猪猪岛小说网 > 武侠仙侠 > 无上道火>  第六十七章 不得安生 2/4

无上道火 第六十七章 不得安生 2/4

    望着罗须臾又脸如锅底地哼一声拂袖而走,章裕觉得心里面爽呆了。刹那间,似乎赢得再多灵石也比不过能看到罗须臾那张便秘脸。
  
      不过,接下来却不好,章裕觉得自己的头快要炸开了:围住自己的执事与教习太多了,而且他们一起唧唧歪歪的狂轰滥炸,让他仿佛处于狂涛巨浪的海中,有种无力感。
  
      还好张栩仗义相助,两人千辛万苦才杀出一条血路,然后又在重重包围中抢出楚河。
  
      楚河对两位教习的义举是感激不尽的,虽说当时自己是溺在温柔乡中。
  
      当时围住自己的无一不是美貌女修:有青涩娇嫩的师妹,狂放性感的师姐,甚至还有一二丰腴师叔。
  
      这些女修有采访的,有讨要与留下牵机玉印记的,有揩油的……不管是来做什么的,楚河都很享受,原来胜利的感觉是这么好啊。要知道前世死宅,至今还是初哥的自己,这种众花拱月的情景,曾经是自己的最高梦想啊!
  
      等等!揩油的那一位,长得有些像是男的,力气……似乎不小!……还好,即将城门失火的时候,两位教习是杀了进来。
  
  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  
      当三人关门在某一处盘点胜利品的时候,楚河所有的负面情绪立即抛到九霄云外去,什么众花拱月,哪里有灵石法器来得实在。
  
      何况,与心中的那一位相比,那些花儿也不过是庸脂俗粉罢了。想到这里,楚河暗地里轻叹了一下:不知何日能再见到这个改变自己未来的人。
  
      “哇哈哈!足足八十枚上品灵石啊,五年的月俸啊!真是马无夜草不肥,人无横财不富。人生的改变就在于放手一搏,搏一搏,法器变法宝。”张栩望着眼前的那堆灵气逼人的上品灵石,眼眶都湿润了。
  
      八十枚的上品灵石,足以购买一件下品的法宝了,给这么大的馅饼砸中,他不高兴若狂才怪。
  
      “唉,乡巴佬。”章裕望着张栩的忘形样,摆弄一下属于自己的灵石,眼睛转而望到了楚河那边去。
  
      楚河本是醒目之辈,如何不知道他的疑惑,连忙说道:“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,自从炼气境六层开始,体内就凭空添了火灵元,之前我闭关没有冲破第六层就是因为此事。奇怪的是它并没有与水灵元起冲突,然后一路来修炼它不断增强,现在与水灵元差不多了。”
  
      “嗯,这是灵体隐藏属性的突变,门中弟子也有一些先例。楚小子你水火同体,为相克属性,也不知道是好还是坏。不过根据门中典籍记载,也有先人凭借此灵体踏入先天境,所以你不用太担心。”张栩将灵石收起来,一本正经地安慰道。
  
      “你的秘密,我们不便多问。但你有什么需要,我们两个能帮上忙的话,尽管开口,不用客气。”章裕淡淡说道,然后拿起一枚上品灵石接着说:“何况,你帮我们赚了这么多灵石,算起来还欠你人情呢。”
  
      楚河闻言连呼“哪里哪里,教习言重了,这是应该的”。
  
      章裕在他头上爆了一栗,抓住他的病句,装作有些愠怒的样子:“应该的?看你一脸得意的样子,尾巴都翘起来了。不过,在台下那一幕做得不错,真有那个什么岳不群的风范。”
  
      若非死仇,凡事皆留一线,不能做太绝,是章裕深以为然的,平时楚河少不了他的教诲。
  
      至于岳不群的故事,是从楚河那里得来,没想到今日给他应景用上,还深以为然。
  
      楚河原本高兴的样子,听到岳不群就垮了。心中嘟囔道:我才不是死太监,伪君子,小爷我是真小人。
  
      接着,章裕将罗武等人寄托的赌注交给了楚河。修炼岁月时日短,各自都有各自要忙的,三人稍后便是散去。
  
      楚河没有想到的是,经此一役后,他的生活想恢复往日的平静,是很难的。
  
      第二天他还在梦乡中,便是给顾寒杀猪般地吼醒了。
  
      望着顾寒那一副小媳妇荡漾的表情,楚河有些蒙又有些防备。
  
      “听说您昨天打败了张龙傲?!”顾寒迫不及待地问道。
  
      “你是来要签名的么?”楚河不否认,但见他连您字都用上了,防备心又重了一层。
  
      “那太好了,你可知道张龙傲可是我们这一届弟子中,号称第二的人物,没想到他栽在你手里,真是苍天有眼,恶人自有恶人磨。”看他那高兴样,楚河还以为张龙傲是栽在他手里呢。
  
      旋即,楚河似乎觉得哪里不对……
  
      “栽还栽在泯仇台上,往后他看到你只得绕着走了,哈哈太爽了,我要经常牵着你去灵秀峰溜达溜达。”顾寒没心没肺地笑了起来。看他一舒怨气的样子,想来张龙傲平时在内门也是狂跩霸的存在。
  
      “还有其他事么?没有的话,让我再睡一个时辰。”看他没头没脑乱扯,楚河是下了逐客令。
  
      昨天虽然打赢张龙傲,但期间可服下不少的培元丹,药力的频频冲击与灵元透支过多,致使经脉受了损伤。楚河回来以后,是一直调息到深夜才将遗患去除,自然很劳累,昨天的那一觉睡得十分深沉。
  
      “喂喂!你不能这样子,荣晋后辈第一人,品行端正才能名正言顺,兄弟之情要放在第一位。”顾寒听他这么一说,有点急了。
  
      来这一套,小爷现在困得不行,懒得理你。楚河换了个舒服的姿势,准备再入梦乡,希望这一次能梦到青衣姑娘。
  
      “你再不起来,我就将那些女孩子放进来了,瞻仰一下你只穿亵裤的样子。”顾寒只好放出杀手锏。
  
      ?!楚河一个激灵,爬了起来,瞪着顾寒,说道:“你做了什么?”
  
      就在这时,院墙外面传来了呼唤顾寒的女声。
  
      “哈哈,快快,她们等得不耐烦了。”顾寒连忙催促着。
  
      “你究竟做了什么?”楚河一头雾水,但秉着不能便宜陌生人的原则,他溜了起来快速穿好衣衫。
  
      “好咧。”顾寒已经跑了出去开院门。
  
      楚河跟在后面,只听得一阵银铃般的欢声笑语和急切的询问声,眼前便是一花。
  
      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