猪猪岛小说网 > 武侠仙侠 > 大道争锋>  第五十章 金木水火 玄种初成

大道争锋 第五十章 金木水火 玄种初成

    第五十章金木水火玄种初成

    张衍一路按图索骥,找了不少标示上所注明的地点,却都是不太满意,不是位置太过显眼,就是魔头厉害,不敢轻易进入,直到最后,他才在一个不起眼的沟壑中找到一处合适洞窟。

    这里位置隐秘,前后有两个出口,而且洞窟中还有一条地下的暗河通往别处,要是有什么异变,他顺着河流一游,便能及时抽身离去。

    将洞窟稍作整理,他在心中估算了一下此刻时间。

    尽管没有日晷时漏,但是修道人却能从五脏气机勃动上察知具体的时辰变化,现在大约是进入魔穴后第二日的酉时末。

    这即是说,为了寻找这处栖身修行之地,他已花去了整整一天时间。

    在一块削平的石台坐定下来,张衍这才有暇翻检那两名血魄宗弟子的袖囊,其中大多数是一些修道常用之物,没什么惹眼的东西,只是有一只小瓶中装的丹药却引起了他的注意。

    身为周重举的弟子,他自然是有几分见识的,一眼就分辨出来这是一枚“气血精元丹”。

    他脸上露出不出所料的神情,血魄宗果然在偷偷炼制这种丹药。

    这枚香气扑鼻,闻之便欲吞服的丹药其实是用修士的元精炼制,而且每杀死五名修士,才能炼制这么一枚丹药,这整整两瓶气血精元丹,怕不是杀了百数修士才能凑齐。

    不过仔细分辨下,依稀能看出每颗丹药中都有一丝淡淡血色,张衍点了点头,看来这些魔宗弟子现在还没这么大胆子猎杀人修,这应该是杀戮妖修后炼化所得。

    在道门十大门派的压制下,数百年来,六大魔宗行事低调,不敢明目张胆杀人炼丹,甚至连很多残酷凶邪的功法都被禁止修行,是以彼此相处还算和睦,凡提到东华洲修行门派,必然以**派一起称呼。

    实际上也并非六大魔宗一心改邪归正,而是因为很多功法需要各种诡异魔头才能修炼,如今却没有这么多魔头供他们所用,甚至常常有魔宗弟子为了捕捉魔头大打出手,是以各地一旦出现魔物作祟,便有魔宗弟子到来,比玄门弟子还要积极。

    因而这些年来,仙魔两道一直维持着一个平衡的局面。

    但是近些时日,张衍却听到门中流传着一个说法,说是千年魔劫将至,魔穴中的魔头会越来越多,无人知晓在哪里的另外四大魔穴也将一一现世,是以掌门决定拿下三泊,扩充门派实力,以应对魔劫。

    如果真是这样,那将会彻底打破东华洲现在的平衡格局,道魔两方大起杀伐是迟早的事情。

    张衍淡淡一哂,魔劫亦是人劫,魔心即是人心,杀劫将起,对他这等修道人来说又何尝不是个机会?到那时,恐怕真正为此担忧的,只是那一干力图维持原状的玄门世家吧?

    随手将两只袖囊收了起来,他的意识便沉入气海之中,内视了一眼静静悬浮在其中的那滴幽阴重水,心中感慨不已。

    按照澜云密册所言,幽阴重水数量越多,则威力越大,所以先前他对这一滴重水并不是十分看重,可是没想到击中那血魄宗的男修时,威力居然奇大,若是当时自己有三两滴在手,未必不能将其一击毙命。

    魔穴越往里深入,地河中的寒气也越重,这倒是凝练幽阴重水的好地方,相信静下心来炼化的话,在两月之中就可以凝成八至十滴重水,到时哪怕不靠法宝,在同辈中恐怕也难逢敌手。

    只是可惜的是,大敌当前,张衍并不会认为血魄宗的人会给他时间安安稳稳的修炼,为了保住他们能进入魔穴的秘密,必定会想方设法铲除这里所有的溟沧派弟子。

    甚至很可能在十五那天派人守住海眼出口,那么届时必然会有一场冲突厮杀。

    是以张衍没有选择,只能竭尽所能把修为及早提升上去。

    在修炼之前,为了避免阴魔侵扰,他从袖中取出一枚定神丹,张嘴吞服下去,然后将那枚金性云砂取出来。

    将其往空中一掷,待要落下时,一道灵气自顶门跃出,将云砂托住,悬在头顶上方一尺之地,张衍跌坐石台,放开心神束缚,任由气海中的元精往这枚云砂上冲去。

    外界充沛的灵气源源不绝****,不停催发灵机,使得八十一口灵气在胸中徐徐转动,不断滋生出元精,再往云砂上送去,一环推动一环,使得炼化云砂的过程不至断绝。

    若是在灵页岛,哪里能做到这种地步?恐怕只两三个时辰元精便枯竭了,想要继续,还需再花数日时间重新孕化。

    一天下来,头顶上的那枚云砂渐渐泛出一点若隐若现金芒,只是明灭不定,如同微弱的火种一般,似乎随时都有可能熄灭。

    张衍知道这是最为关键的时刻,不敢有丝毫懈怠,神意变得极为专注,只见这点金芒越来越亮,云砂在空中越转越急,吸摄元精的速度也愈来愈快。

    到了最后,这枚云砂“啵”的一声炸裂开来,成了一堆无用的粉末,向四周纷纷洒落,它其中金性完全被精元融合进去,一点耀目金芒在半空虚浮,如远夜中的星辰一般烁烁发光。

    张衍睁开双目,缓缓吐出一口长气,再将八十一口灵气重新收回胸中,伸出一根手指放在面前,那点光亮从空中缓缓飘落,停在了他的指尖上。

    顿时,一股砭肌侵骨的锋锐之气传来,便是神魂中也隐隐有一股刺痛感。

    他眼神中不禁流露出一丝欣然之色。

    终于凝成一粒玄光之种,以后只需不停用法诀凝练,滋养壮大,待这种子的光芒在气海中也能透顶而出时,那时便能踏入玄光第一重“灵明初照”的境界。

    他将星辰剑丸取出,驱动这一点玄光之种附在其上,只一催发,剑丸霎时化为一道光芒,伸缩吞吐不定,再一催动,便向外一撑,将他整个人都裹了进去。

    张衍抬头看了看,大笑道:“好,有了这一粒玄光之种,我便能演化剑丸,便是大小形状也任由我心意改变,且能裹住肉身飞遁,速度比腾云驾雾快上数倍不止,有此手段,遇上厉害修士,我即便不敌,也能远远遁走,不至于束手待毙。”

    以前他所驾驭剑丸的手法其实是极为粗浅的,各门各派,大多数是到了玄光境才算能真正发挥出剑丸的威力,而如今,他算是能堪堪运用其中一些法门,而且保命手段又多了一种,信心为之大增。

    这一粒玄光之种只用了一天便凝成,速度极快,他心中有了底,决定一鼓作气将所有的云砂一起炼化出来。

    稍作调息之后,他又取出那枚从桂从尧处取来的水性云砂,亦是往上一抛,用灵气托住再次炼化。

    接下来只用了两天时间,他便分别将水、木、火三性玄光之种一一凝练而出。

    然后到了第三天,却出现了一个异状,当他一起催动这四粒玄光之种的时候,位于气海中央的地方,自动生出了一点土黄色泽的玄种,其余四粒玄光之种子按照西金东木,北水南火的方位排列,团团围在四周。

    张衍惊讶的发现,这最后一粒土性玄光种子居然无需云砂,便自行衍化了出来

    细细思索了一番,再结合先前修炼时的细节,他不禁恍然大悟。

    原来五行相生,金性之种凝结后,催动其中金气,水性之种凝练时就快了几分,之后再用水气滋养木性,木气又助壮火性,四气一成,再一齐发动时,多余的元精无处可去,便化生土性,所以这最后一种根本无需再去使用云砂,自然而然便水到渠成。

    难怪后面炼化玄种时越来越快,原来是这个道理

    不过这也有处在魔穴之地,元精生生不息的缘故在内,要是在灵页岛上,休想做到这一步。

    “五种即成,待我x后入了玄光境界,便能修炼那‘五方五行太玄真光’了。”

    想到这里,他突然看见自己周身放出五色光华,似乎轻轻一动,便有移山倒海之能,不禁一笑,道:“尔等又来相扰。”

    原来又是那些幻魔来了,这一次是感觉到他心中向往大神通的欲念,所以又自动显出幻境,诱使他堕入其中,若是被迷了心神,便会为越来越多的魔头所趁,最终精魄散失,变为一具行尸走肉。

    张衍也没心思去驱逐它们,要知道,越往魔穴里深入,魔头便越多,阴魔、幻魔更是不计其数,烦不胜烦,他开始还出手剿灭,现在已经习以为常,大多数时间索性不去理睬,反正只要心神不为所动,它也奈何你不得。

    看着身侧那些幻境,他正要取出定神丹服下,这时,他心头莫名一动,将丹药放了下来,脑海中特意想出前世种种,还有那一起战斗过的同伴和好友的形象。

    果然,受他心念所染,不一会儿,他的眼前便浮现出一个个人影来。

    看着那些熟悉又陌生的人影,张衍先是怅然一叹,再是洒然一笑,道:“这便是我心灵中的破绽么?此次倒是多谢尔等让我看清自己,不至于以后被此道高手所趁。”

    这句话说出的一瞬间,他突然感觉心中一处空隙似乎被什么东西填补了上来,神魂与身体结合更为紧密,再无半点瑕疵。

    再抬头看时,眼前的幻境已消失的无影无踪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。.。

    更多到,地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