猪猪岛小说网 > 武侠仙侠 > 大道争锋>  第二十章 明气二重,长生三道

大道争锋 第二十章 明气二重,长生三道

    “大郎,找到二郎了……”这名匆匆而来的修士低着头不敢看苏奕鸿。

    “抬上来。”

    苏奕鸿却表情没有任何变化,只是熟悉他的人,却能从他的眉目中看出那一股难以抑制的杀机。

    站在一旁的修士手一挥,两名力士战战兢兢走了上来,一人捧着一截残躯,另一人抱着一颗脑袋。

    苏奕鸿视线如开刃的刀锋一般盯着那颗头颅,站在他身边的人心中都起一股寒意,这个时候,只有贺虢才敢说话,他上小声道:“大郎,二郎和其他人的尸体都是残躯不全,显是被人动过手脚了,看不出是何种器物所伤。”

    苏奕鸿冷哼道:“可曾查明漏了谁?”

    贺虢沉声道:“张衍。”

    苏奕鸿目光中的寒意越来越盛,周围的人不自觉往后退了几步。

    贺虢却是一脸愧色,低声道:“求问大郎,此地该如何处置?”

    飞曜塔楼是被撞心锤击毁的,这痕迹不难看出,而且只需一查便能知晓是贺虢的法宝,他又与苏氏有着密切的关系,因此他们必须把这里处理干净,否则任谁都能联想苏氏头上。

    贺方持锤而去,不但自己生死不知,还闹了这么一个结果,贺虢自觉无颜面对苏奕昂。

    苏奕鸿低头望着脚下是满地的残砖断瓦,烦躁地挥了挥手。

    贺虢会意,叹了一声,转身道:“汝等按先前所言,先把此处打理干净,记得把那几具妖修的尸身摆上来,不得留下丝毫破绽。”

    虽然原先他们就是想要嫁祸九曲溪宫的水妖,现在也不过是按照先前的布置安排罢了,不过此事明明是他们吃了个暗亏,手尾却仍需要他们来收拾,在场诸人都觉得一阵憋闷。

    苏奕鸿转过头,望向旁边一名细眉细眼,形似侏儒的修士,道:“杨先生,苏某请教,我等下一步应该如何?”由于张衍的突然动作,已经搅乱了他原先的部署,现在该如何决断,他却是仍在犹豫。

    杨先生扯了扯自己稀稀拉拉的胡须,慢悠悠地说道:“大郎此刻,当以二郎之死为借口,立刻发作,一举攻下深津涧。”

    苏奕鸿皱了皱眉,道:“只是以二郎为借口出战,却是为私,不是为公,失了大义,恐怕掌门会找我苏氏麻烦。”

    现在苏氏还没有做好与凕沧派翻脸的准备,以私仇为名义的话,无论是姬九殇还是凕沧派,都也不可能在这个时候选择重新开战,由此产生的所有的后果只能由苏氏一族自己扛下来,必然会损失一定的利益。

    杨先生却正色道:“大郎,占了真龙府,苏氏便立时有了立派之基,届时可进可退,得大于失,此刻箭在弦上不得不发,万万不可犹豫啊。”

    苏奕昂想了想,却缓缓摇头道:“先生虽然说得在理,但是你却忘了,我等可先攻下深津涧,然后再寻借口。”顿了顿,他出言道:“贺虢!”

    贺虢站了出来,躬身道:“大郎,但请吩咐!”

    “你多带几名人手巡弋凕沧派四周,这十日内,若有可疑之人前往山门,杀无赦!”

    贺虢凛然受命,道:“是!”

    苏奕鸿向四周看了看,道:“苗坤何在?”

    “在呢!”一名矮壮修士站了出来,只是脸上的表情却是笑嘻嘻的,全然不像其他修士那般神色紧张。

    苏奕鸿看了他一眼,眉头一皱,道:“也给你十日时间,你带数人往水国方向搜索一番,如遇此人,杀!”

    苗坤随意拱了拱手,笑呵呵道:“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安排完毕后,苏奕鸿一脚踏上金殿玉阶,一甩身后麒麟披风,大声道:“其余众人,即刻随我攻打深津涧,为二郎报仇!”

    众人轰然应诺,数十道玄光腾空而起,尾随着金殿直往九曲溪宫的方向杀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三个月后。

    砀域水国边境。

    张衍两袖飘飘,正乘风飞渡,他周身上下两气环绕,云随雾伴,恍若鹤客仙人,只是在前方飞行的罗萧却频频回首,嗔道:“张道友,此术太慢,不若我以玄光载你,此去水国落脚也不过是数日路程。”

    张衍却不急不慢地说道:“还有九个月方是水国之主寿辰,此间难得清净,不若待我再炼上几月,到明气三重再去不迟。”

    半月之前,他便借用气窍中的煞气达到了明气第二重境界,这还多亏了那块“趁月玉玦”,使得他夜晚行功远胜寻常,炼化速度快了一倍不止,到了后期,几乎是一天练就一口浊气。

    如今他正向明气第三重境界“天霖降顶”迈进,胸中已有三口聚合为一的清浊之气,这有形无形之气一旦归元为一,便有了阴阳之变,今后所能施展的法术便不是先前那么简单了。

    罗萧不解道:“既如此。道友为何非去水国不可?”

    张衍却是不答。

    他心中明白,若是他日后还想回转凕沧派,砀域水国却是不得不去,至少也要去转上一圈,否则自己身为使团一员,明明活着,却不去祝寿,难免将来姬九殇不会以此为借口向凕沧派发难。

    至于回转门派解释因由,那只是笑话罢了,他可对凕沧派没有那么多忠诚之心。

    况且就算他冒着生死之险回到门中,彻底坏了苏氏之谋,只会让他们倾尽全力来对付自己,却是得不偿失。

    罗萧美目流转,道:“张道友既已距离明气三重不远,可曾决定未来走何大道?”

    张衍沉吟了一下,道:“却是曾在道书上见过些许,只是却如云山雾罩,说得不甚明了,还望罗道友指点一二。”

    罗萧笑吟吟道:“张道友,你们人身修士却总是爱弄这些玄虚,我却来告诉你,修士到了明气三重,凝出玄光之种后,便需决定自身今后之道,而通往长生之路却有三条主道。”

    张衍注意力一下便被吸引了过去,“不知是哪三条?”

    罗萧一拢袖口,先后伸出三根如青葱般的手指,道:“第一为‘力道’,力道者,外药浇灌,内丹蒸煮,练就不坏金身,极致者可翻江倒海,吐地吞天;第二便为‘气道’,气道者,呼吸精气,专功致道,成就天人合一,极致者化身万千,不死不灭;第三便是‘法道’,法道者,明机悟德,功参造化,穷究天地玄理,极致者可千变万化,移星换月。”

    张衍凝神一想,缓缓点头,随后他问道:“不知罗道友所走何路?”

    罗萧却是一阵苦笑,叹息道:“我妖修少文字,缺玄法,是以多走‘力道’之途,只因我偶得了一本道书,如今却是走上了气道一途,也不知下一步路将在何方?”

    三条长生主道虽然殊途同归,但修“气道”者,需要有上等功法传承,而这除了大门大派,世家豪族,寻常修士却是难以为之,妖族之中走此路者也只是少数。

    至于法道,一般修士只是兼修,因为靠此路成道太过艰难,需参悟天地间玄理至道,从而明彻万物,这即便在人身修士中也是万中无一。

    道书有言:“一十六数为一法。”

    这就是说,修士施展一个法术需要用一十六口灵气。

    如果你所练的功法本是下乘,以至于气数不及十六,那么除非另觅玄功再练,否则一辈子都无法施展道术,至于那些一气为一法,指顾间便能变化神通的修士,那只在传说中听闻。

    所以多数修士对此道只是稍稍涉猎,多半则是走上了气道之路,而在妖修中更是少之又少。

    而“力道”则不同,以熬炼肉身为主,不但可以发挥妖修天生优势,而且练到高深处也可不惧法宝飞剑,无疑是他们最佳选择。

    张衍修为如再进一步,便亦要站在这岔道口上,所以这事他不得不提前考虑,不由站在云头上沉思起来。

    罗萧身上玄光一展,如铺画卷般连上张衍脚下浓云,迈步款款走来,笑着用手在他眼前晃了晃,道:“张道友,其实去了水国你也无需担忧误了修道,你可知道,姬国主大寿以丹会为贺,还以一本《元金命果书》为彩头,此法乃是‘力道’上乘法诀……”

    张衍面色微微一动,道:“莫非此中别有内情?”他听出了味道,丹师多是人修,若是要设彩头,也要“气道”或者“法道”才是,怎么会用“力道”之书呢?

    罗萧没想到张衍反应这么快,怔了下后,点头道:“正是,姬国主有一幼子名为姬璋,此人之母乃是人修,在胎中又被其母炼去大半妖血,因此他虽是妖族,却是人身,曾出外向一高人学得一身炼丹术,此番比试……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她却收住了口,只是笑而不语。

    张衍听到这里,其实已经听出罗萧话中之意,笑道:“明白了,原来不是姬九殇好大喜功,而是为他幼子造势,其余诸人皆是陪衬而已。”

    罗萧掩嘴一笑,道:“正是如此,张道友听闻此事后,可是觉得无趣?”

    张衍微微一笑,道:“有何无趣?既然姬国主明告天下,召天下丹师共居一堂,当然是各凭手段,各呈心机,届时到底谁人能独占鳌头,现在犹未可知也。”

    罗萧瞪大美目,后退了一步,上下看了张衍一眼,道:“张道友……莫非想摘书夺魁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ps:这一章涉及设定,所以稍稍修改时间长了点,今晚两更不变,再晚我也会再更一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