猪猪岛小说网 > 武侠仙侠 > 无上道火>  第二十一章 找上门来
    虽然眼前所见女子给楚河一种惊绝的感觉,但不代表他五识给蒙蔽掉,这一掌方起,气机的变动已经给他的灵识捕捉到了。
  
      炼气境五层的修为,灵识可以伸延出丈余远,何况高大青年只是随手而为,自然难逃楚河的耳目。
  
      “嚯!”强风立起,只是楚河在掌风将要临身的时候偏转避走,让高大青年这一掌落了空。
  
      高大青年这一掌含蕴了他的七成灵元,足有炼气境六层的力量,原本是想将楚河扫开一边,没想到却是白想了。
  
      炼气境六层的力量,即使是劈在空处,也要卷起一阵强风。
  
      不巧的是,锦衣男子一行人已经到了数丈之处,而那股强风是当面拂来。
  
      锦衣男子的修为深不可测,这忽来劲风,只在他剑眉一轩之下,未见其他动作,便无来由的消去无踪,没有唐突到佳人。
  
      高大青年见状立即额头有冷汗冒出,连忙让到一边,心中慌道:区区小事都做不好,老大的一顿训是少不了的了,都怪那臭小子!
  
      想起罪魁祸首,他不禁用目光搜寻那小子,扫了一遍又一遍,却见不到丝毫影踪,这臭小子跑得真快!
  
      罢了,等一下再找人问一下,这混蛋不揍他一顿难消怨气。
  
      “青公子,我们回山吧。”青衣女子望了望给挡在一旁的诸多围观众,再看到护住门口的几人,大致也猜出来是怎么一回事。
  
      “啊,好的。”锦衣男子见到她柳眉蹙了一下,知道佳人不喜,心中立即大叫不好。
  
      这位名叫青衣的女子,不知从何处而来,但父亲对其极为尊敬,这次如果不是父亲因为派中实在有要事抽不出身来,也不会指定由他来陪同。
  
      高大青年在锦衣男子转身的时候,分明见到其眼角的那一丝愠怒,一股凄凉立即从心中生出。出力不讨好,反而惹人厌,如何不叫他凄绝。
  
      当然,这口气,要找个替死鬼来出才行。刚才的那个家伙,今天别想我会放过你……他很快就确定了目标。
  
      楚河躲入人群中,紧接着快速离开这是非之地。这些内门弟子很是嚣张,身为学徒的自己就不要触那个霉头了。他横任他横,明月照大江,小爷依然过我的日子。
  
      何况,能够让整个灵园中人推迟午餐时间的人,背后能量大着呢,起码在青灵山是属于高层之流。
  
      只可惜的是,没能多看她一眼,确实是一位很让人心动的女子。不过楚河贵自知,远观一下即可,要想进一步什么的,等自己打出大片天下再说。
  
      回到房中,吞了一粒上品益气丹后,他便运气调息了起来。
  
      只是没有想到,对方会直接找上门来,而且还是那么快。
  
      冥冥中只听得“轰”一声,将他修炼状态打断了去。
  
      修炼给骚扰,是一件很忌讳的时候。特别是炼气境修者,受到的影响是很大的:轻则岔气,从而受到内伤,重者更能让人走火入魔。
  
      幸好,楚河有净垢之火这等宝贝,不用进入炼化的重要阶段,仅仅是将引气入体之功截断便可以。
  
      饶是如此,仍是让他心口如中一锤,好生难受。
  
      望着给轰烂的房门,再看到三位恶客,楚河面无表情地问道:“三位师兄所来为何事?”
  
      高大青年眼见对方淡然,并无一丝惊惶之色,心中更是无来由地一股气冲起,今日不将这臭小子暴揍,实在无法出这一口怨气。
  
      旁边的一位瘦削青年开口回道:“为何而来?十息之前,你干得好事!”
  
      “哦?我干了什么好事?还请师兄慢慢道来。”楚河眉头一跳,回道。
  
      “罗武你跟他啰嗦做什么!让我来试试他的斤两,炼气境五层的灵农学徒!不错!”站在高大青年另一边的矮小修士是窜了出来,一边说着,一边挥拳往楚河头上砸去。
  
      他们还知道轻重,没有将法器放出来对付楚河,也摆明了要揍楚河一顿。
  
      只是,楚河是那么就范的人么?宁折不弯,可是楚河的臭脾气,要他低头认输,含冤吞气,是非常难的事情。
  
      “欺人别太甚!”楚河双拳紧握,准确地与矮小修士硬拼一记。
  
      “砰!”一声爆响,两人皆是互退两步。
  
      “怎么可能?!”矮小修士眼睛大睁,满脸的不可置信。
  
      炼气境六层的,竟然与炼气境五层的平分秋色?!
  
      “赵有路你是不是去怡红院多了,手脚软绵,连低你一层的家伙都占不了便宜。”那叫罗武的在一边嘻嘻怪笑。
  
      “混蛋,再接我一拳!”赵有路给罗武这一激,奋起一拳轰来,呼呼作响,毫无疑问,他这一拳是十足十的威力,想一拳撂倒楚河,将之前的颜面挣回。
  
      不用他语言挤兑,楚河也要硬接他这一拳,正好体验一下自己灵元能达到何种威力。
  
      灵元给净垢之火净化通透后,还不知道究竟增强了多少,眼下有机会,自然不能错过。
  
      而且,楚河觉得对方这一拳轰来,似乎也不怎么样。
  
      “嘭!”两股不同的灵元冲撞在一起,生出劲气强风,是将木床与木桌掀了开去,重重地撞在墙上,发出好大的声响。
  
      “楚河你是怎么一回事?”隔壁的想过来看看,但是给罗武怒视一眼,是纷纷噤声缩了回去。
  
      内门弟子的事,这些学徒自知连围观的资格都没有。
  
      “咚咚!”赵有路一连退了两步,才是站稳了身形,他望着丝毫未动的楚河,是有惊骇之意爬上脸,连质问的声音都有点颤抖:“你,你动了什么手脚?!”
  
      炼气境五层的,灵元竟然比炼气境六层的更强,这如何让他相信。他更愿意相信楚河有阴邪之法,在付出某些代价后暂时将力量增强,才能抗衡自己。
  
      虽然震退对方,但楚河也是堵了一口气在胸口,他将这口浊气吐了出去,并无声息,只是眼睛紧盯三人。
  
      若论武技,楚河从《修仙》游戏中修习过的可派上用场,即使面对灵元强过自己一筹的,压力也不大。高玩的称号不是那么容易得来,样样精通那是必须的。
  
      何况对方从武技上面来看,似乎也不大擅长,只要对方不放出法器,就是三人齐上,自己也可以且战且逃,保得周全。
  
      心中计较出结果,楚河那丝若隐若现的惧怕之意也尽然去掉。
  
      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