猪猪岛小说网 > 武侠仙侠 > 无上道火>  第六十二章 应战 1/4
    只要有阶级,就有斗争。
  
      在青灵山内,门风也算是和谐,原本这些不会成为大问题。只是之前张师兄等人的一番话,却给一旁的外门弟子完完全全听了去。
  
      如此损来,自然有人心有大不满,高声一呼,立即将群情变得沸沸扬扬起来。
  
      不过在小广场里面,也有教习与执事在,在一阵喧嚣后,他们便出来消解事态,将诸人劝走了不少。
  
      有上一届的内门弟子看不去,是嗤然道:“男子汉大丈夫,看不顺眼便往泯仇台走一趟呗,何必在这里叽里呱啦,以众凌寡?!”
  
      青灵山最忌同门相残,但有人就有江湖,总有一些结难以解开,泯仇台就是用来消解这些结的地方。
  
      宗门设立此台的初衷:两人光明磊落面对面,不管之间有什么,一战之后,所有的仇怨都要烟飞云散归于零,以后不准再提起与纠缠。若不然,自有门规重罚。
  
      姓张的修士得高人指点,才是恍然,然后盯着楚河说道:“有种不?上泯仇台!今日老子不收拾你一下,你都不知道天高地厚四个字怎么写。”
  
      楚河又是摸摸鼻子,心下暗地里骂了一句傻x,轻声回道:“你都这样说了,似乎我不得不应战。只是,我这人有个坏习惯,做什么事都想着有回报,打赢你有好处么?”
  
      没事跟你上去打架,费力不讨好,倒不如回去炼炼丹,早日挣上灵石。至于受气,嘿,以为三岁小孩啊,这点伎俩就跟玩泥沙一样幼稚。楚河心中暗道。
  
      “哈哈哈!打赢张师兄?!”
  
      “这小子傻了吧?”
  
      “乐死我了!”……
  
      罗武等人又是捧腹笑了起来,似乎听到了有生以来最好笑的笑话。
  
      “无利不起早,我就不奉陪了。你们这些少爷啥都不愁,不像我这个低级灵农,要忙的事情可多着呢。”楚河伸伸懒腰,就要走开。
  
      “站住,只要你赢了他,这上品养神法玉便是你的。”罗武拿出一件物品说道。
  
      那块法玉晶润灵动,华光内敛,一看就知道不是便宜货。由于可以温心养神,能长期佩戴,比起寻常上品法器是要贵上一些。
  
      “堂堂罗家嫡系少爷,这东西也拿得出手?就是在下佩戴的,也要好过你的一个大层次啊。”楚河不以为然,从将脖子的细红绳一提,一枚比鸡蛋略小的紫玉就露了出来。
  
      只见此玉似有一团晕光笼罩着,里面隐有紫气翻腾,放出道道柔光很是润眼。诸人只看一眼,便隐有心旷神怡之意。此前罗武拿出的法玉让人炫目,但在这块紫玉面前,就像野鸡遇上凤凰,高下立判。
  
      罗武眼瞳一缩:是品相不错的紫田温玉,甚至,品相还要强过吴海给罗须臾诓去的那块。难道,这是宝阶的温玉?宝玉!
  
      刹那间,罗武只觉得心似给一把钝刀切过,极为难受,几欲一口老血喷了出来。瞬间在对方面前由高帅富变成穷酸货,还受到冷言碎语的挤兑,这种反差可不是一般人能承受得住。
  
      楚河饶有兴趣地看着罗武的脸,由开始拿出法玉时的得意,再到变红的羞愧,最后是苍白的愤怒。心底已经爽翻天了:愚蠢的家伙,小爷身上好东西全拿出来的话,足以吓死你们这些眼睛生在屁股上的内门弟子。
  
      看到罗师兄这种表情,那些同伴再怎么愚钝,也是知道他是大大丢了脸,一时间都噤声不语。忽然间的,穷酸货变成高富帅,当然要让他们有限的大脑当机了一下。
  
      “哦,罗师兄没事吧?没什么事的话我先走了。”楚河下了一记猛药给他。
  
      “站住,再加上这一张中品乙木神雷宝符。”那名张师兄咬咬牙,从储物戒指中掏出一张符箓。
  
      这张符箓呈淡清色,有宝光微微,上面有乙木符纹密密麻麻,并循着轨迹在缓缓转动,每一丝移动便有电丝隐没。
  
      中品宝符,激发后能放出一道乙木神雷,有先天境上阶倾力一击的威力,并且能够激发三次。在市面上,可比罗武所拿出的法玉贵了不少。
  
      这张符箓倒是对楚河有大吸引力,毕竟楚河精通符箓释放之法,有一张宝符在手,战力可以增加不少。
  
      那张师兄见到对方眼中刹那有绿油油的光芒闪起,是吓了一小跳。同时也自鸣得意:死种田的,入笼了吧,看我等一下怎么收拾你。
  
      “等等,我考虑一下。”楚河没有立即答应,而是取出牵机玉,将一些信息发了出去。
  
      “再加上我这一柄上品飞剑。”那古哥也叫道。
  
      “加上我的……”
  
      “我这个……”
  
      没想到楚河这一犹豫,对方就像炸了窝一样,连忙将手中的好东西都拿了出来,生怕对楚河的诱惑不够。
  
      楚河见状立即有幸福的感觉生出:这些,都是白花花的灵石啊。若是赢了这一场,起码是数万枚下品灵石的收入啊,那得省却自己多少劳累的功夫。这些混球高帅富,就让小爷代表正义来惩罚你们的狗眼看人低吧!
  
      接着,牵机玉里面传来了信息,楚河一看,笑了笑,道:“好吧,我便跟你往泯仇台走一趟。说好了喔,这些东西我赢了就拿走哦!”
  
      一说到赢,罗武等人又笑了好一会儿。
  
      罗武哼了一声才回道:“一言为定,就怕你没有赢的机会!”
  
      “哗!”在一旁的观众听到有人上泯仇台,立即是呼喝了起来。
  
      似乎,已经好久没有人相约上泯仇台了。像这一类拳拳到肉消解恩仇的大戏,是围观者的最爱。
  
      泯仇台在灵云峰,由刑堂掌管,离灵阁峰有两座山峰的距离,此去不远。
  
      楚河与罗武等人下山去,广场也是恢复了平静。
  
      经阁门前走廊处,由于走廊高出广场不少,在这里能将广场诸事一览无遗。此时左边站着两位执事打扮的修士,应是闻声出来的。
  
      其中的中年人收回眼光,悠然道:“现在的年轻人真是冲动。”然后转头问旁边的同伴:“老吴你看好哪个?”
  
      在他身旁的老修士笑了笑,说:“灵农。”
  
      中年人也是笑了笑,道:“看来你久居不出,宗门内什么事都不知道。灵农小子的对手,不但拥有上品灵体,还是大长老的亲传弟子呢。修为都高上那灵农小子三层,我不信他会输,老吴啊,你眼力下降了。”
  
      老修士“噢”了一声,再也不回应了。
  
      他心里面却是想着:哼!只要小家伙能及时醒来,什么亲传弟子都是狗屎。
  
      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