猪猪岛小说网 > 武侠仙侠 > 无上道火>  第六十一章 挑衅 4/4
    (补昨天的,全力开动中,还有四更,求推荐与收藏。)
  
      有了中品的飞云纵,楚河这一次上经阁可没有那么费劲了,可以直接御器直上。
  
      沿途一共有两道关卡,一在山腰处,二在将要接近经阁的地方。楚河有证明自己身份的玉牌,一路来没有受到阻拦。
  
      经阁还是那么热闹,有朝气。
  
      楚河先是去灵兽专理那处谢过老修士,上次多得他解疑,自己才没有那么慌乱无头绪。
  
      “小家伙还没醒来么?”老修士的样子比楚河还要关心小白。
  
      楚河摇了摇头。
  
      “嘿,一睡十数天,这个进阶可了不起,恭喜你了楚小子。一朝小家伙醒来,只怕一般先天境的高手都奈何不了你。”老修士眉飞色舞的,好像是他的灵兽升级似的。
  
      与老修士寒暄了一下,楚河才是走向炼丹专理之处。
  
      由于最近没有做什么任务,贡献点可能略有不足。来之前,楚河便做好了打算,只借阅有关炼丹炼器的基础理论。
  
      先将基础打牢,日后再慢慢摸索。来自毡帽修士与瘦高修士的玉简中,涉及的炼丹炼器知识可不少。先天境中阶与上阶的制炼心得,只怕这个经阁能与比肩的寥寥无几,即使有,所需贡献点也会是大量。
  
      换种了青米后,没有种青灵草那么繁琐,楚河倒是有时间在经阁中休息,慢慢参悟熟悉着炼制基础。
  
      制炼之法,首重控火,次要火力,再而眼力。
  
      控火,天赋为优,后天经过苦练也能有所成就。
  
      而火力,则是修为的体现,愈高的修为,所激发的炼物火焰就愈强。
  
      眼力的高低,与关系到材料的精确选择,巧妙搭配,药器在炼制中的变化等林林总总的,大部分体现在计算能力上。
  
      说起来,楚河对制器炼丹之道并不陌生,而且极为熟悉。在《修仙》的内测中,他原本就是一名制炼师,不然他也不会在公测中千辛万苦完成隐藏任务,要得到一阳法火。
  
      原先迫于灵体有别,差异过大,对这制炼之事不闻不问,放到一边。虽然水灵体也可以依靠法诀转化火灵元,做那炼丹制器之事,但终究不能登堂入室,取得更高的成就,倒不如精进水系法诀,做个大地主更好。
  
      现在灵体改善,水火同体,之前的本事就可以拾起,重焕青春。
  
      温故而知新,楚河将之前在虚拟游戏里面所得经验,与现在脑中新得的相印证,获益不少。
  
      在这短短时间里面,他的制炼水平,已经不下于一般的中级丹徒,甚至可以媲美高级丹徒。
  
      前世为低级丹师经验,自然要高出丹徒一个层次。等他将控火之法与火力强度提了上来,就能恢复丹师级的实力。
  
      楚河这一枯坐,就是两个时辰。从印证状态中出来,他便是去借阅了益气丹方。幸好,所余的贡献点足够,若不然又要麻烦顾寒透露玄机了。
  
      与老修士告了一声别后,楚河是转身出了经阁。
  
      “哟,这不是姓楚的低级灵农?来经阁做啥咧?深研粪便的使用方法咩?”一声讥笑的声音从前面传来,让想事情的楚河是抬头一看。
  
      这句话绝非好意,挑衅之味很重。要知道,用甘霖之术来滋养灵田,自然比粪便强得多。一般这样做的,多是在蛮荒之地的未开化愚人。
  
      只是这点伎俩,对于老谋深算的楚河来说,连痒一下的资格也没有。
  
      前面数丈外站着几人,从衣服上的绣纹来看皆是内门弟子,领头之人正是罗武。吴海不在,赵有路缩在后面,想必楚河的那一顿暴揍,已经给他心中造成不少的阴影,才会见面哆哆嗦嗦的。
  
      说话的是一名有些瘦的修士,他尖嘴猴腮的,一副尖酸刻薄的样子。他一说完这些话,同伴皆是“哈哈”大笑,甚至有的做出捧腹的夸张样。
  
      罗武饶有趣味的看着楚河的表情,希望能在上面看到自己想要的变化。可惜的是,楚河只是望了他们一眼,便是继续低头苦思,往一边走去,仿佛事情没发生一样。
  
      ?!这个情况就像攒力许久挥出一记重拳,而对方轻悠悠地躲过,没当是一回事,让发力者有些憋闷。
  
      “什么玩意?古哥在跟你说话呢?死种田的!”一位胖胖的内门弟子横跨一步,伸手拦住了楚河的去路,大声喝道。
  
      “哦,然后呢?”楚河摸了摸鼻子,一副饶有兴趣的样子,望着他说道。
  
      有时候,说话也是一种道法,只要你够心机,切入得当,对方就会很快顺着指向摆上台去。
  
      果然,那家伙闻言大怒:“死种田的,你在藐视我们内门弟子么?是不是皮痒欠收拾。”
  
      那名古哥也是叫唤着:“张师兄让他见识一下内门弟子的厉害,让他知道内门弟子不是好欺负的。”
  
      楚河顷刻间在心中泪流满面:尼玛,路过都给缠住,这群小屁孩的心智也未免太残缺了吧。
  
      想来之前暴揍赵有路的事情他们还没有知道,还敢来惹自己。眼下这般境况,分明是罗武等人极力渲染过了,才会造成这几个家伙如此仇视自己。甚至有可能,赵有路的事情还经过扭曲,或变成了内门脸面之事。
  
      不过,总是想将自己凌驾他人之上,那也得看你有没有本事先,哪管你内门不内门。楚河旋即有了主意。
  
      “喂喂,我只是路过这里,什么都没说也没做。你们内门弟子一大帮人,无缘无故,在大庭广众之下收拾我一个外门弟子,要是让刑堂知道,只怕一年半载的禁闭是少不了的,指不定还革去内门之位哩?”楚河淡淡然回道,但话语中带有的威胁之意极为明显。
  
      这时广场上近一些的弟子已经围了过来看热闹,这些人中有相当部分是外门弟子,听到楚河这些话,立即是群情汹涌了起来。
  
      那名张师兄脸色一僵,还没说话,观众已经有人嚷了开来:
  
      “内门弟子就了不起,如果没有我们,你们吃狗屎去吧!”一位低级灵农呼喝道。
  
      “嘛的,没有我们的辛苦巡逻,只怕你们内门的傻x早就给闯入的妖兽啃了。”
  
      ……
  
      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