猪猪岛小说网 > 武侠仙侠 > 无上道火>  第三十八章 小贼
    由于罗须臾在刑堂中有极深的关系,(这些是罗武亲口对吴海说的。)吴海此事不想惊动家族中人,要自己解决,便顺着罗武搭的线找上罗须臾。
  
      请动罗须臾来解决此事,吴海付出的代价是贴身玉佩。
  
      吴海身上有一枚玉佩,为紫田温玉制成。紫田温玉为五等材料,最润人气,能静心定神,用来制成玉佩,对修行大有益处。
  
      这块玉佩中加持有宁心法咒,烙印着怡神符阵,聚灵符阵等等,虽然符阵阶数不高,但能让这块玉佩处于法阶与宝阶之间,算得上半个宝器。
  
      这样的玉佩就算是对于罗须臾这等先天高手来说,也属于难得的好东西,难怪他会来者不拒,愿意为之出一份力。
  
      这事儿是有些波折的:
  
      当然,在没有奉上玉佩之前,面对吴海的求情,罗须臾是很不情愿的:“那个废物,不但累得我输了两百枚中品灵石,还要我亲自去替他求情,岂不是老脸都没了!这事不成!”
  
      原本吴海见求罗须臾不成,是打消了为赵有路活动的念头,只等他出来再厚待一番。怎料罗武在一旁不断凄凄的唠叨,说兄弟义气不可断,愈是困难就愈见真心,只有雪中送炭才是最高,锦上添花都是屎。
  
      一番话让吴海掐去原先打算,继续为赵有路打点。很不巧的是:家族中在刑堂说得上话的长辈是外出的外出,闭关的闭关,一时间难以找到对口的。
  
      在他一筹莫展的时候,罗武又给他出了主意,说再去找罗须臾试一下,并说自己求过他,已经松口了。同时暗示了一下,罗须臾他正在寻找随身佩戴的宁心法器,可以投其所好让他出力。
  
      再经由罗武不经意提醒那紫田玉佩,吴海就上路了。虽然他第一个念头是“你怎么知道的”,但想起能成功说动罗须臾,那个念头就像大海中偶尔泛起的一朵小浪花,顷刻间便消失。
  
      果然,这枚玉佩一奉上,罗须臾的态度也大为好转,连声称赞吴海资质过人,将来必是吴家的顶梁柱。又说两家交好已久,区区小事不算什么,“贤侄太客气了,下次不许这么见外。”却是第一时间将那玉佩收到了储物戒指中去。
  
      肉痛之余,吴海隐隐觉得哪里有些不妥,但罗武紧接而来的赞叹让他没空去想了:“有路,你要好好的感谢吴师兄,此事多得他讲义气,出血本周旋,才能保得你周全。”
  
      精神萎顿的赵有路,当知道自己只关禁闭一个月,没有以年来做单位,早就有躲过一劫的感慨。听得罗武这么一说,更是感动得眼泪都快下来,连声直呼吴海是再造父母,恩同九重天,如果再有下一次,依然不顾所忌,勇往直前,士为知己者死。
  
      可惜,刑堂的审理执事还在当场未离开,听得他这一喧嚣,直喊敢犯第二次,不禁火从心起:丫的当我不存在?!罗须臾的面子老子是要给的,但你又算是什么东西?!
  
      可怜的赵有路立即多领了半个月的禁闭,还要在一旁接受他的“谆谆教诲”。
  
      至于其他观众,早就散场走人,罗须臾与章裕楚河是三人一起出来的。
  
      三人有说有笑地出门来,若是有人初次相见,还以为三人之间是多么的融洽与亲密。
  
      章裕不会放过损罗须臾的机会,拉完近乎再刺一下,更能让人吐血。
  
      只听他高声笑道:“罗教习今日代付得如此开心,不像你往日的风格啊,定是得了什么大好处。连小辈都不放过,真是凶残啊。”是话中有话,绵里藏针。
  
      罗须臾给他一击即中,有点心虚,笑意僵在脸上,随即“哼”了一声甩袖走开,不再搭理半分。
  
      看到罗须臾的黑锅脸,楚河也觉得暗爽。
  
      “四十枚中品灵石到手,唉,真是生财有方啊!这些富二代太肥了。”章裕低声嘀咕了两句。接着转身对楚河说:“你回去忙吧,灵石要省着点花。还有,火龙草我已经托人买到,明日你过来取吧。”
  
      “谢过教习,那弟子先告退了。”楚河闻言一喜,才是告别章裕。
  
      这四十枚中品灵石真是雪中送炭啊,若不是有任务做着,自己还真的山穷水尽了,而在顾寒那里还欠着好几枚中品灵石呢。
  
      只要收获了这一批青灵草,自己天天做任务,大概也攒够了买飞焰花与其他六等药材的灵石。
  
      照目前的情况,自己还真的要去绿瘴沼泽一趟,想不到还是要靠运气。
  
      若不是顾寒这小子闭小关,三天两头跑一趟坊市,能赚到的灵石比做任务强多了。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才能出关,出来之时应该有炼气境七层了吧。
  
      楚河的日子依然在劳忙中度过,一天复一天,甚至有些枯燥。不过看到灵田中的青灵草愈长愈茁壮,青翠得让人愉悦,那些躁动的情绪就随风散去,无影无踪。
  
      在四层的甘霖术的滋养下,楚河灵田中的青灵草是比螺岗岭其他的好上一些。
  
      然而,天有不测风云,在某天楚河醒过来要浇水的时候,却是发现:靠近围墙的那一侧青灵草,不知给什么东西啃了一片。
  
      “难道又是吴海那几个王八蛋?”细想又不对,前事了结才没多久,正在风头上,他们应该没有傻到立即再来报复。而且青灵草的损坏只有一分田,费力弄出这么小的损失,吃力不讨好。不是他们,难道是野生灵兽偷偷溜来作恶?
  
      楚河仔细看了一下给糟蹋的青灵草残根,从上面的齿痕与附近的小脚印发现了一些端倪。
  
      围墙上没有明显的攀爬迹象,只有两三个淡淡小脚印在上面,昨夜也没有大的声响,这头畜牲应该体形不大,应该是个小家伙。
  
      “四十四,四十五,……六十九!该死的家伙,糟蹋了我不少灵石!”楚河有些恼怒。眼下一枚灵石都是命啊,难怪楚河心疼得哆嗦。
  
      “今晚一定好好招待它!我要亲手剥它的皮,将它一部分肉油炸,一部分清蒸,一部分红烧,多出来的风干做腊肉!”楚河咬牙切齿的样子很狰狞。
  
      那小东西可能还会来:草食动物消化很快,这么一餐不足以让它几天无忧。
  
      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