猪猪岛小说网 > 武侠仙侠 > 无上道火>  第二十七章 佳人忽访
    “呼!”顾寒舒服地呼了一口气,惬意的伸了伸懒腰,将池水晃起了一圈圈涟漪。
  
      “我终于知道你为何要弄这么一个玩意了,太让人舒服了,简直比服下一粒下品培元丹还要好。对了,心情好点了没有?”
  
      顾寒望着楚河说道,两人现在除了亵裤,其余部分算是坦诚相见了。
  
      这个池子不小,即使两人下去,还是显得很宽敞。
  
      “嘿,别说得我的心眼跟绣花针似的,大丈夫能屈能伸,这些又算什么。何况我志在大道,没必要在这小事上面磨磨唧唧。”楚河对于顾寒的这个问候有些不屑。
  
      “大丈夫能屈能伸?越来越觉得楚哥境界高呀。这样泡着也未免单调了些,找些东西来助兴。”顾寒说完便在自己的储物戒指中翻了起来。
  
      天色在这时已经暗了下来,时有凉凉的微风不知从何处来,将池面升起的轻烟吹得摇曳不已,有些如梦如幻。
  
      夜空无云,初月如弦,满天都是灿烂的星星。有流萤飞过围墙进来,在眼前留下曼妙的飞行痕迹。
  
      天穹上除了闪烁的星星外,还有宛如流星的华光时隐时现,而且数量还不少,更似划空惊艳的流星雨。
  
      这样美丽的夏夜,楚河哪里见过,一时间也为之失神。
  
      那些高高在上的华光,不消说,是元丹境以上修为的高人在其上御器飞行。只有进入元丹境,凭借一颗圆转不停,生生不息的元丹,才能步虚蹈空,任意遨游。
  
      己身何时才能达到元丹境?也能在上空如此俯视大地。
  
      与那些世家弟子的冲突是更加印证了在这个修真界中的立足根本:只有强大的实力,才不会有恶徒骑到头上来欺负你。
  
      拥有强大的实力,一切挡在前头的障碍都能一一轰碎!方能在遥遥的求道之路走得更远,直至长生,直至不朽不灭。这大概也是己身在这个世界上最高的追求吧。
  
      “给你,好喝的东西。”顾寒忽然打断了楚河飘渺的神思。
  
      接过他丢过来的小酒瓶,只见其肚圆细颈,质地极为晶莹剔透,一面龙飞凤舞着几个字:桂花酒。还有小字旁注:佳酿坊,五年特制。
  
      一开盖,那清雅的花香已然溢开来,让人不禁喉头生痒。
  
      一尝之下,醇厚柔和,香甜顺喉,酒入肚中,口齿间还觉得余味绵绵。瞥见瓶口余液淡黄透明,色泽极美,楚河便有一诗浮上脑海,是高声吟了出来:
  
      “暗淡轻黄体性柔,情疏迹远只香留。
  
      何须浅碧深红色,自是花中第一流。
  
      梅定妒,菊应羞,画栏开处冠中秋。
  
      骚人可煞无情思,何事当年不见收。”
  
      “哇塞,你诗鬼上身了?不过,这首诗还不错,情疏迹远只香留,花中第一流,桂花是当得此誉。想不到给你一壶桂花酒,就做出了这么一首好诗,看来下次我带的酒要换上一换了。”半响后,顾寒才是回过神来,大声叫道。
  
      顾寒原本对于他作态高歌还有点不以为然,却想不到那几句诗愈是咀嚼就愈有味道,特别是现下喝着这桂花酒,更是应景。
  
      “啪啪!”“公子好文采。”随着拍掌声,一清铃般的柔声在不远处传来。
  
      “什么人?!”顾寒先是放出了黑红法剑,接着另外一只手搂住了胸膛,以免跑光。
  
      不请自来,又是夜晚之时,多半不是青灵山弟子,难怪顾寒会如此紧张。
  
      楚河转身一看,竟然是她!昔日惊鸿一瞥的青衣姑娘。
  
      佳人正站立在高高的围墙上,一袭青衣,秾纤合度,披着星光清辉,宛如天外飞仙。
  
      “青衣姑娘,我们多有得罪了。”顾寒连忙收回了飞剑,有点结巴地告罪起来。
  
      “呵呵,你们青灵山弟子怎么见到我都诚惶诚恐的,我又不是吃人不吐骨头的大妖魔。”未见如何动作,她已经来到了池子旁。
  
      “真是的,还用遮遮掩掩,我修为比你们高,即使你们有仙衣穿着,只要我想看,你们也与**无异。”她说着说着,到了最后是玉手掩嘴,但可以从变为弯月的眼睛看出了那一丝笑意。
  
      “真有意思。”接着她已经是脱去鞋子挽起裙角,在池子旁边坐下,是泡起脚来。
  
      她的腿很长很白皙也很完美,一浸入热热的泉水中,有些许血色在肌肤中显现,显得十分娇嫩。
  
      面对佳人戏水这般好风景,楚河却顾不上欣赏,是挪了挪位置,几乎要和顾寒抱在一起了。
  
      眼前这女神可惹不起啊,保持点距离最好。若是下次换做那个什么青风儒来为难自己,定是连青灵山都呆不下。
  
      “青衣姑娘,你待在这不大适合吧?这里穷山僻壤的,没什么好招待的。”半响,顾寒才吞吞吐吐说了一句。
  
      “刚才这家伙为何要高声吟诗,现在引狼入室,后悔了吧?”佳人指着楚河说道,脸上有些俏皮的神色,但更多的是揶揄。
  
      “这……”楚河有些语结:在自己的家里大声叫喊也不可以啊?如果每次都可以引来这般美丽的“狼”,自己还真不介意天天吼上几嗓子。
  
      “唉,好久没泡过温泉了,真想念圣尊山上的苍天圣水啊!”她嘟了嘟嘴,神色间忽然有了些黯淡。
  
      望着她有些乡愁的样子,楚河与顾寒心中都生出我见犹怜的感觉,但又不知道怎么安慰,最好是别开口。
  
      “你们为什么这么怕我呀,我又不是长得彪悍凶猛像恶妇。尤其是你们两个,太夸张了,今天不说个清楚,有你们好受的!”忽然间,她的神色一转,已经是有点凶神恶煞起来。不过她的容颜极美,即使威胁人,也杀伤力几无。
  
      任是那一位美丽女子,看到两个大男人躲自己犹如躲瘟神般,并且几乎抱在一起哆哆嗦嗦的,都知道之中有些蹊跷,难怪她要刨根问到底。
  
      本来楚河想找个借口搪塞过去,怎奈顾寒这小子不知道出于何种居心,是噼里啪啦抢先将他受害之事抖了出来。
  
      而且,还将他的无辜渲染得奇冤无比,罪魁祸首直指眼前的佳人。
  
      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