猪猪岛小说网 > 武侠仙侠 > 无上道火>  第五十九章 相饮尽欢 2/4

无上道火 第五十九章 相饮尽欢 2/4

    随即,诸人的话头就转到别的方面去。章裕还是关心楚河对考核的准备,虽然楚河的修为已经达到,但这些天来闭关,也不知道法诀荒废了没有。
  
      楚河见他问起,立即在一旁将各个小法诀施演一遍给他看。见到主人试演法术,小白从池子里跳起,手舞足蹈了起来,为主人“伊呀呀”地加油。
  
      这小家伙怕火,但喜水,这暖暖的温泉最合它意,玩得可欢乐。也只有楚河,才能让它跳出来和应。
  
      “不错不错,光是这一手四层甘霖术,足以横扫同侪了。”张栩赞了一下。
  
      楚河听得张栩一赞,心下也有些欢喜,见得池边小家伙蹦蹦跳,作恶心起来,便是使唤着灵气云临到了它的头上。
  
      小家伙骤不及防,给降下的雨丝浇了个通透,变成了落汤兽。
  
      只见它眨着黑溜溜的大眼睛望着楚河,一脸的无辜,呆呆地站在那里。
  
      “哈哈!楚哥你也太狠了吧,小白来二叔这里,你那主人是个坏家伙。”顾寒一见这恶作剧,立即乐了。
  
      “哒哒!”听得顾寒这么一说,它胖乎乎的双臂一振,紧接着一道寒光从口中喷出来,朝着顾寒而去。
  
      顾寒闪身躲过,那道寒光没入温泉中。
  
      “咯嚓!”一声声轻响立起,只是半息,池子里面的水已经成为一块凝结的巨冰。
  
      “真是飞来横祸啊。”章裕教习抓起一只鸡腿啃了起来,在悠然喝着葡萄酒,仿佛自己下半身泡的仍然是温泉。
  
      “楚小子你干得好事!”忽然给冰封在池子里面,由热转冷感觉大不好,张栩自然要找罪魁祸首。
  
      “张教习你搞错了,是顾寒那小子,谁叫他说我坏话。”楚河双手一摊,作无辜状。小白跑了过来,跳到他肩上,一只小爪子不断指着顾寒,小脑袋是拼命点了几下,“哒哒”的叫。很显然,它同意主人所说的:是他,就是他!
  
      楚河顺手将它弄来放在手里慢慢看着,刚才那一击真是惊人,与之前相比,威力起码强了数成。看来这些天喂的丹药没白费啊,让它的成长加快了许多。
  
      小白的血脉虽然未明,但绝非一般,刚才随意一击就如此强劲,若是倾尽全力,只怕不逊色于哪一只四级妖兽。
  
      这小家伙和自己一样,都有越阶的实力啊。嘿,啥时候才能升级,让我拥有一个四级的灵兽,就再也不怕先天境的修士了,尽力之下,可能连元丹真人都能周旋一二。楚河心里是美滋滋地想着。
  
      “哼,白眼狼,二叔养得你白白胖胖的,竟然这样对我,太让我伤心了。不过,两位教习放心,这点小麻烦就让学生来解决!”顾寒嘟囔了几句,然后单手印诀,灵元发动,就要以火元气来溶解这块巨冰。
  
      “咿咿?”小白望着楚河叫了起来,它显然对顾寒口中蹦出来的白眼狼感兴趣,才追问着楚河。对于那些未知的东西与事情,它一向都很好奇,都是打破沙锅问到底。
  
      顾寒刚才看到楚河施演法诀,有些心痒,便是借机动手。
  
      顾寒修炼一阳真法,其一身的灵元,比起同阶是强了不少,这番运使,即是炼气境九层也不过如此。
  
      只见一两息间,他便是印诀一成,一只拳头大的赤红火鸟出现在他的掌中。
  
      火鸟术,是炼气境中比较强的火系法术,没有炼气境八层的修为,根本不能施展出来。
  
      火鸟术的威力,比起火球术还强出数倍,而且灵活性方面更不用说:使用火鸟术凝结出来的火鸟,能够附上一丝心神驱使,十丈之内,指哪打哪,不像火球术只能做直线飞行。
  
      顾寒一驱使,那火鸟便飞了下来,扑入冰块中。
  
      “嗤嗤。”火鸟蕴带着高温,只是两三息间,便是将池中的冰封解开,重新化为温泉。
  
      “好一个火鸟术啊!后生可畏。”章裕拍了拍手赞许,心下叹道:不愧是内门弟子,这手法与效果,只怕炼气境九层大圆满也不过如此。
  
      “雕虫小技而已,献丑了。”顾寒笑了笑。
  
      “嗤啦!”忽然一道寒光在瞬息间击中了他,顷刻间让他成为一条冰棍。
  
      “行了行了,你二叔也不是故意说的。”楚河忍住笑意,连忙抚慰小家伙。
  
      小家伙大概明白了白眼狼的意思,立即不客气地给了顾寒一记。
  
      “楚哥,家教啊,家教在哪里!”顾寒灵元迸发,消解了这层寒冰,才是哀怨说道。
  
      小家伙这时把小拳头握起摇动,“嗬嗬”叫着做恐吓状。
  
      “哈哈,这小家伙真有意思,这么有灵性的小家伙,我还是第一次看到呢。”张栩见状是笑了笑。
  
      “自作自受,我不在的时候,看你都教了什么给它,变得这么暴力,你不知道小孩子容易学坏的么?!”楚河耸了耸肩,将责任推了回去。
  
      “喂喂,我哪里教了它什么,冤枉啊,都是它自学成才好不好!”顾寒连忙撇脱。
  
      “真希望我有生之年,能够培养出来一位真传弟子啊。”望着两人在一旁吵吵闹闹,章裕忽然无来由地感慨了起来。
  
      “只有元丹境修为才能成为真传弟子,这种人才万中无一,得看运气啊。”张栩大口嚼着兔子肉,含糊地回答着。
  
      “教习你看我有机会么?”顾寒双眼水汪汪,盯着章裕问道。
  
      “喂喂,你有那么饿么?这么快就扒拉完一盘了。等等,连我的也吃掉了,你是猪么?”章裕忽然发现了什么,对着张栩叫了起来。
  
      顾寒囧……
  
      楚河又是忍住笑意,拍了拍他的肩膀,安慰道:“我相信你可以,少年,我看好你哦。”
  
      真传弟子,倒是楚河以前最大的野望,只是事过境迁,此非彼,楚河对真传弟子已经是兴趣不大。
  
      说句实话,拥有两仪真法以后,楚河最渴望的,自然是那些品质极好的丹药和灵石。只要资源充足,凭借净垢之火的神效,自己还不信境界上不去。至少,进入真境之前,都可以用丹药推上去的。
  
      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