此际巨痛攻心,不是那么好消受的。
  
      百毒门弟子擅长的是毒功,灵元方面的质量倒是一般,加上没有后力延续。所以这一击的力量只是将楚河重挫,打断一只手臂而已,而棘手的是随掌风侵入到体内的毒素。
  
      不过这些毒素一进入楚河体内,在净垢之火的不断吞噬削减下,并不能奈何得了楚河。这第二重的五毒功,比起之前所中的蚀骨之毒还是大大不如,强壮了几分的净垢之火应对起来非常神效。
  
      也就是说,整个过程楚河都没有受到毒素的影响。能够将劣局扳回,净垢之火当居第一功。
  
      其次就是装死神功发挥到位,再加上非一般的胆色与机变,才能一举功成。
  
      在危急的时候释放那两张风刃法符,楚河有不少熟悉的感觉重温,与之前在《修仙》游戏中使用符箓是一模一样的。不管是注入灵元激发,还是锁定目标发动。
  
      而在对付瘦修士之时,楚河更是不经意中用上了一些游戏中的技巧,即是在法符发动射出的刹那,将风刃的飞行轨道改变了一下。
  
      若不然以瘦修士凌空倒扑而来,双掌齐眉压下,风刃要穿过掌风再破开眉心毙命,以下品法符的威力显然是不可能的。只有风刃在第一时间绕开掌风的笼罩范围,直取眉心才能做到。
  
      瘦修士死前不瞑目,满脸的不可置信,就是因为这不可思议的风刃。
  
      谁曾见过下品法符激发出来的风刃会兜个大弯,之后还能准确击中目标。能这样运用的,只有上品的法符及以上的宝符灵符才可以,就是中品的法符也是不行的。而且要想完全驱动上品的法符,修为至少要炼气境九层大圆满以上才行。难怪他至死都不明不白。
  
      他哪里知道,楚河能有这一手,实在是下了不少的功夫。在《修仙》前期,越级打boss,增强下品法符命中率与威力是必须的,为了掌握这个释放法符的手法,楚河进行过不少于一千次的试验,。
  
      楚河没有想到这些技巧在这个世界也可以应用,而且毫无半分生涩感。
  
      这些等以后再细究了,眼前是将伤势稳住,恢复元气再说。连续耗费不少的灵元激发两张下品灵符,再加上抵挡对方那一掌,他现在可算是五内俱伤。
  
      楚河左手从怀里掏出药瓶咬掉塞子,将剩余的益气丹都倒进了嘴里,然后就地打坐运化药力。
  
      同时,他也驱使着颜色变黑的净垢之火去到右掌碎骨之处,将郁积败坏的血气吞噬掉。
  
      净垢之火虽然吞噬了不少毒素,但它还有不少余力,这些小事能轻易完成。
  
      数个周天后,楚河便是睁开了眼,硬撑着爬起,去摸索胖瘦修士的尸体。
  
      拼命一场,当然不能连战利品都不要,何况之前在游戏中,摸尸可是楚河的最爱之一。
  
      从胖修士身上搜出了两瓶益气丹与两张下品法符,还有几块下品灵石,而让楚河更惊喜的是瘦修士的东西。
  
      一只储物袋!
  
      虽然只是下品的储物袋,里面空间只有一尺立方的样子,但对目前的楚河来说实属价值不菲。
  
      由于主人修为不高,并没有什么加密锁阵,这个储物袋楚河到手就可以用。他从那储物袋中取出一套寻常的衣物换过,然后将零碎的东西都放了进去。
  
      “尘归尘土归土,有怪莫怪,往生极乐,哦弥陀佛。善哉善哉。”嘀哩呱啦轻声扯了几句,楚河便是发出小火球将叠在一起的尸身化为一蓬烈火。随即他找到一处空旷处,从储物袋中取出那只符纸鹤放出。
  
      符纸鹤就是刚才胖瘦修士两人乘坐的那头大鸟。
  
      符纸鹤是修真界低阶修士出行常用的法器。其以蝉衣纸为表,黄风竹为骨,两者上面都烙有风系符纹,鹤身各调度之处布有风系符窍。
  
      这种法器用来出行极为方便,只需在鹤身的凹糟中放入灵石,便可以用极少的灵元来驱动,也可以完全用灵元来代替灵石。符纸鹤飞行起来很稳定,速度比一般的骏马还高上一线。
  
      以上是符纸鹤的优点,它的缺点则是本身不甚牢固,强一点的外力就能损坏到法器的本体,因此不能禁受高空的强风的吹拂,想要长久使用,一般不高过百丈为宜。
  
      楚河肉痛地在鹤身的两处凹槽放入两枚下品灵石,然后就御使着扶摇而起。由于在逃亡的时候也曾使用过符纸鹤,所以他这一番用来是顺风顺水。
  
      肉痛也没办法,眼下只有炼气境三层的修为,光是靠灵元驱动符纸鹤的话,只怕连几十里都走不了。不马上离开此地数百里,是一点安全都没有。
  
      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