猪猪岛小说网 > 武侠仙侠 > 无上道火>  第八十一章 温阳丹
    (谢谢Percival的打赏,也祝贺粉丝榜出现了第三位粉丝#^_^#)
  
      以楚河现在的炼丹水平,一般可以安然炼出十炉的培元丹,一两炉坏的。
  
      这种成绩,足以傲视新晋地火部弟子。
  
      只是对于楚河来说,依然不是很满意,不能做到百分百炼制出下品培元丹,就说明自己炼制培元丹的手法有瑕疵,将来也不能依此提升培元丹的品质。
  
      或许,这些瑕疵可以在楚河的修为突破后得到解决。楚河现在才炼气境七层,纵使灵元精纯,几乎可等于第九层大圆满,终究不能与先天真元相比,里面的差距可不小。
  
      因为没有更强劲的灵元相扶,在各个步骤中有些细节做不到完美,培元丹的品次自然上不去。
  
      像这种情况,楚河只能慢慢来,反正有丹药不断的滋养,灵体的升阶也快了,只要灵体升为中阶,便能连锁反应,无论对修炼与炼制都大有裨益。
  
      分清楚后,楚河决定将更多的时间投入修炼中,每天的炼丹时间减为八个时辰,五六个时辰炼制出上交所需的丹药,其余两三个时辰用来炼制自己与小家伙所需的丹药,抑或是顾寒所需的八等火属丹药。
  
      剩下的四个时辰则是自己的修炼时间,暂时是雷打不动。也亏他炼制功力上涨,才能从容将时间这般安排。
  
      对于顾寒所需的八等火属丹药,楚河也在诸多丹方中挑拣比较过,并询问过白璃教习,才是确定了下来。
  
      白璃教习对于他忽然专注于火属丹药,不禁有些好奇,但知道了他是为朋友炼制的,也不说什么了。
  
      顾寒修习的是一阳真法,与宗门所授的火属法诀有些许差异。一阳初动为少阳,特性为生机活泼,潜力无限。与其他火属法诀相比,胜在温和绵长,输在雄浑霸气。或许练到极致会有所改变,毕竟法诀形容大成的威力:是化出一轮当空烈日,散射而出的元气真罡,少有同阶者敢当,丝毫不弱于高阶法宝。
  
      若要炼制适应他的丹药,也要依从少阳的特性出发,才能助益更高。在几种八等的火属丹方中,楚河是选择了温阳丹。
  
      提起温阳丹,楚河不禁偷笑了一下,这丹药有些另外的用处:有很多炼气境修士是将此丹用在房事的增强上面。由于药力温和,多次服用对身体的催伐不明显,多服颇具神效,在市场上的销量一向不错。
  
      “看来很像传说中的壮阳丹,我竟然要沦落到为那小子炼制这种丹药。”楚河嘟囔了一下,就用心地参研起丹方来。
  
      温阳丹的炼制过程与其他火属丹药有大差异,由于药材的与众不同,它全程都是用文火来慢慢煎熬的,容不得半丝武火。
  
      “真是变态。”楚河细看了丹方上面炼制步骤的经验后,将嘟囔变成了埋怨。
  
      怪不得,就是温阳丹在市价上面高过其他火属丹药与培元丹一截,也没有多少炼丹师想碰。任谁长时间保持小心翼翼,兼有力使不出的感觉,也要心生烦躁,长期积累,对道心的影响可大可小。
  
      楚河将这个过程估算了一下,初次上手的话,似乎要两个时辰左右。从效益方面来说比大众化的培元丹差多了,难怪这丹药价钱高些,也没有多少炼丹师想碰。
  
      练手练手!楚河给自己打气,然后是开始了炼制。
  
      由于楚河大为减少了在丹室的时间,不像之前不分日夜的,小家伙倒没有那么大意见,只要有大堆的丹药堵住它的嘴就行了。反正在丹室中它就躲在灵兽袋中睡懒觉消化药力。
  
      灵兽袋是一个**的空间,能够隔绝丹室的影响,它在里面是一点压力都没有。
  
      虽然有丹方在手,楚河的心境也颇为耐磨,但依然在开始的两炉遭遇到了失败。
  
      还好吸取了经验后,第三炉是成功炼成。
  
      一共丹成二十三,皆为下品,第一手的成丹率似乎还在培元丹之上呢。这就是全程使用纤细文火的好处:慢慢煎熬,将药材精华几乎完全释解出来,浪费掉的自然比用粗狂武火要少好一些。
  
      为了能让顾寒用上一段时间,楚河特地炼多了几炉。
  
      等将丹药送到顾寒之处,却是出了一个小意外。
  
      楚河没想到,此时顾寒的住处是蓬荜生春:以前在坊市遇见过的霸道赵师妹,是带着几位女伴过来顾寒这里做客,正唧唧喳喳极为热闹。
  
      看到这些肆意张狂的“女富二代”,与将愁眉苦脸之色隐藏得极为辛苦的顾寒。楚河在微笑问好后,决定走为上策:将几小瓶丹药塞到了顾寒手中,便是转身即走。
  
      由于炼制温阳丹,事先没有告知过顾寒,顾寒自然一头雾水,连忙开口问道:“楚哥,这是什么丹药,你且与我细细说来。”说着,他就要抽身追过来。
  
      看他急匆匆的样子,分明是想借梯上屋,与楚河先离开这里再说。
  
      “顾寒你要去哪里,等一下你不是要弄灵食给我们么?不准走。”赵师妹一把抓住了顾寒,就像老鹰抓小鸡似的。
  
      “那是温阳丹,你用完了,觉得可以再找我。各位师姐,师弟还有事情,告辞了。”楚河见赵师妹及时出手才没祸水东引,连忙丢下一句话就逃之夭夭了。
  
      “温阳丹?你吃这东西干嘛,你火灵体,即使嫌培元丹药力弱了点,用精火丹不是更好么?改天我托白师叔给你炼上十瓶八瓶。”赵师妹也是一头雾水。
  
      “噗哧。”一旁的某个女伴忽然想到了什么,是忍不住捂嘴一笑。
  
      “何师姐你笑什么?”赵师妹还是一头雾水,连忙追问。
  
      顾寒望着那何师姐眼中有奇异的光芒闪过,心下是忽起不好之意。
  
      “赵师妹,你年纪轻不知道这东西很正常。只是想不到顾师弟一把好年华,竟然落得要仰仗这东西的下场。年轻人要节制啊,未到先天境,本命精元不能损耗太厉害,若不先天境难得。”何师姐还是有些遮遮掩掩,但见她眼中的暧昧之色愈浓,即使顾寒是呆瓜,一联系上药名,也是猜到了个大概。
  
      “看何师姐你说的,这丹药当然不是我用的,是外门的张师兄有托于我,我见他实在可怜,才去求楚哥炼制的。”顾寒连忙摆手辩道。
  
      “还敢狡辩,那个楚哥都说用完了再去找他!不是你用还能是谁!好你个顾寒,枉我这样对你!竟然胆敢搭上狐狸精在外面风流快活,今日看我怎么收拾你,姐妹们,给我叉起他……”赵师妹已经处于发飙的边沿,哪里还听得他半句解释。
  
      “不是这样子的,赵师妹我对你是一心一意,天地可鉴……啊!别打脸……啊!!别打下面……”
  
      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