猪猪岛小说网 > 武侠仙侠 > 无上道火>  第三十九章 追捕
    正当楚河骂爹骂娘的时候,顾寒刚好出关来探望,见到此事,是兴致昂然地掺和进来。
  
      由于敲了赵有路等人一大笔竹竿,怕对方又偷偷摸摸来报复,借章裕教习的那套蜃光镜并没有还回去。所以,昨夜灵田百余丈内的一切情况都有记录,调景象出来一看,两人才是知道偷青灵草的是一只白色小兽。
  
      它似乎从山下而来,不知为何没有选择别处更近的灵田。它的速度非常快,但是对预警符阵的感知又特别灵敏,竟然是从变化不停的破绽口进入灵田,难怪楚河没有收到符阵的报警。
  
      看样子应该不是妖兽,而是灵兽,妖兽绝大多数嗜血肉,若是妖兽,进得围墙来,屋子里面的楚河应该对它更有吸引力。
  
      “在这边围墙处挖几个深坑!”顾寒双眼炯炯有神,顾大公子挖的捕兽坑可是在家乡享有薄名的,今日有机会露一手,他当然是来精神。
  
      “然后在坑里面布满利刃,利刃上抹一些麻药,只要它掉下去。嘿嘿,油炸清炖随你便!”顾寒连声阴笑。
  
      “正合我意!为了保险起见,最好周遭的草上也抹上一些。”楚河补充了一点。反正过后用甘霖术洗刷几次,这麻药就能去掉,无损青灵草。
  
      说干就干,两个人挖洞的挖洞,去买麻药的买麻药,各自分工明确。
  
      只是顾寒没能与楚河守到半夜,就给教习传讯找了过去。顾寒这次闭关突破到炼气境七层,已经是进入教习重点培养的名单中,琐事也多了些。
  
      楚河停了任务,专心一意地将这个小麻烦解决了再说,不然灵田的青灵草迟早要给它吃完。
  
      可惜楚河手中的那套蜃光镜为下品,并不能对景象的大变化做出提醒,若不然楚河也不用枯燥地守着。也亏楚河本是意志坚韧之辈,才能枯坐不动。
  
      到了黄昏的时候,楚河的坚持终于有了回报:那个小家伙果然出现了,只见一道白光掠过,半息之内便是掠过百丈距离,若不是蜃光分镜设置的地方高一些,能够收纳百余丈范围的动静,楚河还真的会在刹那错过。
  
      这种速度,足以比拟炼气境九层以上的全力御剑。
  
      它还是从昨天的老地方进来,只是顾寒布置的陷阱没起效果,抑或这小东西在飞纵的时候很轻盈,根本踩不塌陷阱表面。
  
      拥有这样的本事,难道是风系的灵兽?楚河在心中猜测着,风系灵兽可比其他木系土系灵兽值钱多了。有关到灵石,他就庆幸了起来:还好没掉进陷阱里面受到伤害,若不然又是一笔白花花的灵石飞走了。
  
      那小东西越过围墙,见到青灵草,是发出一声“咿呀”的欢呼,然后便猛扑了过去。
  
      趁它嚼着青灵草的时候,楚河将蜃光镜拉近景象一下,看清了它的真面目。
  
      这小东西约有一个半拳头大,四肢短小,浑身白色皮毛茸茸的,样子乍一看,有些像紫貂与松鼠的综合体,但细看又不大像。
  
      它的小脸上面有两只圆溜溜的大眼睛,仿佛是雪地上面的黑宝石,闪耀着快活的光芒,一张小嘴因为拼命往里面塞青灵草而致使腮帮鼓鼓的。头上小耳朵不停的微微摇动,洋溢着进食的欢快。
  
      这小东西真可爱!虽然是粗狂男儿,但楚河的第一感觉仍然如此。随即他有些为之前的计划感到羞愧:这么可爱的小东西,自己竟然要将它清蒸或油炸,真是太邪恶,太没人性了。
  
      不过,看到那混蛋小东西吃得忘乎所以,在灵田里面捡芝麻丢西瓜般地糟蹋,涌起的愤怒瞬息淹没之前的羞愧:混蛋,这样吃我的青灵草,等一下看我怎么炮制你!!
  
      等了一会儿,楚河预计差不多了,便从储物袋中取出飞云纵法器。虽然修为已经达到炼气境六层,楚河并没有别的法器,连这一件飞云纵,都是章裕送给他代步的。
  
      飞云纵是下品法器,由一丝云气之菁炼成,速度比符纸鹤这种伪法器强了不少,是内门弟子经常用的出行法器。
  
      刚拿出来的飞云纵如同巴掌大的棉花,一注入灵元,它便是化为一尺方圆的云朵,楚河踩上去以心念驱动,就像孙悟空御使筋斗云那般方便。
  
      楚河驾着飞云纵冲门而出,原以为手到擒来,岂知还有数丈远的时候,那小东西嗖忽化为一道白光,是快速攀墙而出,几乎让冲刺的楚河扑空撞到围墙上去。
  
      楚河哪会让它从容离去,马上加大灵元的注入,飞云纵一提,也是越墙而过,追着尾巴去。
  
      这一追,是直往山下而去。
  
      这小东西的速度太快了,虽然麻药起了作用,但也只能让楚河跟了个尾而已。
  
      只是二十来息,已经到了螺岗岭山脚数里外。
  
      再过得数十息,兜兜拐拐,是看到了迎客山。楚河才赫然发现:跟在这小东西身后,竟然绕过了宗门暗中布置的几道符阵。
  
      这究竟是什么灵兽,竟然能看穿符阵瞬息间的变化虚实,而且还能趋吉避凶。
  
      楚河更没想到的是:接着竟是不触发任何预警符阵与防备符阵,安安然然地出了山门。
  
      楚河来不及惊讶了,因为他距离这个小混蛋只有七八丈远了,只消再近一点,便有把握发动法符留下它。
  
      手中的法符是专门为了捕捉它而购买的,是金丝罩法符。一旦激发能放出一丈方圆的金丝网,一般的二级灵兽给其罩住,都难以挣开的。
  
      “我去!”楚河正要将手中的金丝罩法符丢出,前面的那小东西却不见了踪影。
  
      楚河跟上去一看,却发现一个陡峭的断层出现面前,还看得见那道白光往下面急坠而去。
  
      下面约有数十丈深,是一个山谷,有数里方圆的样子。
  
      “你的老巢就在这里么?鼻子真灵,竟然跑那么远去偷草吃!”楚河御使着飞云纵降下,同时另外一只手已经捏着一张下品风刃法符,蓄势待发。
  
      到了山门外的地界,就不是安全的地方了,楚河没有别的法器防身,只能第一时间准备好法符。
  
      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