猪猪岛小说网 > 武侠仙侠 > 无上道火>  第二十章 初相见
    突破到炼气境第五层,楚河的开心只是一会儿。接着起身,用净尘法符稍为将身体清洁一下,就准备出门去学堂。
  
      净尘法符为下品的生活用符,用起法光来消除身上的污垢,比用清水刷洗要干净得多。
  
      这个修真的世界,各种奇妙无穷的东西应有尽有,让人目不暇接,论到方便之处,并不比地球差多少,只是在多姿多彩上面差了一些。
  
      现在诸人的课程已经改为七天一次,其实也没什么要教的了,这些例行日子,则是用来解释诸人修行上的疑惑。
  
      毕竟该教的已经教了,造化如何,只能看自己了。教习也有自己要忙的事情,修行路上光阴少,落后了可没有人等你帮你。
  
      去到学堂,等人到齐静候教习之时,楚河是发现:又少了五个人。
  
      虽然教习们说是给了六个月的时间,但是中间也有给教习逐了出去的。一般给半途清走的,都是一些无可救药的懒惰之辈。
  
      并非人人都有楚河那样的向上心志,凡人中好吃懒做,心志涣散的还是有着相当一部分。
  
      像之前刚来就热情联谊,蹿上蹿下的几位,现在已经给送出青灵山,不知去向了。
  
      当然,这也不算是绝情之事,在这里只要上点心,学到的东西也足以他将来之用了。出去外面能洗心革面,变得勤勉一些,混个温饱还是很容易的。
  
      楚河目光略为一扫,大约还有四十多人,之中以女生居多。剩下的四十多人,无一不是炼气境四层修为的,但有前后期之分。
  
      有几个人是眼中偶有精光隐没,想来也到了灵元鼎沸,即将冲关的境界。
  
      这几人,皆是中品灵体,有这个修为自然不奇怪。灵体优劣,会随着修行愈进,距离是拉得愈远。
  
      楚河能力压一头,抢先进入炼气境五层,算起来是依靠资源之利。那些人还在为半瓶中品益气丹纠结的时候,楚河已经在用上品益气丹了,自然是将灵体间的差距弥补过来。只是楚河有了无限净化灵元的神通,这些差距几等于无。
  
      感觉到楚河的目光,坐在前面的一位白面少年转身看了看。
  
      这位少年名叫田龙,是这个班的班首,之前有段时间对楚河有些敌视。但知道楚河并无意掺和任何竞争,自己又当上班首后,这股敌意也消了去,反而与楚河有些交往。
  
      田龙这一眼,却有些异样,仿佛楚河的身形忽然高大了不少,给自己一种压迫感。
  
      难道他的修为又突破了?心中讶异,便要传音过去问问,只是这时教习已经进来了,只得作罢。
  
      这一堂课,教习没有教新东西,还是解答大家修行上的疑难之处。
  
      而等到下课后,田龙却找不到楚河的影踪,原来他早一刻从后门走掉了,让他好是摇了摇头:不谙世事的怪胎。
  
      在去往食堂的路上,楚河正急步走着,心里盘算着:等一下吃完中午饭,就回宿舍修炼一下,巩固巩固境界,毕竟跨入一个新境界,要多摸索摸索。
  
      对于下课后嘘长吁短的相互交流,他觉得是没那个必要,自己的疑问哪里还留到课堂上才解决,都是不懂就直接去找教习的,他可不是留问题过夜的人。
  
      即将到了食堂之处,楚河是觉得有些奇怪:食堂门口站了好一些人,在交头接耳的。
  
      “站住!你等一下再进去,现在里面没有位置了!”一声音当头砸来,一个粗犷的身形张手拦在门口,阻挡住楚河。
  
      拦路的是一位约七尺高的青年,颇有昂藏的身姿,高出楚河一个头,一身修为已然炼气境七层。
  
      “噢?那有请这位师兄解释一下,为何我不能进去?”楚河见面生,又是这般突兀,不禁好奇问道。
  
      “哼,我们内门弟子行事,哪里还需要跟你一个学徒解释。反正今天你们这些学徒的就餐时间延迟半个时辰,乖乖在一边等着就是。”那青年嘴一撇,淡淡说道。
  
      “哦?那请问此事有没有园主与执事的批准?”楚河瞥了一眼数丈外的食堂公告牌。
  
      “哼!你管不了那么多,反正你站在一边就是,不然我就打断你的狗腿。”那高大青年扬了扬拳头,大声嚷道。
  
      原来青灵山还是有飞扬跋扈的家伙,看来之前自己的认知是有了些偏差。楚河嘴角弯了弯,并没有往里去,是转身即走。
  
      少吃一顿灵食又有什么!小爷还有两粒上品益气丹,可比这灵食强出十倍。正要转身往宿舍那边而去,前面在这时是走来一群人。
  
      “青衣姑娘,这里粗茶淡饭,实在没味道,还请轻移玉驾,青灵山上自有美酒佳肴相待。”只见一青年正忙不迭地说服着旁边的姑娘。
  
      那青年生得玉面长身,极为俊俏,却剑眉胆鼻,自有一股英气在其中,一身锦袍流光华彩,却不让人觉得炫目,反而觉得怡神润眼。
  
      如此风姿的男子,若在地球上,当真是迷死不少女子。
  
      不过这般的男子,在楚河的眼中只停留了半秒不到。因为,他旁边的那位少女,已经是将他的光芒尽数盖过。
  
      初时一见那女子,只是觉得清秀婉约,长得好看而已。岂知再看第二眼,却看出别的好处,再看第三眼,就再也移不开眼了。
  
      “荣曜秋菊,华茂春松。仿佛兮若轻云之蔽月……襛纤得衷,修短合度。肩若削成,腰如约素。延颈秀项,皓质呈露。芳泽无加,铅华弗御。云髻峨峨,修眉联娟。丹唇外朗,皓齿内鲜……”脑中立即蹦出洛神赋的一些诗句。
  
      若是以洛神赋来形容这名叫青衣的女子,似乎略显浮躁虚渺,这女子更像圣山上的一潭碧湖,抑或老林中的一掬清泉。只望之几眼,便让人心静意宁,浮华远去。
  
      这世上真有这般气质无双的女子?!楚河没由来的心跳加速,脑袋有些迷糊起来。
  
      该死,这种久违的感觉可不好,若是没错,用在地球上的一句话来说:丘比特你特么射中我了!
  
      “小子,别挡着!”后面那高大青年不耐烦,一掌扫出,将失神的楚河给推到一边去了。
  
      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