猪猪岛小说网 > 女生频道 > 七夜宠妃:王爷,我要休了你>  第1章:草包

七夜宠妃:王爷,我要休了你 第1章:草包

    痛,像是无数的触手蔓延在她的四肢百骸,这种强烈痛感,让她几乎晕厥。http://www.xinm/

    夜妖努力的握紧拳头,想要确认这种感觉是不是真实的。死人是感觉不到痛的,难道,她还活着?

    她挣扎着想要起身,但是全身的力气就像是被抽干了一样,她甚至连沉重的眼皮都睁不开,四周的吵杂的声音更是让她头痛欲裂!

    “三年过去了,夜大小姐还是那么的不中用?才过了几招而已,就已经爬不起来了?”一声带着冷笑讽刺的声音响起,一旁又传来一阵哄笑。

    这是一个三米多高擂台,台上站着一道鹅黄色的身影,手中拿着鞭子,模样十分嚣张。

    “草包就是草包!今日怎么这么不顶事?才一鞭子而已……”鹅黄色衣衫的女子又轻鄙的说了一句,挥着手中的鞭子,朝面前躺着的狼狈身影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夜妖咬着下唇,想要睁开眼看看这个嚣张的女子究竟是谁,可是有什么模糊了她的双眼。抬起手摸了一下,粘粘的,带着一丝腥味。

    这触感她再熟悉不过,血迹已经凝固,应该流下来至少都有半个小时了。

    夜妖将双眼的血迹抹掉,艰难的睁开双眼。

    一个模糊的人影映入眼帘,离她不到五步远的地方,立着一道身着鹅黄色襦裙的身影,等到那个人影越来越清晰,她顿时睁大双眼。

    这是个什么鬼?!

    她又迅速的朝四周望去,映入眼帘的是古色古香的建筑,就连一旁发出吵杂的声音正对着她们指指点点的人,都是人青一色的都是古装!

    她现在所处的环境说是一个擂台,更像是一个大型的演武场,她迅速的朝自己望了一眼,发现自己也是一身古装,而且身材明显缩水了!

    靠!穿了!?

    愣了几秒之后,她再次闭上双眼,深吸了几口气才平复此时凌乱的心情。

    南荣若水缓步上前,鄙夷的夜妖望了一眼。平常只要她一刺激一句,这个夜大小姐就算是只剩半条命,也会爬起来送上门来挨打,今天怎么半天没有反应?

    显然,她已经没有什么耐性,今天第一场就碰上夜妖这个草包,太晦气!

    她只想赶紧把这个草包收拾了,遇上一个强一点的对手,也让整个青玄的皇亲贵族都瞧瞧,她南荣若水的实力!

    听说琉王殿下已经回朝了,能在他面前表现一下才是她这一次的目的。

    “夜大小姐,你是自己跳下去呢,还是的等着被我抽下去?”她朝夜妖轻笑着询问,仿佛一切已成定局。

    夜妖深深的吸了几口气,目光也从震惊转为淡漠,落在面前的南荣若水身上,唇角微微卷起,似笑非笑。

    南荣若水神色微变,她竟然觉得夜妖这个样子让她的心里有一丝丝忌惮。因为她从来没有在这个草包的脸上看到这种表情。

    错觉,一定是错觉!

    “比试是吗?”夜妖缓缓站起身来,朝南荣若水的问一句。

    这个草包是疯了吗?南荣若水强压下心中的怒气:“落下擂台即输,你可准备好了?”

    此时,夜妖已经完全镇定下来,穿了就穿了吧,总比死了好。

    刚刚也许是还没有适应,现在她完全能够活动了,这具身子上的伤对她来说,也不是什么大问题,而面前的这个嚣张的女人,她更是没有放在眼里。

    虽然她什么都不清楚,也只能先过了眼前这一关再说。

    此时,南荣若水已经等不及了,不等夜妖有什么反应,直接出招朝夜妖逼了过去。

    面对南荣若水的逼迫,夜妖奋力相迎,那一鞭子对着她直接抽过来的时候,她抬手一握捉住鞭尾!

    南荣若水轻鄙一笑,这个草包还敢抓她的鞭子?她试着发力,却没能从那个草包手里抽出来,两人就这么僵持了一阵。

    突然,两人同时发力,还没有坚持三秒,夜妖的身子不受控制的朝前方倾去,狼狈的扑倒在地上!

    她差点石化,完全不相信倒在地上的人是自己。怎么能弱成这个样子?她只差没有捶地以表自己的愤怒。

    还好,这个身子没胸,要是放在以前这么摔一下,她非剁了眼前的这个女人不可!

    南荣若水微挑了一下眉宇,一脸不屑,冷笑道:“我还以为你长进了呢,平日里,只有被动挨打的份,今天还敢接我的鞭子?”

    夜妖的心里虽然尽是愤怒,可是不得不承认,这个女人说的没错,她这具身子,跟本就没有那么强的实力,只有被动挨打份!

    就这么认栽?

    就在她思量的时候,擂台正前方的坐位上,不时的有一些人影晃动,从衣着来看,个个都是非富即贵。

    南荣家的四小姐遇到夜家的大小姐,几乎没有任何悬念,所以看台上十分的吵杂,不少人跟本就没有将这一局看在眼里。

    一道雪色的衣角从不远处的走廊内闪过,看台上的所有声音戛然而止。

    不少人的脸色变得僵硬而又凝重,那是一种从内心深处表现出来的恐惧与恭敬。那道身影虽然还离着一段距离,但是众人便早早起身跪了下来,恭迎那道身影到来。

    他是青玄国的琉王殿下,随着他的身影出现,演武场上的气氛顿时变得压抑起来。

    众人的身子俯得更低了,没有一人敢抬起头来与他对视。

    琉王生得俊美无俦,而且又有着如玉一般的儒雅,哪怕再学富五车,都无法用笔墨贴切的形容出他的半分音容。

    但是,所有人都清清楚楚,儒雅只是表相。

    他手握龙骑卫,杀伐果断,曾衣不沾血屠杀饶国数十城!那个时候的他,也不过才十二岁而已。

    如今,他更是刚刚灭了赤燕回朝,听闻,他将来燕国的国君直接拦腰截断,尸身身悬挂城门而不葬,直到整个赤燕沦陷。

    就算他气质如玉,都有一种无法隐藏的肃杀之气,让人望而生畏!

    司马风霁缓来来到龙位下首,手中把玩着一枚精致的玉配,他的目光淡淡的扫过匍匐在他身前的这些人,最终落在擂台之上。

    擂台上的两人,还没有发现这旁的异常,还在对峙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