猪猪岛小说网 > 武侠仙侠 > 大道争锋>  第四十九章 阴魔肆虐 刀斩血魄 下

大道争锋 第四十九章 阴魔肆虐 刀斩血魄 下

    第四十九章阴魔肆虐刀斩血魄(下)

    这两名血魄宗的修士言语中已经透露了不少信息,那名男修的血魄似是已被方震毁去,而那名女修则像是实力未损,如果要动手,当是要先杀后者。

    张衍估算了一下自己与两人所站立的方位,虽然心中杀机愈加浓烈,但是神情却越发的冷静,他决定一旦动手,纵然不能杀死一人,也要将其重创,否则局面将极为被动。

    默坐了片刻后,他无声无息一转身,一滴阴幽重水从顶门钻出,忽地飞向了那名男修,此举他并未指望建功,只求能牵制一下此人,而他的全部注意力都集中在了那名女修身上。

    男修正说得高兴,眼角却忽然撇见一抹黑光向他飞来,不由吃了一惊,下意识拿起手中葫芦一挡,“砰”的一声,手臂上顿时传来一股如同排山倒海般的巨力,胸口一闷,便从石头上被打落下来。

    这一滴幽阴重水虽然看似微小,但实际上重若千钧,他显然没有防备。。

    几乎是在同一时刻,一道蓝色剑光也往女修颈脖疾斩而去,她反应也是不慢,察觉到不对,脚下一滑,任由身体往下落去,此时心头警兆忽现,见又是一道绿芒直奔她的侧面杀来,速度之快吓得她几乎发出尖叫,眼见就要将头颅斩下,她在空中猛的一扭腰肢,一个翻滚避开了要害之处,只是一条臂膀却被如意神梭那犀利的锋刃带了下来,顿时血如泉涌。

    女修发出一声惨哼,剩下的一只手忍着疼摸到白生生的肚腹上,将脐塞一拔,一道血色人影离体而出,起在空中之后顿了顿,便直往张衍藏身的地方奔去。

    张衍早已离开了原先藏身的地方,身形在雾气中若隐若现,见血色人影扑来,一抬手,召回星辰剑丸,同时一心二用,如意神梭再度切向了那名女修的脖子。

    只是有了刚才的缓冲,便没那么容易了,女修充满弹性的身躯在空中一顿,一旋,裙摆如轮飞舞,露出两条白皙长腿,足下尖头锦履似乎也是一件宝物,接连踢踏之下,叮当直响,竟然挡住如意神梭进击。

    张衍那边面对追逐而来的血魄,法诀一掐,剑丸在空中一个盘旋,斩落下来,哪知这一击之下,居然从血魄身上一穿而过,竟是不起丝毫作用,对方依旧其势不停地向他冲来。

    张衍目光一凝,显然这血魄已经炼化许久,血精似实还虚,不是那些无意识的阴魔可比,他这枚剑丸还未能附上玄光,是以对这种有形无质之物做不到一击破去。

    见血魄距离自己越来越近,连忙向后飘退。

    那女修见状,气焰顿时一炽,又一脚踢在如意神梭上,大叫道:“师兄,你我合力斩杀此人,夺了他的精元你我一人一半。”

    这几下交锋兔起鹘落,都是在极短的时间内完成,此时那名男修才缓过气来,只是脸色却有些发白,听了女子招呼,他应了一声,口中念念有词,将手中那只葫芦一晃,里面顿时喷出一坨墨绿色的气团,一路散发出难闻刺鼻的气味,往张衍身处的方位扑来。

    女修亦是连连催动血魄上前,试图一起夹攻。

    张衍脸上浮出冷笑,往后飘退的身形一顿,手中已多出了一支云纹朱笔,往迎面而来的血魄举手一抛,道了声:“去”

    似乎受了气机感应,宣命笔笔尖上三气勃发,在血魄上只一刷,便把那浓郁的色泽刷得淡下去了几分,原本那飘忽不定的动作也是一滞,不复先前迅捷。

    血魄与女修的神魂意念相连,现在陡然受创,她脸色一白,捂着胸口倒退了几步,手中拼命掐动法诀,神情慌乱的想要召回血魄,另一侧的男修也是拼命催气团压上,试图阻止张衍。

    张衍哪里容血魄轻易走脱?冷哂一声,不顾头上墨绿色的云团,驱动宣命笔又是一刷,霎时,血魄中的精气被一笔勾销,直接飘散在了空气中。

    女修凄厉一叫,仰天喷出一口鲜血,身躯一软,倒在地上。

    这时,张衍只觉一股令人作恶的气息传来,头脑不免一晕,他冷哼一声,袍袖一抖,一枚丹药落入掌心,再往嘴中一扔,含在舌下,神智顿时为之一清。

    抬头一看那团绿云,将回到手中的宣命笔往空中祭起,只一刷,这片气团便缺了一大块,接连几下之后,便变得支离破碎,往四下里溃散开来。

    男修不由脸色大变,一声不吭地将女修一把抄起,便往空中飞遁逃走。

    张衍一声冷笑,足下一顿,云雾自生,亦是起身飞遁,追了上来。

    由于带了一人,男修速度并不是很快,他很快追到了近处,骈指向前一点,一道青芒和一道蓝芒飞出,追着此人后背剪落下来。

    男修慌忙掏出一块骨牌,抬手一晃,化成一面青面獠牙的大盾,将他周身掩在其中,只闻“啪啪”两声,不知道这盾牌是什么来头,如意神梭和星辰剑丸竟然都被挡住了。

    剑丸与如意神梭犹自不停,轮番下击,一时间,密集的声响如同骤雨敲击屋瓦,可却始终破不开这面骨盾。

    张衍见状,眼睛一眯,伸手入袖,往镇魂砚上摸起,只是略一思索,他又放弃了这个打算。

    如果祭出镇魂砚,这男修只要牺牲那女修就能保住性命,这样一来,他还少了拖累,说不定还真能让对方就此走脱。

    他此刻见那男修神情笃定,且战且退,但是却仍是在这里四周转悠,分明是打得拖延的时间的打算,好等那位“李师兄”到来,心中不免冷笑,“莫非以为如此我就奈何不了你?”

    他双手一摊,一把兽面大刀凭空出现在了手中,大喝一声,遁速几乎在瞬间快了一倍,在极短的时间内就来到了那名男修面前,再高举这把得自渠昌的神兵朝着骨盾当头斩下

    男修没想到张衍居然行此一招,只是兽面大刀来势凶猛,他避无可避,只得举盾一架,“咔嚓”一声,骨盾当场粉碎。

    男修神色骇然,将女修随手一丢,转身欲逃,刀芒一闪而过,一条左腿却被带了下来,不禁发出痛叫,脸上一阵扭曲,身形也不由自主的一顿,这时第三刀又砍了过来,他根本不及躲避,只能眼睁睁看着刀锋距离自己越来越近,再当头落下。

    “噗嗤”一声,他整个人被从中一分为二,张衍刀锋一振,一转,顺势绞碎了元灵,再缓缓往地面落去。

    那名女修从空被丢下后,已是摔得半死不活,动弹不得,眼见张衍面无表情的一步步走近,慌乱道:“不,不要杀我,你有什么条件我都答……”

    张衍理都不理,走到近处,一刀将其拦腰斩成两段,再袍袖一挥,顺手拍散元灵。

    “当”的一声,张衍将刀柄重重往地上一杵

    连斩两人,刀锋上毫无一丝血迹,他只觉胸中一阵酣畅淋漓,难怪有那么多修士喜欢走力道,有一把神兵在手,如再有上乘玄功护身的话,什么法宝飞剑都不需在意,临阵冲杀,对敌时手起刀落便是一人,实在痛快不过。

    原本他也不是没过想捉一个活口,但是一想到魔宗弟子手段诡异莫名,不说问出来的话是否属实,若是还有什么追踪魂魄的手段,那岂不是弄巧成拙?还不如一刀斩了干脆。

    刚才听这两人言语,他们的那个师尊好像半月之后将至,此人竟然能把一条血魄放到千里之外,还能一气压制住数名明气修士,实力着实恐怖,不知道是什么境界的高手。

    张衍暗忖,以自己现在的修为,对上这样的高手无疑毫无胜算,不如寻一处安全所在,早些提升自己的实力。

    《太乙金书》上所载的功法只有到了玄光境才能显出威势,如能早日练成,届时也能有一拼之力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他将两人尸身上乾坤袖囊取下,余者也不去多看,用恶盐将残躯彻底化去后,便按照地图所示,朝着距离此处较远的一处洞窟急速飞去。

    就在他离去后不久,一个浑身有着浓郁血气的人影一闪,现出一个目光鹰隼,薄唇隆鼻的男子,他鼻子诡异的左右动了动,脸上先是出现疑惑之色,再是一阵阴沉。

    之后又有十数人陆陆续续地赶来,看见此人,都是恭敬行礼,道:“见过李师兄。”

    李师兄鼻子里哼了一声,算是答应,他目光下移,见有一名弟子手中拿着一人,便问道:“此人是谁?”

    那名修士道:“此是捉来的溟沧派弟子,特意赶来交予师兄处置。”

    李师兄身躯不动,一道血色玄光从头顶冒出,形成一只大手往下一拿,便将此人凭空抓起,提在眼前,沉声道:“我问你,你们此次来这魔穴有几人?都是姓甚名谁?可有什么好手?”

    如果张衍在此处,便能认出被抓这人便是赵镇。

    此刻面对李师兄逼问,他不屑一笑,道:“你这死人模样,分明是修炼了血元功,把自己弄得不人不魔,就你这样,也配审问你家赵大爷?来个痛快吧。”

    李师兄眼中现出一抹赞赏之色,道:“好,有骨气,我便成全了你。”

    血色大手将赵镇向上一甩,再上去将他整个人捏在手心里一抓一挤,一阵骨肉折裂的声响传出,片刻后,玄光一收,赵镇整个人便消失不见,此时无论是他的血肉骨骼,还是浑身精元,都已尽数被吸纳进了李师兄的体内。。

    李师兄一眼望去,目光中似有股淡淡威压,所有在场弟子不由自主低下头颅,不敢与其对视。

    半晌,他才缓缓开口,道:“师尊正在炼化真魔,有事弟子服其劳,你们几人往四处搜索,凡是见到溟沧派弟子,都速来回报。”

    底下众人轰然应飘天文学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