猪猪岛小说网 > 武侠仙侠 > 无上道火>  第七十章 考核
    顾寒边跑边对楚河说:“楚哥你怎么躲也不是方法呀,你何必怕她们哩,只要跟她们熟了,保证你不会像今日这般。”
  
      楚河哼了一声回道:“说得容易,也不知道是谁迫于淫威,带着一群人来到我家搅个天翻地覆。”
  
      “嘿嘿,那不如楚哥申请去地火部。地火凶猛,极为炙烤皮肤,即使有脂粉也抵挡不住,所以那里都是猛男,没有女人。”顾寒提议道,并弯臂做了强力状。
  
      看到楚河眼中的疑虑,顾寒便将分堂有关机构做了详细解说。
  
      分堂有关炼丹的有两部,为法鼎部与地火部。
  
      法鼎部弟子,即是用自己的灵元来催动丹炉来炼药。一般都是炼制中下品益气丹,金创散种种九等丹药。如果灵元雄浑,也可尝试寻常八等丹药的炼制。
  
      而地火部弟子,则可以借助地火凶猛的火力,可以炼制八等与七等的丹药,如上品益气丹与培元丹那些。
  
      顾寒这一批弟子,由于修为的原因,绝大多数仍在法鼎部,还不够资格进入地火部,连顾寒也没有例外。不过顾寒并非因为灵元之故,原因在其他方面,进入地火部也是短时间内的事情。
  
      “好,就申请去地火部。”楚河听从他的建议,只要是能清静修习炼丹之法的环境,苦点累点自己都不在乎。
  
      “不过,要去地火部,必须经过白璃教习的考核,我就是在文考上面败了下来,一时没能进入。”顾寒回道,虽然认识楚河以来惊喜不断,他还是有点不相信对方能经过考核进入地火部。
  
      若是如此,自己真是太弱了,专心修习炼丹之事,兼有一阳真法在手,竟然还输给半路出家的他?!顾寒想到这里,脸是红了红。
  
      楚河眼光如炬,一下子看到了那一抹羞色,有些奇怪:去找白教习你脸红什么?
  
      找上门的时候,白璃教习正与一位肤色铜黑的修士在谈话。
  
      那铜黑修士听完楚河所求,不以为然道:“刚进来就想直接进入地火部?太荒谬了?没有炼气境九层大圆满的修为,根本不能同时掌控丹炉与地火眼的符阵。你虽然以炼气境七层修为打败张龙傲,但不代表你能达到进入地火部的要求。”
  
      “教习能让我试一下么?”楚河才不管这厮是谁,反正小爷又不是来求你的。
  
      “哼,想要进地火部,你先过老子这一关再说,老子就是地火部的执事。”那铜黑肤色的修士站起来说道。
  
      白璃教习不反对:“好,那麻烦张鹤执事了。”
  
      紧接着,那张鹤执事便出题而来,五花八门,有炼丹各步骤的细节,也有突发事件的处理,更有药草间的相克相生之理。
  
      这些知识,对于已经融贯初级丹师所知的楚河来说,简直是小菜一碟。几乎是他一提问,自己就接着给出准确的答案。
  
      半响,那叫张鹤的执事才咽了咽口水,收起不可置信的表情说道:“好小子,功课做得不错。”
  
      “哈哈,岂止不错,就是你的几个得意下属都未必强过他。只是,过了张执事这一关,还有本教习呢。”
  
      白璃起身拿出一尊圆肚三足的小鼎,递给楚河说道:“如果能将其中的符阵激发四个,我便批准你进入地火部。”
  
      楚河接过小鼎,灵识第一时间没入其中,却是发现里面有各式各样的符阵六个,而且有四个是中阶的符阵,其余的为下阶。
  
      里面烙印有如此多的中阶符阵,这是一件上品法器!
  
      法器的分阶,以叠加在其中的符阵多少高低来分。
  
      下品法器:一般只有一到两个低阶符阵。
  
      中品法器:三到四个符阵,其中有一个至少为中阶。
  
      上品法器:一共六个符阵,必须有三个以上的中阶符阵。
  
      而下品宝器也是六个符阵,但无一不是中阶。
  
      白璃教习的这一件上品法器拥有四个中阶符阵,算是上品法器中的佳品了。
  
      下品法器要炼气境四层才能御使开来,中品则要炼气境九层。上品的话,只有先天真元才能做到自如,或炼气境九层大圆满也可能发挥数分威力。
  
      之前是考经验与知识,现在则是考实力,对此楚河也是有些忐忑,毕竟才炼气境七层的修为,要媲美炼气境九层大圆满,不敢说十成十。
  
      双手贴在圆肚上面的生火符窍,将火灵元鼓动输入。他调养了两天,早就将精气神恢复到最巅峰,这一番来是全力以赴。
  
      数息后,便有一阵热气自鼎身散出,向四面八方涌开来。
  
      以楚河身体内的火灵元,足以激发四个符阵,但他为了多一层保证,并将一些水灵元转化过去,激发多一个下品符阵。
  
      “好精纯的火灵元。”白璃的灵识强劲,十数丈之内的细微动静都逃脱不了他的感知,而这尊属于自己的法器,灵识进入探查更为方便。
  
      这小子竟然启动了五个符阵,只剩下一个中阶符阵没有激发。
  
      “好了,可以了,不愧是英才出少年。”那位张鹤执事开口说道,让楚河停了下来。
  
      “炼气境七层的灵元这般厉害,难道是因为水火灵体的缘故?”白璃捋了一下他的山羊胡子。
  
      “明天辰时过来地火部吧。”张鹤递过来一枚小令牌。
  
      楚河将小鼎给回白璃教习,接过了令牌。很快就发现令牌的异处:之中有聚灵符阵,接引符阵与密锁符阵,是一件普通的中品法器。
  
      楚河将其握在手中,只觉得有丝丝灵气在拳头四周流转。不过,自己身怀宝阶紫玉,这枚令牌的作用对于自己来说跟鸡肋无异。
  
      随便一件辨别身份的东西都是中品法器,青木堂对内门弟子的确优待。
  
      别过白璃两人后,顾寒一路是叽叽喳喳,直道楚哥威武。真是千穿万穿马屁不穿,楚河听了也觉得挺舒爽的。
  
      住的地方不小,起码比螺岗岭的家大了两倍,从装饰方面来看,却是胜出十倍都不止。内门弟子就是好待遇啊!楚河不禁感叹了一下。
  
      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