猪猪岛小说网 > 武侠仙侠 > 无上道火>  第四十七章 追杀 2/4
    熟悉了青灵镇,也没了之前一见惊艳的感觉。
  
      还记得第一次的时候,不但要仰望这等高度,还要借别人的力量入镇。
  
      而现在,自己驾着飞云纵,直接在数里高的天空划过,稳当地停在城门口,端的是潇洒顺溜。想起前后,楚河自然是有些许感慨。
  
      只要没有兽潮出现,青灵镇永远都是热热闹闹。
  
      距离上次兽潮,也有数十年了,现在猎妖者愈来愈多,如果没有意外,这样下去,妖云山脉中的妖兽会越来越少的。
  
      楚河要置办的东西,有专为地炎蛇特制的阴寒珠,能解绿瘴之气的金烟散,还有一些冰水系的法符。
  
      这些东西很快就买齐,他同时将两个储物袋与符纸鹤低价卖了出去,毕竟一枚下品储物戒已够用,这些东西也是占地方,不如卖了换灵石。
  
      十数息后,楚河便出了城门,驾着飞云纵直往妖云山脉去。
  
      只是他不知道,远远的后面是悄然跟着一条尾巴,而且“它”的速度随着远离青灵镇是愈来愈快。
  
      到了百里开外,楚河也发现了不对劲。
  
      “阁下跟踪我,可有事?”楚河在对方还有百余丈距离的时候,是转身大声喝道,同时双手交错一分,已经两手各抓数张法符,心意一动,唤醒了在沉睡的小白。
  
      来者的修为足有炼气境九层以上,御使一件圆刃形状的法器,散发出来的灵压让楚河有些紧迫。
  
      来人听得楚河大喝,却没有搭理,反而加快了速度,要趁机将百余丈的距离缩短。
  
      一喝不应,楚河自然不会跟他客气,中品的法器,能将这个距离纳入攻击范围来了。要是给他再缩短距离,只怕对方的法器能发挥出百分百的威力。
  
      “咻咻!”四道下品法符化成的风刃呈口型射去,紧接楚河已经调转飞云纵,直往下面去。
  
      小白还不能步虚蹈空,在上面与其交战,必是损失不少的战力,下到平地,便以二打一,做掉他再说。
  
      从一穿越过来就面临死亡,第二天又手刃两名百毒门弟子,还有与火蟒只差毫厘决生死的战斗,种种积累,在战斗方面,楚河可不是初哥。
  
      这些其实都算是小意思,要知道还没穿越的时候,在虚拟游戏中,楚河以炼气境三层修为,都敢靠着一手法符绝活去磨死初阶boss。
  
      纵使对方是炼气境九层修为,那又如何,在战斗技巧与经验方面,只怕一般的先天境高手都赢不了己身多少。
  
      而且,遇强愈强,更是楚河的强项。
  
      两枚下品法符所激发的风刃,在对方法器一卷之下,悉数化为虚无。
  
      轻易击溃四道风刃,果然是中品法器!
  
      凌空望着落到下面的楚河,来人一阵轻笑,圆刃法器化为耀眼的中空明月,带着疾风急转割去。
  
      “嘭嘭!”忽然,一梭手臂粗的冰凌准确击中了圆刃法器,爆起了一蓬四射的冰屑,让来人一时间将难以看清底下的楚河。
  
      圆刃法器受阻,让来人的灵元与心神皆是一震,楚河趁机摆脱对方的灵识锁定。
  
      来人一挥袖,数道法光射出,只见符纹流动扭曲,化成数十道黑烟落下,将下面十数丈方圆罩了起来。
  
      对方如此神速的应对,让楚河精神是一提:好对手!
  
      “呼!”急退之际,以数枚下品风刃法符互爆,生出紊乱疾风,将上数道黑烟搅乱,在瞬息间脱开了黑烟之笼。
  
      “好小子!”眼见自己得意的毒符落空,来人是惊呼一声,将圆刃法器运转放来,要将楚河斩成两段。
  
      “嘭嘭!”又是一梭冰凌准确击中圆刃法器,成功阻拦住。以中品法符对付中品法器,正是旗鼓相当。
  
      好精确的用符本事!若不是事先知道楚河是青灵门的外门弟子,来人定要大声呼问是不是仙符门的弟子。
  
      只是此时异变忽生,空气忽然一窒,紧接着一股强大的吸力从下面凭空生出,连脚下中品飞云纵之力都抵挡不住,立即栽了下去。
  
      地磁法符!同时激发两张中品法符,炼气境六层的修为怎么可能做到?!来人心中大乱,几乎要吼了出来。
  
      他还没来得及调整身体,只听“喀拉”一声,背后便遭到重击,并有一股入心入肺的寒意在身体内漫卷开来,让周身顺畅的灵元晦涩停顿。
  
      在第一次用冰刺法符抵住圆刃法器的时候,楚河是让小白趁机纵出隐去。紧接着在第二次抵住圆刃法器时,另一张中品地磁法符亦在来人下方发动,再加上小白恰到好处的切入,立即让这家伙去了半条命。
  
      一刹那,那人也知道难逃此劫,手中立即出现一枚玉符并捏碎。
  
      “嘭!”人还未落地,便是给一枚火球炸成几片。
  
      对付要杀害自己的敌人,楚河可没有丝毫怜悯。只可惜没能第一时间将他杀死,还是让讯号传了出去。
  
      “啾啾!”白光一闪,小家伙跳回肩头上,手舞足蹈的,颇为得意,楚河是少不了夸奖一下它,让它的嘴巴都快翘上天了。
  
      滴血认主以来,今日是第一次与小家伙并肩作战,看来效果不错,真能做到心神相通,时机抓得极准。
  
      楚河将战利品打扫了一下,便换上对方的飞云纵赶紧离开。
  
      中品的飞云纵速度真不赖,比起之前下品的,起码提了四成的速度。一路风驰电掣的,让楚河心中好不惬意,同时有豪气涌起拱动,几乎要让他大声吼出,才舒郁结之气。
  
      饮不尽杯中酒,杀不完仇人头!来的请来得猛烈一点吧,我一并接下,这次如果我不死,以后我必将吴家与罗家一并拔起!
  
      人敬一尺还之一丈,若被欺一尺,亦是还之一丈,楚河的性格原本就是这般睚眦必报。
  
      在楚河离去的十数息后,两道遁光在原先激战之处落下。一人头戴毡帽,一人瘦高无比,简直跟竹竿无异。
  
      “炼气境六层干掉九层的?有点意思。”瘦高修士摸了摸下巴,笑道。
  
      “有何稀奇,当初他中了我两记绿瘴都能恢复,我可事先提醒过你的。小廖死得真冤。”毡帽修士嗤了一声呛道。
  
      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