猪猪岛小说网 > 武侠仙侠 > 无上道火>  第五十四章 死战 1/4
    楚河心念一动,肩头的小白已经化为一道光纵了出去。
  
      下一刻,他也是抢身而起,背面是石壁,在这狭小的空间迎战先天境的高手可不明智。
  
      毡帽修士见状嘴角翘了翘:三级的灵兽,加上一个有气无力的炼气境修士,以为就能争得一线生机么?!
  
      在刹那间,毡帽修士单手一扬,数十道金绿色丝线飞起,轻易将楚河的变化方位封死。飞起的黑盾,同时是挡住了小白发出的一道法光。
  
      这就是先天境的强悍,炼气境修士的攻击,在他们的眼中,甚至跟顽童稚子般漏洞百出,徒添笑话罢了。
  
      毡帽修士已经步入先天境中阶,处于即将突破的地步,一身先天真元浑厚无比,纵使给四臂妖猴打得重伤,但他仍相信,有足够的力量将对方杀死。
  
      “要怪就怪你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。”他在心里叹息了一下。
  
      那数十道金绿色丝线为针形法器,是他央罗家的炼器师制成,足有九十九口,为上品之质。比起之前暗算楚河的那两针,不但在破甲效果还是毒素上面,要强十倍以上。
  
      虽然在与妖猴的战斗中损折了几十口,但剩下的挥洒而出,他自信能对楚河一击必杀。杀掉楚河,剩下的那头小兽就好办了,三级妖兽,自己储物戒指中的东西有许多能派上用场。
  
      嘿嘿,只要此功一成,再借机杀了那不知死活的竞争对手,以后就能成为四爷手下屈指可数的得力干将,不用再忙这些琐碎杂事!他心中忽有灵光闪出,呼吸也有点急促了起来。
  
      在这凶险莫测的绿瘴沼泽中,任何都有可能,只要自己做得干净利落,又有谁人知道呢!人不为己天诛地灭!
  
      “蓬!”楚河抢在毡帽修士之前放出一道白光,只见那白光符纹流转,嗖忽间爆炸开去,寒光翻卷扩散,丈余空间是一僵,续而结为形状不规则的大冰块,将那数十道金绿光丝尽数封在里面。
  
      上品冰封法符,能够尊随释放者的心意化演形状,威能足以阻挡上品法器。
  
      毡帽修士是老江湖了,一眼就看出这法符的厉害,眼瞳为之一缩,大为惊讶:炼气境六层的修士,即是折损精血也不能驱使上品法符的,而且还是恰到好处,不差丝毫,他竟然做到这种地步。这小子身上的谜团太多了,务必要擒住他,再好好搜索一下。
  
      想念间,他已经从储物戒指中取出两张上品法符,只是他还未来得及锁定楚河,就觉得周身忽然沉滞了起来,仿佛忽然间有千斤之力从四面八方涌来,连先天真元的运转都受到了影响。
  
      地磁法符!还是中品之阶?!能够瞒过自己灵识打到身旁,想来这地磁法符是与那张冰封法符一并发出的!
  
      以炼气境修为同时发动上品法符与中品法符,他又不是仙符门弟子,怎么能做到?毡帽修士心头一颤,觉得不可思议。
  
      这一丝失神,让他露出些许破绽,楚河要的就是这个空隙。
  
      “嗤啦!”脚底有寒意传来,让真元有了一丝涩意,灵识一扫,却是见到数尺坚冰封住了双腿。
  
      原来是那小兽忽然俯冲,黑盾的运转在自己失神刹那跟不上,让它将寒光打在脚下。
  
      诸般受制,让他恍惚间以为两人已经对调,对方才是先天境的高手啊,而自己则是引颈受戮的炼气境菜鸟。
  
      “嚯!”一枚碗大的火球随后就到,在黑盾上面狠狠爆开,将这件上品法器炸飞,是射入了石壁中去。
  
      这可是上品的爆炎法符,在这般近距离的爆发,余焰卷及,毡帽修士瞬间焦头烂额,给强大的冲力震得气血浮动。
  
      “喝!”他一声爆喝,封住针形法器的玄冰顿是炸了个粉碎。
  
      虽然上品法符能在瞬间爆发出与上品法器相匹敌的威能,但输在持续时间极短,此时毡帽修士一发力,自然难以再封锁住。
  
      “呋!”他才一奋发,浑身的沉滞之意忽然加重。
  
      又是一张中品地磁法符!
  
      毡帽修士立即发现自己错在哪里:只顾着取回针形法器追击那小子,却忘了第一时间挣脱封锁。
  
      中品地磁法符能够叠加一次,他这一次受到的牵制之力要加重几成。当然,这些仍不足以行动受阻,但加上那小兽持续的寒光攻击,下半身已经是牢牢陷在坚冰中,并开始麻木,真元运转不灵,连激发上品法符都不够。
  
      这小兽绝不简单!释放的寒光竟然能冰冻住先天真元!
  
      旋即,他从懊悔中醒神过来,双目注视在空中的楚河,心念泛起:灵识锁定了!
  
      “去死吧!”楚河看到他眼中闪过的决然之色,亦是一声怒喝,双手往下一按,一道如白练的符光闪出,化成一道雷霆急速落了下来。
  
      拼命就拼命,看谁先死!
  
      “哗啦!”“砰砰!”
  
      强大的雷电之力将毡帽修士从玄冰中掀起,摔出十数丈远。
  
      而楚河则被那十数道金绿飞针打入身体。
  
      飞针之力极为强劲,连上品符甲也抵挡不住,所中针之处皆是爆了开来,犹如中了子弹一般。
  
      “啪!”楚河落在一棵绿炎树上挂着。他在瞬间忽略掉小白关心自己的心神传讯,而是指挥着小白上去补刀。
  
      符甲卸去了飞针大部分的力量,外创之伤暂时要不了自己的命,棘手的是:飞针上面所带有的毒素。
  
      这些毒素或许连三头蟾蜍的毒液都比不上,但是,对于净垢之火还处于转化阶段的楚河来说,却是要命之物。
  
      毒素凶猛,在十几个伤口处快速蔓延开来,灵元一路溃败,根本压制不住,他的意识开始模糊了……
  
      为了改变自己的未来,经历一路来的诸般凶险,到现在,却真的要死了,不知道自己后悔不?
  
      又或许,应该在青灵山继续乖乖种着自己的灵田,管他什么水火相煎,只要快活度过数十年,也不失为一件美事。这个梦幻的世界,还有好多地方,好多东西,自己还没见识呢……
  
      濒临死亡,楚河脑海中瞬间闪过许多想念。
  
      转即,又想起以前很喜欢的一句话:想快乐,想精彩,想无虑,就别当高手。
  
      嘿,愚蠢的自怨自艾,能当人上人,谁还想当炮灰?!纵使只有这么一丝机会,就是死也要抓住啊!
  
      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