猪猪岛小说网 > 武侠仙侠 > 无上道火>  第七十七章 请帖
    合丹阶段若要以浓郁灵气和药,需要全神贯注的程度,不比去芜升丹阶段省力。灵识的强弱,在其中起很大的决定作用。
  
      数天来,楚河就待在丹室中,渴了就用甘霖术汇聚灵水来止渴,累了就服用炼出的培元丹充饥。
  
      这番辛苦来,加上净垢之火的帮助,炼制培元丹的成功率几近九成。除了交付任务所需的,每天还能剩余一半。
  
      可惜成丹都是下品的,中品的不得见一炉,但楚河已经觉得很满意了。
  
      每天除开任务与材料费用,自己所得约百余枚下品培元丹。照市价来算,大约是五千余枚下品灵石,等于五十枚中品灵石出头,一个月就是十五枚上品灵石。
  
      而像张栩这样的外门教习,每个月的月俸加上补助什么的,还不到三枚上品灵石。楚河竟然赚到五倍于他的灵石。
  
      炼丹师,果然是极为赚灵石的职业!
  
      其实他不知,哪有多少刚入地火部的弟子像他这般天赋异禀:有前世经验加成,灵元精纯之极,又有净垢之火相助。
  
      要知道有些弟子进来数年,依然在炼制着上品益气丹,因为对培元丹的炼制成功率不足五成以上,只能趁着空隙一边练习,其收入自然不能与之相比。
  
      这几天来,楚河的收获很大,连提升培元丹品质的关键,自己也摸索出了一些头绪,只消针对性学习加强,日后进步明显的话,有可能炼出中品的培元丹。
  
      小家伙虽然有吃眼开,但处于这火元充沛的丹室中不是很自在,经历了几天煎熬,它终于忍不住,眼汪汪地极为可怜,不停地跟楚河撒娇要离开这里。
  
      数天下来,楚河觉得也有些憋闷,见它如此,是罢了炼制之事,将炼制好的培元丹交与执事,便是打道回府。
  
      “楚小子等一下!”楚河正要用令牌打开宫殿法阵阵门,后面是传来了白璃教习的声音。
  
      由于白璃教习负责地火部弟子的教导指正之事,除了半个月出现一次,平时很难见到他的影踪。
  
      楚河停下脚步转身,施礼问好。白璃是将两张东西递了过来,楚河接过一看:原来是两张青灵丹会的请帖。
  
      “去长长见识吧,老是猫在丹室里面也不大好,顺便去认识一下青州的炼丹大师。”白璃笑了笑,说道:“若有心仪的女子,可一并带上。记得,别将请帖乱给人,名额不多的。”
  
      对于他的这番好意,楚河自然是大谢一番。
  
      “谢什么谢,这点小事情。日后争气点,成为有名的炼丹师,让我老脸生光便可。去吧。”白璃原本走了开去,但是走了两步又转身叮嘱道:“对了,炼丹上的事情,如果真的捋不顺,不要强行消耗心血,可直接来找我。”
  
      听闻此言,楚河还能说什么,又是俯身回谢一声。
  
      “迂腐迂腐!”白璃摇摇手,径直往宫殿里面走了去。
  
      回到住宅中,顾寒还没回来,楚河便是在他房子的传讯阵上留言,将丹会之事告诉了他,并做出了邀请。
  
      “心仪的女子啊,如今你在哪里呢?”楚河坐在床边,想起白璃的那句话,是将一枚玉简翻了出来,望得有些呆呆的。
  
      缘分如风,说来就来,说走就走。若想他日再见,不知何年何月,留得想思愁人肠。
  
      “咿呀呀。”肩头的小家伙可不安份,似乎看出了主人那与平时大为迥异的脸色,加上两者心神有些相通,竟让它隐隐猜近一二:主人在发情,想着交配。
  
      联想到顾寒教得它云里雾里的八荣八耻中似乎有这个,为此,它是做出划脸羞羞的动作。
  
      明白了它表达的意思,楚河不禁大囧,伸手轻轻弹了一下它的小脑袋,装作严肃说道:“小孩子懂什么!”
  
      见它还是大义凛然地羞羞,一边“咿呀咿”批评着,楚河顽童心上来,便是挠它的胳肢窝,惹得它“咯咯”大笑。
  
      两相玩得正欢的时候,顾寒是传讯过来了。
  
      当顾寒接过请帖,知道里面的讯息后,立即感慨道楚哥真是手眼通天,连这都能弄到。并说这请帖在宗门里面,已经是卖到五十枚中品灵石以上,而且还是有价无市。
  
      “哦,那么熟,打个八折,那你给我四十枚就行了,”楚河得意地笑了,一边伸出手来。
  
      “唉呀,都说那么熟了,谈灵石什么的最伤感情了,小侄儿你说对不对?”顾寒干笑了一下,转而去逗在桌子上滚来滚去玩耍的小家伙,将话题转移了再说。
  
      “哒哒?”小家伙显然不大懂得感情是什么意思。
  
      “……”望着小家伙那一对求知若渴的水汪汪眼睛,顾寒立即将刚才转移话题的行为判定为愚蠢之极。
  
      科普任务,一向都是说干喉咙跑断腿的事情。最让人沮丧的是:对面的受众还是个健忘者,今日明白,明日又忘记了。日复一日,再而再地,科普重复又重复的事情,是一件十分让人崩溃的事情。更无奈的是,这个小恶霸不搞清楚还不让停,不然寒光伺候。
  
      在照顾它的两个月中,顾寒曾经有过怀疑自己智商的错觉:一定是自己做得不对,才教不会它。
  
      “哼哼,这就是吃白食的下场。”楚河在一旁不怀好意地笑着,然后起身内房,留言道:“你陪它玩,我休息一下,这几天累得有些呛。”
  
      顾寒挠了挠头,望了望手中的请帖,再望一下仍在求知若渴可怜兮兮的小家伙。他只能哽咽一声:顶硬上……
  
      丹会开始的时间在八个时辰后,楚河花了两个时辰服用培元丹调息,是将精气神恢复到了顶点,才是出来接过顾寒的班。
  
      可怜的顾寒,早就口干舌燥,心烦意乱,一见楚河出现,留下三个时辰后见的话语,便溜之大吉。
  
      “哒哒?”虽然经过顾寒口水的洗礼,小家伙仍然是一头雾水,好像不大明白的样子。
  
      “小孩子不要懂那么多!”楚河戳了一下它的小脑袋,接着说道:“我才没有你二叔那么二,跟你叽歪那么多,呐。”楚河直接拿出小半瓶下品培元丹,打开瓶塞。
  
      小家伙见他那么一说,本来有点委屈的样子,但是一见到瓷瓶闻到药香,立即“伊呀呀”地欢呼了起来,接着将瓷瓶抱得紧紧的,好像是它的心头宝贝似的。
  
      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