猪猪岛小说网 > 武侠仙侠 > 大道争锋>  第四十七章 重水初凝 独入海眼

大道争锋 第四十七章 重水初凝 独入海眼

    谢宗元将衣袖捋起,取出一枚云砂推到张衍面前,道:“张师兄,幸不辱命。”

    张衍拱了拱手,道:“有劳谢师兄了。”将云砂取起随意看了一眼,便收入了袖中。

    他神情自然无比,只从表面上看,似乎此物对他来说只是一件无关紧要的物事。

    又顺手拿出五只瓷瓶,摆在桌案上,道:“此为定神丹,乃是我恩师亲手炼制,就由谢师兄转交几位师兄了。”

    谢宗元眼前一亮,欣喜道:“有了这几瓶丹药,我等便不惧阴魔纠缠。”

    张衍却说:“阴魔易御,小人难防,我断定此行定不会风平浪静,谢师兄以为如何?”

    谢宗元自然能听出他这话中言外之意,放声一笑,道:“我谢宗元又岂是手软之人?师弟尽可放心。”

    两人心中都明白,方震此人性格睚眦必报,前次因他们之事受了门内处罚,必定记恨在心,入了魔穴后又失了顾忌,十有**是不会安分的。

    又密议了一会儿,张衍便辞了谢宗元出来,回到了自己厢房中。

    还有六天便是下月初一,海眼开关之日。

    时间说长不长,说短不短,张衍想了想,凝练玄光之种也不急在这一时半刻。

    澜云密册中所载幽阴重水威力奇大,前些时日却总是抽不出时间凝练,这里灵气充沛不在灵页岛下,不如趁这几日空隙炼化一滴出来。

    打定注意后,他便端坐蒲团,默默运转起法诀来。

    这法门他早已在残玉中演练不下百次之多,此时熟门熟路,气息运转如意,毫无滞涩之感。

    时间匆匆而过,到第六日的时候,他气窍中所有的寒气已被尽数化去,内视之下,只见胸中漂浮着一滴如同墨玉一般的水珠。

    这一滴水珠不过拇指大小,但是按澜云密册上所载,只这一滴便有千钧之力,只是未曾试过,威力究竟如何,他还不得而知。

    正在此时,张衍察觉有人在门外徘徊,不禁睁开眼睛,沉声道:“门外何人?”

    外面响起执事道姑的声音,“张师兄可在?今日海眼开关,几位师兄因前几日见师兄闭关,是以不曾打扰,言到请师兄出关后自去飞鹤楼上相见。”

    “我已知晓,你去吧。”

    张衍稍作整理一番,便出了偏殿,守名宫中不便飞遁,沿着石阶向上而走,大约一刻之后,便到飞鹤楼前。

    执事道姑查验身份无误后,这才放他入内。

    进入楼中,发现大殿正中有一个约十长大小的穴窟,翻腾的海水在其中涌动不止,发出隆隆声响,周围用白玉砌了一层围垛,看上去如同井栏圈一般,

    此处便是与魔穴相同的海眼。

    魔穴并非是僵死不动,其内的气机也如呼吸般涌动,每逢初一便往内吸摄,每逢十五往外喷吐,所以在初一这天只要顺着这口海眼中水流前行,便能直入其中。

    大殿中西侧的方向上,方震,冯铭及另外三个修士站做一堆,见他进来,除了冯铭之外,皆是投来不善的目光。

    而东侧,则站着一个面色苍白的年轻修士,神色平静,在那里不言不动,想来便是那名韩氏族人,他身后围着五名修士,看上去像是随从一流,然而他们神情中却没有哪怕半丝恭敬之色。

    此时,角落中传来一阵哭声,张衍寻声望去,见是刘韬似乎正与一个哭哭啼啼的女修说着什么,而谢宗元站在一边摇头,赵镇则环抱着胳膊一脸冷笑。

    张衍走过去,问道:“谢师兄,何事?”

    见张衍到来,谢宗元叹了一声,指了指那名女修,道:“那位是陈夫人,本是守名宫弟子,她丈夫前月进入了海眼之后,却是没再出来,所以此次哀求堂上诸人带上她同入魔穴,为此苦苦哀求,只差没有下跪,虽为修道之人,但她对其夫君倒也是一片真情。”

    张衍笑道:“修道人虽说修道,但还不是太上真人,七情六欲也还尚存,有人求功名,有人求富贵,亦有人求权势,这位陈夫人想必求得就是一个‘情’字。”

    谢宗元闻听此言,不禁打趣道:“那不知道张师兄求得又是什么?”

    张衍嘴角渐渐化出一抹笑意,道:“无他,长生不死尔。”

    谢宗元哈哈大笑一声,道:“然,超脱逍遥,无拘无束方是我辈所愿。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殿中突然响起一片闷雷声响,所有人的目光都不自觉往穴洞入口望去。

    那里的海水先是咕嘟嘟往外一冒,再像是被抽掉了下层一般,再形成一股漩流,往下缓缓陷去。

    有人惊呼道:“时辰到了,海眼已通!”

    方震一行人反应最为快速,见海眼一通,都是一掐法诀,待身上一阵宝光闪烁,一个个毫不顾忌往里跃入,几乎是进入其中的一刹那就不见了踪影,

    那名韩氏弟子捧起了一只香炉,举在手中晃了晃,一股烟气便将他与身后五人团团笼住,走进几步,亦是往海眼中一跃,顷刻间便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刘韬见状,看向程安道:“程师兄,我等也可启行了。”

    程安忙不迭取出一块牌符一挥,只见一道光芒闪过,一艘舟船出现在众人面前。

    这艘船扁平阔大,形似老龟,两侧置有机关闸门,上壁留有虚窗,可能是木性特别,船身异香弥散,闻起来神清气爽。

    赵镇迫不及待当先跨了进去。

    见众人纷纷离去,那陈夫人哭声更响了。

    张衍撇了一眼,见这陈夫人柳眉樱唇,身子骨看起来极为柔弱,哭起来凄凄切切,让人不禁生出一股同情之意,不过他却考虑的是另一件事。

    他喊住谢宗元,道:“谢师兄,陈夫人既是守名宫弟子,想必熟悉魔穴路径,对我等有利,为何不带上?”

    谢宗元摇头道:“我原先也是这么打算,可是沉香舟最多只能载五人,带不了她啊。”

    张衍沉吟了一下,道:“此事简单,我有水国珍王所赠的眩罗道衣在手,可避水火五金,师兄带上她便是,我一人独自前往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谢宗元颇为意动,又迟疑了一下,道:“只是如此一来,却委屈张师兄了。”

    张衍笑道:“何来此说,师兄等人不过先走一步罢了。”

    陈夫人闻听是张衍让出一个位置,擦了擦眼泪,过来一个万福:“妾身多谢师兄了。”

    张衍淡淡道:“陈夫人不必多礼,我的打算,想必你也明白。”

    陈夫人轻轻点头,道:“妾身知晓,师兄放心,往日由师尊带着,魔穴中妾身也曾往来多次,不敢说熟识,也算是能略辨路径。”

    海眼贯通魔穴,也就短短一个时辰,耽误不得,既已决定,众人也不多说,分别与张衍打过招呼之后便入了沉香舟内。

    不多时,此舟化作一道黄光腾空而起,”嘭”的一声往漩涡中一钻,须臾便不见了踪影。

    此时大殿之中再无他人,张衍法诀一掐,身上道衣便如方震等人般闪出蒙蒙光亮,望着那急速转动的漩流,他深吸了一口气,向下纵身一跃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