猪猪岛小说网 > 武侠仙侠 > 无上道火>  第四十章 搏斗 上
    楚河更担心的是,现在是黄昏已近,在这野外地方,遇到妖兽的几率是高了不少。
  
      凭着最后一眼,大致确定了方向,连忙追去。
  
      操劳了一整天,如果这个时候叫楚河停下来,还真是不甘心,他情愿冒着一些可以承受的危险追进去,也要将那罪魁祸首逮住。
  
      谷底洋溢着淡淡的腥臭味,横生乱长的草木到处都是,根本没有一条像样的路,楚河只好费点灵元运使小辛金诀,化出道道细小剑芒来开路。
  
      楚河等若炼气境八层的灵元,运使出来的辛金剑芒,比起一般的刀剑还要犀利不少,一路是枝叶横飞,无一可挡。
  
      这个山谷绝对不是什么好地方,还没进去多远,便能见到一些毒物的影踪。
  
      太阳还没下山,这谷底已经阴暗了起来,除了两边高山的因素,这山谷位于低凹之处也是原因之一,难怪这里那么多喜阴冷的毒物。
  
      楚河将灵识尽展,近得身来的毒物一概以小辛金剑芒杀死。进入炼气境六层,他的灵识是增强了不少,三丈之内的动静皆可明察。
  
      进去数十丈,眼前豁然开朗。
  
      前面一条清澈见底的小河弯弯而来,河两边有大片洁白的沙子。
  
      原本是让人心旷神怡的清新景色,但是几具散落在河岸边的残骸让人毛骨悚然。
  
      楚河不是愚钝之辈,根据种种也大概推演出来:这谷底一路走来除了那些蛇虫毒物,并没有见到其他生物的踪影,能够造成这种情况的,多数是有一只霸道之物在盘踞着。
  
      至于这只东西在哪里,楚河还没傻到要去寻个究竟,走近科学。
  
      不过~~这几具残骸得看看,是否有意外收获。
  
      希望其中有陨落的高阶修士,能够大发一笔。
  
      可惜,那挂掉的几个人除了一些烂药锄与药篓,看来是一些采药的凡人,连下品的储物袋都没有一只,更别说其他好东西,楚河只得悻悻继续前行。
  
      过了小河,地势是逐渐开阔了起来,一些参天大树也陆续出现,各种惹眼的花草到处都是。
  
      不过,除了上面飞来飞去的鸟雀,地上走的兽类还是没见过一只。
  
      越是这样,楚河的头上的冷汗就流得愈多:这畜牲好胃口,能将四周的走兽猎杀得干干净净,想来应该是庞然之物。不知道是几级的凶兽,抑或是妖兽!
  
      这小东西的老巢怎么在这里?它是食草灵兽,这里的一切应该不是它造成的,那它怎么能与那个肉食凶兽和平共处呢?
  
      楚河这时是管不了那么多,心中退堂鼓已经打响:既然知道再往前去有莫大的凶险,傻子才会勇往直前,趋吉避凶是安身立命的根本,若是这个都无法做到,也不用在这个弱肉强食的世界混了。
  
      “嘭!”一团火光突然在数十丈外的树丛中炸开,水桶粗的林木立即给炸断几根,散开的流焰轻易地将草木点着,烈火熊熊而起。
  
      好精纯的火元气!即使楚河自负灵元了得,若要他鼓尽全力发出这等火元,也是不能。
  
      “神仙打架,凡人回避。”虽然很好奇前面是怎么一回事,但是之前的那团火光涨起如磨盘大,再没脑袋都知道是不好惹的。
  
      不敢靠太近,楚河驾起飞云纵,飞高一些看看情况。
  
      附近树上有些蜘蛛与小虫子盘踞着,楚河的小辛金剑芒发威,将其纷纷打落了。进阶后灵识强大的好处是显现了出来,所发剑芒无一落空,皆是一击即中,并且力道恰好,没有一丝浪费。
  
      楚河站在十数丈高的树枝上,百丈余内的情况清楚入眼来。
  
      发生激战的那处地方,是一个十丈来方圆的空地,一棵两人合抱的巨树巍然而立,伸出来的枝叶遮盖住空地上面。
  
      只见空地上有一条红色的大蛇追逐着一只白色小兽,那小兽正是自己追了半天的那只。
  
      红色大蛇能喷吐火球或红色法光,所至之处,草木皆是给化为焦炭,烈焰熊熊。而那小兽则是相反,能发出森寒无比的白光,所到之处无不是白霜片片,甚至有薄冰结上。
  
      “好厉害,看来没有中品法器在手根本不能与之交锋。”楚河在心中暗暗想道。
  
      这两个家伙,能够喷吐法光,若论级数,应该至少三级以上,随便哪一只,楚河都惹不起啊。
  
      这时,寒炎两股元气造成的劲风不断吹过来,让他有些难受,还好离得远,再近一些就不能那么从容了。
  
      一想到这里,楚河更加不敢轻举妄动了,旋即他又有一点小得意:“嘿嘿,坐山观虎斗,等你们同归于尽我再出来捡便宜。”
  
      看了一会儿,楚河发现这两兽相斗,小兽分明是落了不少下风,处于被追打的处境,屡次都是凭借这速度堪堪躲过,要是在这样下去,迟早要给那火蟒杀死。
  
      “这个小家伙怎么那么笨呢?打不过就跑呀,那条笨蛇是追不上你的。”等等,新的发现让楚河精神一凛:原来原因在那里!
  
      只见那棵巨树底下有不少贲起的树根,一略为凹下去的地方有一大块厚厚冰块。
  
      厚冰中隐约封着一道人影,那小兽就是围着这块厚冰而转,始终不肯脱离战圈。而火蛇不时抽空向其喷吐法光,消融着那冰块。
  
      看到这些,楚河也大致推演出目前的状况:火蟒的目的应该是那封着的修士,修士的**含蕴不少的元气,若是妖兽在第一时间吞噬掉,对它的实力是大有裨益的。这个道理就跟妖兽的内丹与**补益修士一样。
  
      这只小兽应该是那名修士豢养的灵兽,眼见主人遭难,虽知不敌,但也硬抗而上,不让这条火蟒遂了愿,可真是忠心耿耿。
  
      或许是良心发作,他瞬息便将自己划到了白色小兽的那一阵营,立即同仇敌忾了起来。
  
      眼下小兽的情势不妙,他这个新晋队友自然要助力一二,将颓势扳回来。
  
      不知道中品法符能不能伤到这条孽畜,但要从百丈之外击中,不消说,是几乎不能的。
  
      三阶的妖兽,一身妖体堪比铜皮铁骨,只怕寻常下品法器都难以对其造成很大的伤害。
  
      不用正面冲锋,远一些暗中下手,楚河倒是考虑试行一下,若是不行,他还是第一时间跑路的。毕竟跟这小东西无亲无故,没必要冒太大的险
  
      想到这里,他已经驾着飞云纵慢慢摸近。
  
      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