猪猪岛小说网 > 武侠仙侠 > 无上道火>  第五十三章 变化 4/4
    (四更完成,求收藏与推荐)
  
      地炎蛇王,五级妖兽,是已经开始凝结妖丹的凶物,其战力可追元丹境下阶的真人。
  
      郭老就是给这条地炎蛇王喷吐出的毒液溅中了几丝,以先天境上阶的修为都要卧床静养半个月,可知它的蛇毒有多恐怖!而自己给咬了个正着,这个要严重十倍以上,怪不得连无所不吞的净垢之火都会给撑着。
  
      听说这畜牲给白长老的中品法宝打了一记,是负伤而逃,不知道它的伤口是在哪里?
  
      原想这畜牲是躲到秘密的地方疗伤了,怎知它就在此处,而且前面那波攻击它竟然忍了下来,直到楚河到来,才是闪电一击。
  
      这等灵智,实在不下于孩童,难怪有说,妖兽到了七级可以化形,与人类相差无几。
  
      楚河不敢妄动,与在十数丈外挥翅浮游的它对峙着,暗地里忙引领着培元丹所化药力走经度脉,快速恢复灵元。
  
      “轰!”上方的土石飞溅,岩浆轰然倒泻而下,地炎蛇王首当其冲。
  
      对于岩浆它原本不以为意,毕竟天天在里面泡着都不当一回事。
  
      岂知那记寒光的余威还在,忽然遭受高温的冲击,立即让它浑身烟雾冒起,冷热交加极为难受,是跌落在岩浆中,并发出尖声的悲鸣。
  
      楚河意动,这可是好机会,只要自己御器飞起,然后居高临下,激发数枚中品法符,便有七分以上的机会摆脱这可恶的家伙。
  
      岂知将动未动之际,已经看到两道法光在岩浆中飞出,随后更有一庞然巨兽。
  
      真是人生无处不相逢!楚河嘴里有些苦涩味:这也太戏剧性了!
  
      不是别人,正是那毡帽修士,瘦高修士以及四臂妖猴。不知三者为何混战这么久,还能活着来到这里!
  
      主意一变,楚河连忙往左边挪去,同时将两张上品法符握于手,指尖划破手掌,灵元带着精血汨汨注入法符中。
  
      没办法,上品法符要炼气境九层的修为才能激发,要想以炼气境六层的修为来运用,则需要本命精血的辅助。
  
      瘦高修士是给四臂妖猴轰出来的,砸在数十丈外的石壁上。这一击极重,掠过数十距离还不能抵消这股巨力多少,是都给轰得陷入了石壁中。此刻也不知道是死还是活,已经没丁点反应。
  
      那四臂妖猴看样子受伤也不轻,两只手臂已经软绵垂下,浑身各处都有鲜血横流。只是它凶性大发,并不管这些,拼命追击着毡帽修士。
  
      毡帽修士凭着一件黑盾法器苦苦支撑,情况极为糟糕,就算楚河没什么眼力,也觉得他最多只能抵抗几个回合。
  
      “哗啦!”地炎蛇王在岩浆中冲出,见到这一幕,它是朝着四臂妖猴扑去,楚河见状是松了一口气。
  
      妖兽之间,弱肉强食,不同族类更是仇敌,遇上了多半要见生死,而且大部分妖兽的领地执念是非常强的,容不得异族半点侵犯。
  
      这里是地炎蛇的领地,四臂妖猴忽然闯进来,地炎蛇王当然是首先选择杀掉同级的它。
  
      又或许是:在地炎蛇王的眼中,这里只有四臂妖猴才能真正威胁到它,其他人等,不过是案上鱼肉罢了。
  
      四臂妖猴感应到蛇王的气息,紧接是一拳狠狠地将毡帽修士连盾带人轰了下去,然后转身对付地炎蛇王。
  
      “啪!”毡帽修士给砸落在地上,激起不少岩浆。
  
      “熊啦!”地炎蛇王身上浮起一层绿黑色的火焰,而四臂妖猴也不示弱,身上也有一层灰色之光生出,虽然不厚,但极为浓郁。
  
      楚河离得两大妖兽远远的,暗暗用土系法符在身前起了一面厚墙护持,才静观其变。
  
      两只妖物分明在开始拼老命,两者身上的元气已经演化为元罡,丝毫间比先天真元还要强,这种元气,只有元丹境真人才能抵挡。
  
      这种级数的争斗,即是一丝元气,都可以击破楚河的法衣与符甲,楚河不想因为轻举妄动而遭来两者的夹击,落得必死之局。
  
      最好是保全自己,等两者分出生死,再伺机而动。
  
      岩浆流经冰封的地方,将层层冰块消融,生出阵阵烟雾,这一方天地立即朦胧了起来。
  
      原先给封住的地炎蛇,给这岩浆一解封,却是发出阵阵悲鸣声,极热到极冷,再到极热,就是再强悍的**也支撑不住,刹那间死去了不少。
  
      “轰!”“啪!”这时上空传来密集的元气交击声,并生出阵阵狂风将雾气卷得散去。外溢开去的元气,是轻易地将石壁凿出大洞,或削去一大片。
  
      大战已经开始,这等级数的争斗,即使楚河离得远远的,仍然给波及,光是从头上倾泻而下的石块,突破土墙的余劲,让他手忙脚乱。
  
      上面是清明一片,下面却是朦朦胧胧,对于楚河来说是好事,接下来的偷袭也能加一分成功率。
  
      两兽之争,很快就分出了胜负,四臂妖猴给地炎蛇王咬了一记,但也趁机将地炎蛇王按在石壁上,蛮力爆发,重重砸了几拳给地炎蛇王。
  
      但,也只是挥出几拳而已,接后就软了下来,摔落在地上。
  
      四臂妖猴对毒素的抵抗力不强,连四级的三头蟾蜍都能威胁到它,何况是这五级的地炎蛇王。在这强绝的毒素面前,原本它能撑住一段时间的,只是之前一番苦战并受伤,抵抗之力下降了几个层次,哪里还抵挡得住。
  
      而地炎蛇王受得妖猴临死前爆发的几拳,在岩层中奄奄一息,几无声响。
  
      它也是死得有些憋屈,若不是前些日子郭老他们来此地,让它喷了不少积存的毒液,还受了重伤,也不至于落到以牙齿输入毒素,给四臂妖猴暴揍的下场。
  
      两只妖兽倒下,楚河没来得及欢喜,心头警兆忽起,同时头一歪。一物破空而来,穿过土墙,在脸颊一寸外划过,带起的劲风打在脸上稍微生疼。
  
      “噗!”那突袭之物没入石壁中,就像切入豆腐那么容易。
  
      转头一看,那毡帽修士已经站了起来,正朝着自己走来。很显然,他发现了自己,那一击正是他所发。
  
      你娘的!都这种环境了还想着杀我!楚河胸中有怒火生出:正好将上次的债给结了!
  
      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