猪猪岛小说网 > 武侠仙侠 > 无上道火>  第五十五章 袁方 2/4
    正当楚河意识逐渐飘渺的时候。
  
      忽然间,丹田中有一阵暖意升起,这暖意一出现,更有麻痛酸痒如同海潮般涌来,让楚河是激灵了一下。
  
      命不该绝!净垢之火终于将地炎蛇王的毒素转化完成,再度发威护主。
  
      该死的冷却时间!楚河又是忍不住狠狠唾了一下。
  
      净垢之火在他的心念间,已经是一连将身体净化了五六次,将侵入的毒素降到极低层次。
  
      勉强恢复了一些灵元后,楚河爬到地上,从储物戒指中取出培元丹,倒了几粒服下,再而翻出两张中品冰暴法符。
  
      这般急匆匆,无非要帮小白一把。
  
      地火岩浆复流,这个天坑里面的温度拔升,那些躲在下游的地炎蛇已经蠢蠢欲动,有些是跑了回来。
  
      不知道自己昏迷的那小段时间,小白费了多少劲。
  
      只见前面的它,毛发上面沾了不少绿黑色的蛇毒,摇摇欲坠的样子,仍然坚持将道道寒光喷吐出来,勉强将那些地炎蛇拒于数丈外。
  
      看到这个情况,楚河心中是一酸又一暖:同生共死,忠心护主,莫过如此。
  
      虽说两者之间签订了血之契约,但不代表灵兽的忠诚度会非常之高,除非经过漫长的相处。
  
      即使是忠诚度很高的灵兽,在面对生死存亡之时,也会有很大几率临阵脱逃的。这样的事例自古以来不少见,并有一些给当成笑话来流传。
  
      “嘭!”两张冰暴法符炸开,寒气漫卷,将十数丈地化为了飘雪之地,那些地炎蛇尝过厉害,纷纷是躲入岩浆中,往下游潜去。
  
      暂退了地炎蛇群,楚河连忙在旁边绿炎树上摘了一只绿炎果,呼唤小白过来。
  
      绿炎果能解化地炎蛇毒,等它服下汁液后,连忙将其收入灵兽袋休息。
  
      虽然阵阵的虚弱感传来,楚河依然强催残余的灵元转化药力,即使这样对经脉有些伤害。但现在急需用力之际,哪里还管那么多。
  
      接下来是打扫战场,拼死拼活一场,岂能将战利品遗落在旁。
  
      这里面最为值钱,恐怕是五级妖兽的内丹,但前提是两者打斗的时候没有弄破。
  
      地炎蛇王的内丹最好取,它的脑袋几乎给四臂妖猴砸扁了。
  
      怎么这么脆弱,好歹也是五级妖兽。楚河还有些奇怪,但随即看到头后面的一道剑痕,立是解决了他的疑虑。
  
      蛇王的内丹明显受到巨力打击,是变得扁了一些,幸好没有破裂。
  
      这枚内丹约拇指大,是青红色的。
  
      由于是五级妖兽,内丹中并没有太明显的命魂烙印,只能见到一丝淡淡若蛇形的微光,这点烙印日后炼制的时候很容易抹除。
  
      取了地炎蛇王的内丹,楚河先是将瘦高修士与毡帽修士摸了一遍,将妖猴内丹排在后面。
  
      如果情况危急,就舍了四臂妖猴的内丹,毕竟那枚内丹是最难取的。就是握有中品法器,对方又死透了,楚河都没把握短时间将它的脑宫破开。
  
      这时,深坑下面蛇语群起,看来那些畜牲又要杀回来这栖息地了。
  
      摘了几枚绿炎果收入储物戒中,楚河就扛着四臂妖猴的尸身,驾起飞云纵,抖抖颤颤地往上面出口飞去。
  
      怎么能让这等好东西留在下面便宜了那些畜牲,小爷就是累死也要扛出去!
  
      飞出坑口,才是发现是在一个密林中的低洼处,周围十数丈高的大树密密麻麻遮住天空,地面灌草丛生,一片热带雨林的景象。加上林间充斥着绿色瘴气,将岩浆蒸发上来的烟气混淆,这个地方也算是很隐蔽,不好找。
  
      找了一个空地,将四臂妖猴的尸体丢在一边,接着射出四杆三角小阵旗,分布于四方数丈外,然后再激发一道中品戊土法符,化成一个厚厚土笼将己身罩在里面。
  
      布下这小迷幻阵遮掩身形与气息,能蒙蔽三级以下的妖兽,这戊土之笼,能够抵挡住寻常三级妖兽的数次攻击,算是弄了一个暂时疗伤之所。
  
      做好这一切后,楚河用灵识探了一下储物袋中的小白。只见其呼吸均匀,气色大好,看来那绿炎果对蛇毒的效果不错,楚河的心才松了一些。
  
      全身灵元几乎耗尽,极度疲倦,他不敢怠慢,连忙盘膝服药,并将体内的飞针取出。
  
      一共得到飞针十二枚,完后便运气疗伤。净垢之火已经将毒素消除几无,只需将灵元恢复,那些外伤不足为道。
  
      ※※※※※※※
  
      青灵镇,罗家酒楼。
  
      酒楼里客来客往,依旧人气鼎沸,但此时身为大掌柜的袁方,却是形色匆匆,脸上阴霾密布,不复往日的和煦笑容。
  
      他不但连伙计的招呼置之不理,即使是熟客与贵宾也不理半分,只顾着往楼上去。
  
      五楼天字贵宾房中。
  
      “嗯?魂牌碎裂?!”
  
      “啪!”富态的四爷听完赵彪所说,手中的茶杯忽然碎裂开去。只是飞溅的碎屑与茶水,根本沾不了他身上半分,仿佛中间有一层看不见的气劲隔着。
  
      袁方垂首恭立,目光盯着地上,没有因为异响而移动半分。
  
      “一个先天境上阶,一个中阶,追杀一位炼气境六层的小子,竟然落得双双殒命?!这小子,真是让我惊喜连连。”
  
      四爷揉了揉太阳穴,才是缓缓说道:“后浪推前浪啊,青灵城境内的有为后生我见多了,像这样不可思议的小子,四爷我还是第一次见到呢。袁方你怎么看?”
  
      “回四爷,其实,四爷所说的有为后辈中,似乎漏了一个公孙名剑。”袁方依然垂首恭道。
  
      “哈哈,公孙名剑我还能当他是后辈么?他现在的修为只怕不逊色我多少,再过几年,我恐怕都要对他行前辈大礼了。”四爷抚掌笑道,说完还呢喃着:“可惜啊,当时未能将其纳入罗家,只怪小英这丫头不争气。”
  
      这时袁方接道:“不若让罗卫出手,一了百了。”
  
      四爷闻言皱了皱眉头,道:“袁方啊,你还是这个样子,老是跟我九不搭八的。”
  
      袁方笑了笑,露出一口亮白的牙齿说道:“替四爷办好事就行了,其他的,有玫红姑娘替四爷分忧呢。”
  
      “算了,公孙名剑我错过了,可不能再错过这小子,希望也是一笔好买卖。袁方你怎么看?”四爷望着他,一脸正经地说着。
  
      “依我看,得等那小子能活着从绿瘴沼泽回来再说。”袁方轻声回道。
  
      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