猪猪岛小说网 > 武侠仙侠 > 无上道火>  第七十五章 来访者 青灵丹会

无上道火 第七十五章 来访者 青灵丹会

    一共炼制了十炉丹药,虽然中间休息了两次,但楚河依然觉得很劳累,那劳累不是身体,而是心境上的。总觉得隐有躁烦之意在心头萦绕着,像一只恶心的苍蝇在旁边绕来绕去,打不到也避免不了。
  
      楚河明白,单调苦躁致使了心境这种变化,是自己要克服的第一道困难。如果这点困难都克服不了,将来更别谈什么修真成仙了,恐怕连道心圆融那一关都过不去。
  
      但这番辛苦来也有好处:至此,楚河的炼制水平是稳定下来,每炉出品皆可控制在上品之质。
  
      休息了一阵子,他便起身将令牌镶入传讯法阵的凹糟里,呼唤小厮送几份药材过来,一鼓作气将所缺之数补上再说。
  
      炼制上品益气丹,不过是练手之作,楚河意在培元丹。区区益气丹的收益,楚小富还真不放在眼里。
  
      完成了任务以后,楚河将那三百颗交给了有关执事后,是回到了住处去。
  
      虽然他很想接着开始培元丹的探索,但是理智阻止了他。他还是决定用益气丹来练手,直到四个步骤每个细节都不会出差池,而且有什么变化也能应对得了,之后才会着手培元丹。
  
      加上在那苦躁炙热的地方呆了将近十个时辰,对心境也是一种打熬,得让它松一口气再说。就像弓的弦一样不能绷得太紧,一张一弛为最好。或许日后真的能将炼丹之事变为爱好了才会不同,楚河相信自己能做到这一点:能够赚很多很多白花花的灵元的事情,百分百会在很短的时间成为自己的挚爱。
  
      “楚师弟在不在?”这时屋子的传讯符阵响起了一声询问。由于楚河没有启动符阵,对方只需有地火部的令牌,便能传话进来。
  
      楚河打开了门,只见外门面站着两名青年修士:一面目普通,但双眼炯炯有神,另一位则是肤色稍黑,长得有些高大。
  
      两人的气息悠长沉凝,隐隐的威压让楚河眉头痕痒,毋庸置疑,都是先天境的高手。
  
      “两位师兄安好!快,里面请。”楚河连忙施礼问好,并做出往里面请的姿势。
  
      做事如做人,楚河本来不是什么冷傲之人,加上对方初次登门拜访,自然要热情周到些。
  
      虽说修炼起来不知岁月,人情世故冷淡,但初来地火部,人生地不熟的,谦恭点,认识多几位同门,也不是什么坏事。何况这些事是信手就能拈来,不费吹灰之力,于人于己都好,何乐不为呢。
  
      见到楚河如此,两人也是有些惊讶之色从脸上掠过:原以为教习看重的人,又是打败张龙傲的后起之秀,起码都会有点架子,再不然也是平常相待,却没想到是这般热情。
  
      砌了一壶茶,三人便唠嗑开来。两人说明了来拜访的原因有点搞笑:竟然是谢谢楚河揍了张龙傲一顿,替两人出了一口气。
  
      原来,上次张龙傲随青雷大长老来地火部巡视,期间两人便给狂跩霸的张龙傲仗势为难过,险些下不了台来,事后还给执事好一顿骂,由此是憋了一口闷气在胸。
  
      年轻一点,双眼炯炯有神叫周为宏的,因此事对楚河很是崇拜,一言一语来真有些失师兄稳重的形象。
  
      想来,另外一位应该是他拉过来做伴的。
  
      “哦,对了,再过五天,青灵丹会便开始了,举行的地方在青灵镇青灵坊市,不知道楚师弟可有请帖了没有?我这里有多的请帖,不妨去看一下。”周为宏忽然说道。
  
      听的周为宏这么一说,旁边那叫邓路的连忙对其挤眉弄眼了一下。
  
      青灵丹会?楚河眼神犀利,邓路的那丝不对劲尽收在眼里,但这丹会闻所未闻,加上是与炼丹有关的,哪管那么多,是连忙询问。
  
      听周为宏道来,楚河才知道:青灵丹会为青灵山主持,多家参与,一年一次,主旨是互通有无,互补遗缺,并展示新研究出来的丹药产品,吸引其他处商家下订单。
  
      楚河虽然有些意动,也想去见识一番,但见到邓路那样,心下是知道那请帖应是得来不易。加上是在青灵坊市举行,进出都是先天境元丹境的高人,也觉得自己炼气境的修为过去不大合适,便罢了那忽起的心思。
  
      邓路见楚河推拒,脸上是有一丝松气之色,而周为宏却为之可惜。
  
      殊不知,邓路今日自私一些的所为,将来却要为此事悔断了肠子。
  
      机缘这东西,神出鬼没,连得道仙人都难以预测。如楚河高声吟唱一首鹧鸪天,便得来一场大机缘。有时候它或许要大勇气大智慧才能得到。但也有些时候它藏在不显眼的细节中,略为计较得失便会错过,就如此时邓路。
  
      知道修行时间珍贵,两人也没叨扰多久,喝了半壶茶便是道别,并交代楚河有什么琐碎事需要帮忙的,尽管开口,毕竟都是住在一个庭院里的。
  
      这些客套话,是听过就算了,若是楚河真有事需要别人帮忙,他们也是帮不上半点的。
  
      送走了两人,楚河再想了一下,觉得还是算了。丹会之行虽然诱惑,对见识什么的能够很大的拓展,但眼下最为重要的,是尽快掌握下品培元丹的炼制之法。灵兽袋里面的小东西这几天气息开始活跃了起来,应该快醒来了。
  
      想起这食无止境的小吃货,楚河便觉得剑悬眉头,十分紧迫。
  
      接着盘膝打坐,将精气神恢复到满值,用了一张净尘符洗漱后,楚河便是出门,直往地火部。
  
      将来的日子,恐怕就是这样了,抑或更多的时间消耗在丹室中。
  
      过了四五天的样子,顾寒是通过考核搬了过来。若不是他在楚河房门的传讯阵留言,日夜不辨的楚河还不知道这事呢。
  
      “喂喂!我以优异的成绩进来,得掌乙等二十五号丹室,将来必是为宗门做伟宏贡献的炼丹师,你怎能让我在关键时刻将精力分散?这样你会成为宗门的罪人!再说,我不是奶爸,也坚决不当奶爸。”
  
      顾寒婉拒了楚河递过来的灵兽袋。
  
      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