猪猪岛小说网 > 武侠仙侠 > 无上道火>  第三十四章 教训 一 1/3

无上道火 第三十四章 教训 一 1/3

    在离楚河灵田还有数十丈的地方,赵有路便打开灵兽袋,将那食草兽放了出来。
  
      那畜牲类似缩水版的穿山甲,不过它的嘴却是扁阔型,嚼起草来可以像地球上的收割机,是灵草类的天敌之一。
  
      它一落到地上,立即撒开步子跑得飞快,离赵有路远远的,忽然给抓住禁锢起来,它早已吓破胆了,现在有了自由是有多远跑多远。
  
      边跑之际,它那鼻子忽然左嗅嗅右嗅嗅,然后发出一声快活的哼叫,是朝着楚河灵田那边去。
  
      还没到围墙之处,它身上泛起一阵黄光,没入土中去,已经是展开土遁之术,不走围墙,要从地下钻进灵田去。
  
      赵有路见状是放出飞剑准备离开,就在这时,一森冷的声音传来:“赵师兄做了对不起师弟的事,半声不说就这样走了?”
  
      赵有路一个激灵,只见十丈外,楚河那小子正微笑抱手站着。
  
      “师弟你可不要乱说话哦,师兄我不过碰巧路过这里,哪有做什么事?!改日有空我请师弟吃酒,再会!”赵有路抱手说道,已经踏上飞剑,嗖忽便数丈高。亦然是清白如我何需解释。
  
      但他在心里不禁有些惊慌:这臭小子不是去做任务了么?怎么那么快就回来,一丝不妥的感觉是生出。
  
      楚河见他要强行离开,心中也有火气上来:丫的,来搞搞震还想溜之大吉,今日不将你揍得跟猪头一样,老子就不姓楚。
  
      随即大喊:“赵师兄何必等下一次呢!师弟刚刚抓了一只食草兽,若不与师弟一起烤了它来吃酒,别走啊,师兄。”
  
      同时,楚河挥手便将两张下品法符疾射而出,后发先至,将赵有路的前进方位封住。
  
      这是两张风系法符,最讲速度,赵有路飞剑的速度还没有提上来,是让楚河占了先机去。
  
      楚河晋升炼气境六层,手中还攒有上次大量购买的下品法符,自然要清一下仓库。现在的修为,足以轻松御使中品法符,这些下品法符再不用就留在储物袋里面发霉了。
  
      赵有路哪里想到他说打就打,在千钧一发之际堪堪躲过那两道风刃,是为之晃荡了几下,有点狼狈,不禁也有火:臭小子以为我怕你,今日我便将旧日的债一起算了。
  
      小人就是这样记仇的,他做过什么都忘记了,别人清清白白行事碍了一点于他,就永远不共戴天。
  
      他调转飞剑放出,声势大涨,是往楚河扑来,还恶声呼道:“敢用法符射我?!今日本师兄便替你教习好好管教你!让你知道怎么谦虚做人。”
  
      他说要替教习好好管教别人,却不知现下他所做的一切都落在诸多教习眼中。
  
      灵秀峰上的教习楼中,罗须臾与几位教习正通过蜃光镜看着两人的争执。这个自然是全程直播,之前赵有路偷偷放食草兽之事也没有遗漏。
  
      罗须臾的脸色正阴沉着,赵有路是愚蠢,但对方能布下蜃光分镜来直播此事,证明是早有预谋。罗须臾是极为护短之人,虽然自己的弟子赵有路有错在先,但是此事给大肆宣扬,人尽皆知,无异狠狠扇了一巴掌在他的脸上。
  
      赵有路发狠用飞剑法器扑击而下,原想一剑破万法,以飞剑法光的尖锐,轻易将下品法符尽数辗压。
  
      岂知楚河的法符运用方式有违常理,竟能绕过在先的飞剑,击中在飞剑后面的他。
  
      “嘭嘭!”几枚小火球在赵有路身上爆开,纵使他有炼气境六层的灵元护体,也给炸得半空跌下,连飞剑都丢了开去。
  
      “嘿嘿!你今天是当定猪头了。”楚河揉了揉拳头,飞身欺上。
  
      “区区炼气境五层的家伙,以为近身来我就怕你!”一时的焦头烂额并没有让赵有路心生惧意,而是在掏出一套护腕手套带上后,也凶气凌人地对冲过来。
  
      这两只护腕与手套是一件法器,其中烙有【巨力】,【锐金】等符窍,带上之后,赵有路的肉搏力量最少能增加三四成。
  
      这套法器是吴海买来装备三人的,上次见过楚河武技的厉害,他便采购一些增强肉身力量的法器,以备下次能在近战中占据上风。
  
      不过,做为跟班的赵有路只得到护腕一套,不像罗武与吴海,是全身装备,无一遗漏。
  
      护腕与手套装备了后,赵有路只觉得双臂增添莫大的气力,连带着他的信心也强大了起来。
  
      就算不能打赢这小子,能来个两败俱伤也好,以后吴师兄与罗师兄也不会亏待自己的。
  
      蜃光镜面前,诸位教习可是热闹。
  
      之前楚河用下品法符诡异射落赵有路,虽然瞧得不大清楚,但也惹得哗然一片。等见到赵有路取出这么一件法器,又是哗然了一下。
  
      而罗须臾愤怒的心情也缓解了不少:混蛋小子,你要打赢!若是输了的话,有你好看!
  
      做教习的大多都是:即使自己的门徒再不像话,但也不想他给别人揍得像猪头一样。反而,如果在这种大家一起观看的情况下,能将对方揍得像猪头一样,做为教习的,多少都有些与有荣焉。可怜天下教习心,就是这么扯淡。
  
      忽然间一道法光打在蜃光镜上面,让景象卡住了。紧要关头竟然搞搞震,众人正想将罪魁祸首暴揍,那家伙却大声呼道:“赶快下注谁赢!那灵农学徒一赔三,有路一赔一!最低十枚中品灵石。快快!”
  
      “这小子我认得,宗门表扬栏里面有他的名字,前些时候才炼气境五层,有路已经炼气第六层巅峰了,再加上这件法器,稳赢。我压有路二十枚中品灵石。”一位教习拿出二十枚中品灵石放在桌上说道。
  
      “肯定是有路必胜啦,种田的还比得上我们内门弟子么?我们内门弟子练飞剑的时候,他们在做什么?内门弟子在练习武技的时候,他们在做什么?内门弟子在修习内门心法的时候,他们在做什么?……他们都在种田啊!!!我压有路三十枚!”另一位负责教武技的教习忿忿说道。看他样子,分明对灵农学徒与自己门生相提并论是有些生气。
  
      “有路两百枚中品灵石!章裕,这次要让你输得连底裤都没有!”罗须臾狠狠盯着那位起哄邀赌的家伙。
  
      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