猪猪岛小说网 > 武侠仙侠 > 无上道火>  第七十八章 丹会 上
    楚河与顾寒驾着飞云纵出得山门来,没想到外面是满天鹅毛大的雪花飘舞着,看样子已是严冬。
  
      岁月飞逝,楚河为之感慨了一下,犹记得入得青灵山之时,还是开春,嗖的一下就将近过去了一年。
  
      在山门内,由于青米不能在太低的温度中存活,宗门是布置好一些大型法阵护持保温,所以只能看到降雨,是看不到雪的。
  
      出来看到冰天雪地,入目皆是银装素裹,最为兴奋的是小家伙:它还没有见过这番天地景象,显得极为激动,是紧紧抓着楚河的衣领,不停“哦赫赫”地叫。
  
      青州属于南陆赤阳域,是一年内金乌照耀最多的地方之一,照楚河知识的理解,是如同亚热带一类的地方。
  
      但是,由于青州处于赤阳域差不多最北的地方,一旦进入冬季还是会飘雪绵绵,只是冬季比北方短而已。
  
      两人是提前了两个时辰动身,并没有与宗门内诸人一起出发。原因是楚河想趁机将用不上一些零碎清理掉,换为灵石,如下品法符与益气丹,下品法器之类的。
  
      像这样的零碎低阶的东西,楚河身上可不少,也不知道瘦高修士两人是怎么想的:都先天境中上阶的修为,还留着那么一大堆不上品次的东西。
  
      其实他不知原委,两者都是罗四爷的得力干将,手下也有不少,那些琐碎的东西都是他们准备来平时赏赐手下的。
  
      楚河打算处理完那些东西,然后再与顾寒逛逛清和坊市中的散市,看能不能淘到几个好材料,或者买一些培元丹方上的药材,那里的能比市价便宜不少,很划算。
  
      中品的飞云纵很快,一百多里的距离,只是数十息便掠过,很快就到了青灵镇。
  
      一路过去,可以明显感觉到:守卫森严了不少,走几步就能见到几位师兄。
  
      那些零零碎碎的东西,竟然也卖了几枚上品灵石,让楚河惊喜了一下。然而一趟散市下来,还买到品相比较好的益阳果,与两块七等上的琉璃玉。
  
      暗中将那两块琉璃玉用净垢之火一溜圈,光泽的变化与上次一样:变成了六等下。可惜楚小爷现在腰包鼓了,面对这点增值是古井不波。
  
      卖了东西,逛完散市,时间也差不多了,两人从清和坊市出来,往青灵坊市去。
  
      青灵坊市的入口没有清和坊市那么宽敞,也略显简朴,有数位自家的师兄在把守着,检阅请帖。
  
      虽然楚河两人穿着内门弟子的衣衫,但那几位师兄还是拦住他们要请帖,一点都不打马虎。
  
      检查过后,两人才给放行进入坊市中。
  
      青灵坊市与清和坊市不同的是:这里比较安静,没有清和坊市那么杂吵,人也少得多。
  
      来来去去的不是先天境高手,就是元丹境真人,些许不经意泄露的威压,让楚河与顾寒两人感到很不自在,仿佛是两只柔弱的小绵羊落到狼群里面。
  
      青灵坊市由于比清和坊市小得多,所以这里的店铺位不宽裕,能在这里稳住脚的,背后无不是大势力。
  
      这些店铺门面不是装修得富丽堂皇,就是清雅别致,都很有特点,几乎是让人眼睛一亮,显然是花了心思。
  
      在这里没有散市,但有拍卖场与求应楼,求应楼很小,而拍卖场不比清和坊市的小。
  
      楚河去了一趟求应楼,发觉这里的求应楼所提供的信息,比清和坊市的要少,但高端得多。无论是材料还是其他,都是先天境以上才能接触的。
  
      距离丹会开始的时间还有半个时辰,楚河便趁机查找一下。付了费用得到接入印记,楚河便将牵机玉接入,翻阅起来。
  
      这印记能维持的时间为小半柱香时间,楚河得抓紧时间翻找自己的所需。
  
      首先他查的是妖丹这一项,当看到五级妖丹寻购价都是七八十枚上品灵石打起,心中是暗爽了一下。
  
      不过那两枚妖丹他目前不想卖,对于炼丹师来说,妖丹因为元气醇厚精炼,如果能清除掉其中的命魂烙印,则是极好的炼丹材料,也能代替不少同属性的药材。
  
      而且,由于靠山吃山的原因,青州的修士研究妖丹时间不短,从此衍生出来的各种炼制丹方可不少,不愁用不上这两枚妖丹。楚河现在不缺灵石,是留着以后再说。
  
      接着他是翻了一下有关丹方的,手中有凝元丹的残页,自然想更进一步找找看,反正闲着也是闲着。
  
      若是运气好能凑齐,那可是意外惊喜了。
  
      在宗门之中,七等的凝元丹方,不是先天境上阶,又是宗门考察颇久的合格弟子,根本没机会接触得到。要到先天境上阶,对于楚河来说未免遥远了点。
  
      楚河手中的凝元丹方是详细标明了各味药材,至于真伪,还需要验证。除了这些,其他信息是几无。
  
      求应楼的信息里面却没有凝元丹的消息,反而不少有关益气丹,也有一些培元丹的。最多是用妖兽血肉混合炼丹的方法,除了九等丹药的丹方外,其余的开价都不低,有的更是漫天要价地令人咋舌。
  
      楚河看了一会儿没有所得,便是与顾寒前往隔壁。
  
      这一次丹会,主场是在拍卖场举行,时间也差不多了。
  
      请帖依然是进入拍卖场的凭证,两人的位置在丁区几十号,甲乙丙丁,排在第四顺位,怕是在外围的地方,只能远观整个过程。
  
      果然不出所料,在一位师兄的指引下,在外围的一个地方,两人是坐了下来。
  
      然而尴尬的事情是接着来:邓路与周为宏两人就在这个区域。
  
      面对周为宏的邀请,楚河原本说不来了,现在却出现在两人的面前,未免有点说不过去。
  
      为了消解尴尬,楚河只得多余地解释了一下,将所有的原因推给了顾寒:他有多余的请帖,硬要叫我过来看一下,我拗他不过,只好跑来看看。
  
      顾寒醒目地很,连忙自我检讨,帮楚河圆了这个小谎。
  
      四人还没聊上几句,便有清越古筝音从中间的高台响起。
  
      丹会,开始了。
  
      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