猪猪岛小说网 > 武侠仙侠 > 无上道火>  第十章 顾寒
    迫于眼力有限,楚河只能停止发财计划,打道回府,趁早休息养好精神,准备明天的开山门大会。
  
      一边走一边想,楚河不禁有点惋惜自己是水灵体。若是火灵体的话,可以选择丹徒或器徒两种职业,就能够天天接触各种材料,炼成一双火眼金睛。
  
      “行行好啦老板,小弟真的没有钱了。”一清脆的声音忽然在前面喊起。
  
      “不行,已经给你打了八折,这个价格给你的话,等于白做!老朽我也要吃饭的。”
  
      “不就是八等上的黑沉铁,市价是怎么样的谁不知道,你开这价本来就是狮子开大口,七折啦,你好我也好,大家好才是真的好!”
  
      “放你的屁,老朽我卖材料已经四五十年,从不骗街坊邻居,向来都是一分钱一分货的。这黑沉铁虽然只是八等上,但与七等下差之不远。喂,小子你想抢东西,是不是没死过,清和坊市护卫的威名你没听说过?!”
  
      只见一瘦削的小子正将一块黑铁模样的东西护在怀中,而一位头发花白的老修士正在奋力抢夺。
  
      “老人家行行好,小子我自幼便失去双亲,半辈子孤苦无依。从数千里之外来到青灵镇,一路磨破了七双鞋,都是睡野外,泡凉水啃馒头……”瘦削少年一脸的凄楚,神转折般哭诉起来。
  
      边说之际还含泪楚楚地望着怀中那一块黑铁,一只在上面手轻轻地抚摸,仿佛黑铁是一个可爱的小婴儿,眼中的怜惜与深情更是洋溢而出。
  
      很显然,那老档主的思维没跟上,一时间是呆了呆。
  
      围观的众人:……
  
      连楚河都忍不住暗里唾了一下:这么不要脸的杀价方法都用得出来,这家伙还真是“人才”。
  
      利用不明真相围观众的同情心,将自己的处境改善,从而达成自己的阴谋,是属于【借梯上屋】的一种方法。
  
      这一招最常见的是在荧屏中某种电视剧,面对这种困境,漂亮女主角一般会将这招施展开来撒娇,来收钱的老板无一不是给晃点得晕乎乎,从而女主角能达到豁免饭钱房钱套钱等等费用。同时老板也可以体会到发现良心的美妙滋味,结果是很好的双赢。
  
      不过,借梯上屋给这么一位男孩子来用,似乎……楚河有点恶寒。
  
      “老头你就给他吧,你看他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。做人要爱幼,道德你喂狗去啦?!”一位不明真相的观众出声了。
  
      “噗!”楚河一听差点笑了出来:那少年都十六七岁了还幼啊?!那个老档主七老八十的,说起道德,尊老还差不多。
  
      “给他啦,你少赚点也可以安心点,做人要厚道。”一位更不明真相的也跟着起哄。
  
  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  
      这一刻楚河还以为自己回到了伟大的天朝,这是多么熟悉的一幕啊。
  
      群众的力量是可怕的,很快老档主退步了:“算我怕了你,七点五折,不能再低了!”
  
      “七折!”望着臭小子怯生生的抛出一句,老档主只欲一口老血喷出。
  
      “好啦,差的我帮你垫上,别为难老板了。”楚河上前当和事佬。
  
      忽然杀出这般舍己为人的好事者,老档主顿是两眼泪汪汪:实诚人民的救星啊!
  
      那瘦削少年也有点愕然,不过精明的他哪会错过这个机会,有便宜不贪,不如禽兽啊!
  
      有了灵石做引,接后两人之间的陌生感立即消了不少
  
      “我叫顾寒。”
  
      “楚河。”
  
      孤寒?!(吝啬)怪不得杀价那么稳准狠!
  
      交谈了几句后,两人已经勾肩搭背了起来,大家都是聪明人,交流起来自然无障碍,就像高富帅勾搭靓女一样地顺风顺水。当知道两人住的是同一家客栈,更是大呼缘分。
  
      “缘分你妹,小爷要不是看在你对材料还有点眼力的份上……”楚河腹诽了一下。与在地球上一样,这缘分是要用钱铺垫才产生的。
  
      不过这是前期投资,以后可以顺顺利利合作的话,这点投资又算什么。这小子也是来参加开山门大会的,以后可是有机会成为同门的。
  
      至于能不能成为同门,这还要看楚河明天的表现了。因为对方已经炼气境四层,火属灵体,百分百是进入内门的栋梁之材。
  
      所以,跟这样的人才搭上交情,不要说几枚下品灵石,就是百枚都值得啊。
  
      “我去!”随便认识一个人,资质都远在己身之上,多少会让楚河有些郁闷。
  
      可惜所余的灵石不多,不然就加价将顾寒手中的那块黑铁买回来,用净垢之火研究试验一下,看自己构思的那个发财计划可行不。
  
      约好了明天再见后,楚河是回到了客房。
  
      用净垢之火净化了一遍下品益气丹后,才是服下打坐运气疗伤。
  
      在行气九周天后,右臂已几乎无碍,明天施演法诀定是轻轻松松的,楚河这才安心入睡。
  
      第二天清晨,顾寒起来比楚河要早,两人退了房后便往东门去。
  
      举行开山门收徒的地方,是在青灵山脉外围,一座叫迎客的山峰上,那迎客山离青灵镇并不远,依楚河的脚力,至多一个时辰能赶到。不过青灵山有法器在东门接送,是省了不少事,起码对于楚河来说,可以省下一笔“飞的”钱。
  
      到了东门口处,那里已经是人头攒动,排成三队长龙,缓缓登上飞船。
  
      有不少青衣修士在维持这秩序,他们的袖口之处皆有一绣纹,是一座青色的小山。
  
      青灵山弟子!那绣纹上的小山就是青灵山的主峰。
  
      这三艘飞船都是百余丈长,二三十丈宽高,将城门口是堵得死死的,闲杂人等在这个时间是不得进入。
  
      有个愣头青从下面御器上来,一路咒骂个不停,立即给一名青灵山弟子放出法光打落,不知死活。
  
      我的地盘我做主,管杀不管埋,这就是青灵山在青灵镇的气派。
  
      “锵!”忽然一清脆之音长扬而起,久久不落。
  
      过得十息后又是两声涨起,再十息以后是三声……
  
      开山门大会,青灵镇东门口,六声为号,逾时不候,这是众所周知的。
  
      但是也有睡懒觉的倒霉鬼,在飞船冉冉升起拔高之时,忙不迭地狂奔过来的,还有追着在下面发癫大喊的:“师父!等等我。”
  
      “真不要脸!大会还没开始就连师父都叫出来了。”楚河趴在船边的围栏上,朝着下面喊了一句:“二师弟,你别追啦,搭飞的吧。”
  
      在三艘飞船起飞后,那些专事交通的“飞的”哪会错过这个商机,是很快补充到空地上大声邀客。
  
      看他们如同饿狼般涌向那些迟到者,楚河只能侧过头不忍看。
  
      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