猪猪岛小说网 > 武侠仙侠 > 大道争锋>  第四十二章 五属云砂 太玄真光

大道争锋 第四十二章 五属云砂 太玄真光

    谢宗元这句话一问出口,刘韬的目光亦是跟着一起看过来。

    张衍洒然一笑,道:“我等修道长生,本是逆天而行,厄难险阻皆是磨练,既有方便之门在前,又怎能不去?”

    谢宗元大喜,道:“好!张师兄爽快,如此便说定了。”

    刘韬开口道:“只是入海眼魔穴却有一些讲究,也不宜操之过急,还需做好准备才是,譬如守名宫那位女仙却不会让你平白无故前去,每人需上纳五百枚灵贝。”

    谢宗元不在意的一挥手,道:“区区之数,不必放在心上,这些都包在师弟我身上。”

    谢氏为十二巨室中排名第二,谢宗元又是嫡系弟子,千数灵贝,自然不在他的话下,而且又能借此接纳张衍和刘韬,怎么看都是划算的买卖。

    刘韬这时站起身,向张衍和谢宗元各自拱了拱手,道:“不瞒两位,我认识一位道友,他早已过了明气三重,由于资质所限,花了三年时间才凝结玄光之种,却是迟迟不能突破,此番他也有意前往。”

    谢宗元一怔,随即毫不介意地说道:“既是刘师兄的朋友,自然也是可交之辈,一起来便是,下得魔穴也是危难重重,多一人便多一分力。”

    刘韬笑道:“自然不会叫谢师兄平白破费,此人也是寒谱出身,虽然家族早已没落,但祖传有一件法宝,名为‘沉香舟’,可入千丈深潭,此去魔穴海眼,亦在大泽之下,若是闭气而去,难免消耗元真,有了这艘宝舟,正可载我等前往。”

    谢宗元欣喜道:“好,刘师兄考虑得周到,小弟我回到族中后当也发动族人,看看可否得知魔穴中的一二消息。”

    他又拍了拍桌案,拉着刘韬坐下来一起喝酒。

    谈妥此事,接下来三人都是放开了怀抱,尽情享受美酒佳肴,喝到兴浓时分,张衍见天上月色多皎,大泽上潮水涌动,便伸手招了招,一个鱼姬美人便从水中游了过来。

    他低下头,小声嘱咐了几句,鱼姬美人欣然点头,往水里一钻,便不见了踪影。

    谢宗元好奇道:“张师兄弄什么玄虚?”

    张衍微微一笑,道:“两位师兄稍后便知。”

    不多时,周围水域中突然亮起了一片灿灿华光,光晕点点,在水中载沉载浮,忽闪忽现,谢宗元和龙韬一眼望去,自身仿若在星汉银河中荡舟泛游,仔细一看,原来百多条鱼姬美人一起浮出水来,手上都是高托一颗烁烁发光明珠,与天上明月交相辉映。

    谢宗元双目发亮,用筷子击打酒杯,赞叹道:“妙哉,妙哉,此景当饮一壶。”说罢,挽起袖子,一仰脖,举起一壶酒便往嘴里灌去。

    刘韬叹了一声,道:“想必这便是水国之景,‘鱼姬托珠’了,想不到今日在山门之中也能得见,哼,若是任由庄不凡胡来下去,怕是见不到如此妙景。”

    谢宗元不满地瞪了他一眼,道:“良辰美景在前,刘师兄提他作甚,大煞风景,罚酒!”

    刘韬一笑,拿起一杯酒一饮而尽。

    三人畅游至深夜,宾主尽欢。

    约定下次见面之期后,张衍送走龙韬,却单独将谢宗元留了下来。

    他拱了拱手,道:“谢师兄,师弟我要拜托你一事。”

    谢宗元慨然道:“师弟不必客气,有话但请说来。”

    张衍拿出一卷书册,摆在桌案上,“此书名为卷《赤霞丹火卷》,是那日王盘在决争中输于我的,我正打算还给王氏,并愿发下誓言绝不流传出去,想请谢师兄做个中人。”

    谢宗元看了一眼书册,收起笑容,略一点头,道:“师弟想提什么条件?”他心头明亮,张衍当然不会无缘无故将此书还给王氏,要还早就还了,何必等到现在?因此一定是有什么打算的。

    张衍道:“我要一枚火属上好云砂。”

    谢宗元轻笑道:“不过一枚云砂而已,师兄尽可放心,此事由我出面,当是不难,三两日之内,当有回音。”

    他也不去问张衍要火属云砂有什么用途,在他看来,这些都是细枝末节,而且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,不该问的他绝对不会多问。

    又说了几句之后,谢宗元告辞离去。

    张衍也不回洞府,自斟自饮,心中却在琢磨刘韬这个人。

    今日刘韬来这里应该不是临时起意,而是早有谋划,不过此人拉拢的对象,倒都是能对进入魔穴起到作用的,他那朋友有宝舟,谢宗元有财力有人脉,自己修为不高,在外人看来,也没有什么身家,为何他看上去对自己能否去这么上心呢?

    不过他也看得出来,这人虽然心机深沉,但却并没有什么恶意,只是防人之心不可无,此去魔穴毕竟风险很大,说九死一生也不为过,他也需做足准备,免得到时措手不及。

    他暗暗想道:“周师兄在门中二百余年,想必对魔穴之事也知道几分,不若明日前去请教一番。”

    打定主意之后,他便起身返回洞府入定去了。

    第二日天边微露白肚,他沐浴更衣后,架起飞舟,来丹鼎院面见周崇举,将自己要去魔穴的打算一说。

    “什么?你要去海眼魔穴中修炼?”

    闻听这个消息之后,周崇举皱起了眉头,似乎有什么为难之事,站起来在阁中来回走了几步后,他站定回头道:“师弟,我问你,那日颜贡真赐你的云砂是何相属?”

    颜贡真便是颜真人的本名,张衍未曾听过,但一想也知道他说得是谁,当即答道:“却是一枚金性云砂。”

    周崇举冷笑一声,道:“我便知道他这人心眼小的很,你得罪了他的弟子,他岂会有如此好心?”

    他又看了张衍一眼,“师弟莫怪我知道他的用心却不告知你,师兄我是另有谋算,因此不怕他做手脚,只是现在你如去海眼魔穴的话,却是有点麻烦了。”

    张衍诚心实意地说道:“师兄自然是不会害我的,不知麻烦又在何处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周崇举点了点头,道:“如今我也不瞒你了,当年前辈走时曾传下一门‘五方五行太玄真光’,此并非修炼功法,而是万年前太玄门留下的一门对敌法诀,据说威力极大,要我转交给那位大气运之人,因此二百年以来我一直我未曾翻动。”

    顿了顿,他又叹了一声,“直到你入丹鼎阁后,我才拿出翻了翻,却发现其中有一步关键,需在玄光境之前寻得五属云砂,凝练玄种,我本想让你安稳修行,再慢慢寻觅齐全后一并交予你,是以那日颜贡真赐你云砂时我也乐见其成。”

    张衍听到这里不禁恍然,明明自己资质不高,而且也未曾透露自己在修行《太乙金书》,不知道为什么周崇举一直对自己那么有信心,现在看来不仅是相信那位前辈的判断,而且还有这本法诀的因素在内,因此底气十足。

    “只是人算不如天算,没想到你竟打算去魔穴去修行,如今我身边只来得及凑得三枚云砂。”

    周崇举从将手抬起,从袖囊中取出三只锦盒,放在桌上打开,分别取出三枚云砂,他指着其中这是一枚碧绿光润的云砂说道,“此乃木性云砂,乃是五十年前,我在药园之中偶得,品质极佳。”

    又指了指另一枚,道:“此为金性,是近日所得,不过比起颜贡真赐予你的,怕是差远了,不提也罢。”

    接着他伸手拿起最后一枚,道:“此乃土性云砂,也是近日我从外间购得,只是品质却是差了许多,未免有些不美。”

    这世上的土性云砂的数量是最多的,哪怕凡间也有不少,只是遗憾的是,偏偏土性云砂的品质最难达到上乘,周崇举身为丹鼎阁掌院,这么短时间内,也寻觅不到。

    张衍一笑,道:“世事难全,有总好过没有,师兄就不必苛求了。”

    周崇举微微点头,又叹道:“不过仍是差了两枚,一为水属,一为火属,”

    张衍琢磨了一下,道:“火性云砂我倒是有办法可以寻得,只是水属一时之间却不知道去哪里找。”

    周崇举闻言,突然精神一振,追问道:“哦,你能寻得火属云砂?有几分把握?”

    张衍想了想,道:“**成吧。”

    “好好好!”周崇举连说三个“好”字,眼中光芒闪动,“你还记得我前次与你说得昭幽天池否?”

    “自然是记得的,只是那一次已到了昭幽山前,却因遇妖被庄不凡强行带了回来。”

    周崇举沉声道:“那你需再去一次,昭幽天池下百丈深处,便有那枚水属云砂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ps:咳咳,张衍,刘韬和谢宗元虽然谈得投机,不过我犹豫了一下,还是不结拜了吧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