猪猪岛小说网 > 武侠仙侠 > 无上道火>  第六十八章 香饽饽 3/4

无上道火 第六十八章 香饽饽 3/4

    只见十来名鲜花般的女修从小院门处鱼贯走出,让楚河有些目眩。
  
      环肥燕瘦,高挑小巧,各有各的美,各有各的妙。修真界的修士,只要不是懒人,边幅修好一些,都能入眼。毕竟这个世界充满了滋养人的灵气,身体素质都远比地球的凡人强上不少。
  
      不过,与地球上的女孩子相同的是:三女人一台戏。
  
      听得她们叽里呱啦的,只是进门那两息时间,已经将楚河家的院门,灵田,青米,小屋从八个方面品论了数个回合。
  
      楚河为自己贸然走出来的决定后悔了,应该在第一时间御器冲破屋顶远去,能走得多远就多远。
  
      “哇!楚楚啊!大家快看,真的是楚楚耶!”一丰腴女修眼尖,一下子看到了正在偷偷摸摸拿出法器想一走了之的楚河。
  
      “哇哇!”望着她们冲过来的样子,楚河在刹那间觉得自己是处于崩溃的堤坝下,而这些女修,就是气势凶猛的洪流。
  
      “楚楚你昨晚太帅了!打得好!那混蛋我早看他不顺眼了,什么玩意啊。”
  
      “是啊是啊,我看了录制的蜃影后,一晚上都睡不着。”
  
      “楚楚你有道侣了没有?没有的话……”
  
      “他的手好性感,我好喜欢。”
  
      “我比较喜欢他的大腿,左腿好紧实,右腿也是一样耶……”
  
  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  
      “各位亲爱的师姐与师妹,矜持点,收敛点,悠着点,别把他弄死了,不然下次就没有楚楚住宅半日行了。来来,我带大家到处逛一下。”
  
      顾寒见到楚河的惨状,连忙跑了过来解围。
  
  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  
      “时间快到了,就过去了。”顾寒对坐在门口的楚河说道。
  
      在他的背后,轻烟渺渺的温泉池里面,是传来了阵阵欢笑声,隔着一层支起来的布帘,那些女修正穿着亵衣亵裤在温泉池里面嬉闹着。
  
      在这个修真界,男女之间倒没有那么条条框框,古板的,不是很避嫌。
  
      幻想着那些在肚兜下晃动的白兔与蜂腰蜜臀,楚河咽一咽口水,有些愁眉苦脸。
  
      “啊呀,楚哥你就看开点吧,熬一下,等她们走了,我们就二一添作五。”顾寒亮出雪白的牙齿,继续道:“这可是一条财路啊!光是这上午,我们便可以收入两枚上品灵石。一个月三十天,一年三百六十五天……”
  
      “再有下一次,我杀了你!”楚河咬牙切齿。
  
      “不要这样子啦,这些还不是你教的什么旅游么。呐,我现在做得挺好呀!”顾寒摊摊手,一副都是你错的样子。
  
      “噢!”楚河拍了拍额头,一时间想到了自作孽什么什么的。
  
      之前刚认识顾寒的时候,为了加深印象,用一些赚钱知识忽悠过他,其中一项就包括旅游。后来探讨赚灵石的方法,也有提起过,也亏得这混蛋好记性,现在学以致用。
  
      “好,这一处灵田归你,怎么折腾都行。”楚河只能舍车保帅,反正眼下身家丰饶,这灵田的收入也不放在眼里。
  
      “楚哥别生气,就这一次,没办法啊,整个内门弟子就我跟你有来往。如果今日我不带她们来,以后我就别想在内门混了。女人嘛,你知道的,一个还好,一群女人的话,她们就是叫我从跳进地火里,也不敢不从呀。”顾寒是一脸悲切,指出真正的原因。
  
      “…………”楚河无语,双手支颌,望着前面,似乎想要看穿那一层布帘。
  
      两个男人就在门槛上面坐着,听着美女戏水声,却状若石头。
  
  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  
      约半个时辰后,那些内门女修拿着各式各样的纪念物尽兴离去,留下了呆若木鸡的两人。
  
      半响,顾寒望着几乎光溜溜的楚河说道:“看来我低估了她们。”
  
      楚河拍了拍顾寒的肩膀,耸耸肩,无所谓地说道:“不就是一件法衣跟一些零碎东西么?反正我们还赚。”
  
      “哎,是小楚么?”一声音从天空中传来,楚河与顾寒两人抬头一看,只见一飞云纵落了下来。
  
      “啜,你们在干什么?”来人是一位中年修士,慈眉祥目的,他一见到楚河只穿着亵裤,与顾寒一起勾肩搭背的,是吓了一跳。楚河看他眼神中闪着恍然大悟的暧昧光芒,便知他心中所想的事情,肯定不是什么好事。
  
      正如前面所提,在这没有太多条条框框的世界,什么龙阳之好,断袖之癖,也不罕见。
  
      “白教习你好。”顾寒立即跳了开去,与楚河井水不犯河水,恭手问候。
  
      楚河自然知道怎么做,立即伸伸懒腰,说道:“今天的天气不错,晒晒太阳的感觉真好。”接着,是从储物戒中取出一件法衣快速穿上。
  
      那白教习与顾寒望了一下有些晦暗的天空,然后两人再对望一下,没有言语。
  
      “白教习不知找晚辈有什么事呢?”楚河面不改色,连忙转移话题。
  
      白教习哦了一声,才是回道:“哦,是这样的,我谨代表青木堂,希望楚小友能加入青木堂……”
  
      “哼,什么破青木堂,楚小友是我们宝符阁的弟子。”一粗豪的声音从不远处上炸起,只见一魁梧汉子站在墙头上。
  
      下一刻,他就来到了众人面前,端的是遁速惊人。
  
      “文友飞,想要楚小友加入你们的宝符阁,总得人家点头。你以为你在开黑店,可以强买强卖么?!”那白教习火了,指着他说道。
  
      楚河与顾寒两人才看清来人的面目:方形脸,浓眉大眼,极为高大,楚河与顾寒只能到他下颌的样子。这人看似憨厚,但从他刚才的言语可以知道是性格火爆之辈。
  
      “嘿,符箓一门,来自大道,自有无穷玄妙在其中,楚小友进得我宝符阁,此生才能不虚度,更能直指大道。哪像某些人,天天对着地火铁疙瘩,状若庖厨守灶,久而久之,不傻也白痴。喏,眼前就有一个例子。”魁梧汉子笑了一声,指着白教习犀利回击。
  
      “我呸,文友飞你有种不吃我们青木堂出品的丹药,拽什么拽!”白教习给激出了真火,不客气反击回去。
  
      “我靠,真以为缺了你们这些二货符阵就不运转了么?以后你们符阵的事情别找我们,看谁先死。”文若飞扣了扣鼻孔,不以为然地说道。
  
  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  
      “人呢?!”白教习与文若飞针尖对麦芒地不知说了多久,情绪回复了以后,却发现那两个小子都不见了。
  
      只见空处有一行法光形成的大字:“两位教习,有关事宜,请找章裕教习,谢谢。”
  
      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