猪猪岛小说网 > 女生频道 > 七夜宠妃:王爷,我要休了你>  第4章:定亲信物

七夜宠妃:王爷,我要休了你 第4章:定亲信物

    夜妖抬头,朝司马风霁望了一眼,看着他带着笑意的俊颜,她只想狠狠挥过去一拳!

    古人都TM怎么了?这都什么跟什么啊?她的婚事就被这一群不相干的人给定下了?而且这种情况下,她竟然还没有一点反抗的余地。敬请记住我们的网址:匕匕奇小說nЫqι.com。

    好歹穿越一回,但是这原主一点有用的信息都没有留下,让她无所适从!

    她发现,她的人生从未有如此闹心过。

    “喜欢吗?”司马风霁晃了晃手中的玉,润渍的玉色在阳光的照耀下泛着迷人的光芒,而这光芒照亮了他那张俊美的容颜,那分风华气度无人可挡。

    刚刚还阴沉着小脸的夜妖看到那块玉佩,眼中有了一些光彩。

    “这块玉送你了,当做定亲信物。”司马风霁很大方的将那块玉摘了下来,递到她的面前。

    她压下心中的暗喜,拿着那块玉仔细的看了一遍,果然是好东西,握在手心里顿时有一种冷冷的润润的感觉,心情都好了几分。

    司马风霁看着她的模样,眉宇缓缓舒展,心中暗忖:一块玉就哄住了,目测应该很好养。

    谁知,下一刻,那个小身影突然朝他靠了过来,一只手朝他的脐下三寸之处袭去,狠狠的抓了一把。

    两人的距离很近,所以也没有人注意到她的小动作。

    只有司马风霁最能深切的感觉到,那一抓有多么的稳、准、狠!

    一瞬间,脑中的一根弦骤然崩断!血液逆流直冲脑门。

    这个应死女人!她竟然敢……敢如此在大庭广众之下做出这样的动作!

    “我告诉你,这才叫真正的猥琐。”她勾起唇角,笑容带着几分纯粹的坏意与邪恶。

    曾经,可以称之为十万强敌前而面不改色的琉王殿下,如今脸色一阵乌青,直到深深的吸了几口气才平复心中的波动。

    夜妖掂量了一下手中的玉,现想着刚刚那一抓,总算是没那么亏了。

    反正只是个婚约而已,日子还长着呢,先稳住脚步了解她现在的处境再说。她暗门夜妖什么时候让别人牵着鼻子走!

    司马风霁拽着自己的衣袍抖了抖,掩饰着被她袭击过后异样的部位,这个小东西,简直就是个桀骜不驯的小野兽!

    小东西,咱们来日方长!

    一旁被完全忽略的南荣若水,气得脸色青白,那块玉琉王殿下贴身带了十多年,竟然就这么轻易的送给了夜妖这个草包!

    “既然夜大小姐并未落下擂台,那今日还比不比?”她挑衅的询问一声。

    她心里的怨气不可能不出,正好找一个合适的机会,这一次,她一定要让夜妖狠狠的吃一次苦头!

    夜妖转过身去,差点忘记这里还有一个连抽了她三鞭的女人!她正想冲上去却被一只手拉住。

    “马上就到午时了,明日为本王的爱妃和南荣小姐加赛一场,一决胜负。”司马风霁阻拦了一句,这个小草包哪里是南荣若水的对手。

    “呵!”南荣若水轻笑了一下,要是放在平日,她绝不敢对琉王有这样的态度,可是今天她受的刺激太大了。

    她暗暗喜欢了十年男子,突然间成了别人夫君,而且还是一个处处都比不上她的草包!她哪里受得了!

    “王爷如此袒护,恐怕不好吧?演武比的就是一个公平。技不如人就输得心服口服,何必还要拖延一天?”

    夜妖想从司马风霁的手中挣开,可是却被他拉得死死的,今天她要不好好的收拾收拾这个小婊砸,她就不姓夜!那几鞭子可是打她得皮开肉绽!

    刚刚是穿越综合症,她还没完全适应这个身子,现在她有把握让那个女人讨不到半点好处!

    “胜负未分,你怎么就知道一定是本王的爱妃输?”司马风霁反问一句。

    一句“本王的爱妃”,说的夜老国公脸红到了脖子根上,更别提其它人,都不知道今天这琉王殿下是怎么了。

    “事实就摆在眼前,还需要怀疑吗?”南荣若水反驳一句。

    比起对夜妖鄙夷的态度,南荣若水虽然与琉王反驳,但是那模样如三月春水一般,她要努力保持着她美丽的形象,只想把夜妖那个草包对比到尘埃里。

    白莲婊!夜妖暗骂一声,又是一阵挣扎,可是那只手就是紧紧的握着她不松半分。

    “你想和她比?”司马风霁突然朝身旁不安分小草包询问道。

    “还用问吗?”夜妖白了他一眼。

    “去吧,别给本王丢脸。”司马风霁握着夜妖的手,好像在给她打气。

    一股暖暖的感觉从他的掌心传来,一瞬间注入她的体内。她有些震惊的看着他,微张着小嘴的模样,带着几分滑稽的可爱。

    浑厚的真气让她一瞬间信心倍增,看似长得跟个正面人物一样琉王,原来是个极品腹黑狼啊,竟然公然帮她作弊,不过这个手段她喜欢!

    “羸有赏,输有罚。”他又补充了一句,拿起一张雪色的帕子,将她脸上的血迹轻轻的抹去。

    你妹!公然调\/情吗?什么时候,他们的关系已经近到这种地步了?

    她一把拽过那张帕子,胡乱的在脸上抹了一通,朝一旁的兵器架走去,取了一根红缨长枪出来,在手中掂量了几下。

    那道雪色的身影,足尖一弹,身姿轻盈的回到看台上。撩开衣袍,风华无度的坐在皇帝的身旁,目光朝擂台上的那道娇小的身影望去。

    执着一根红缨长枪的夜妖,缓步走到南荣弱水的面前站定。

    她觉得自己这具身子,好像处处都透着一股子怪异,力气很大并不像没有内力的样子,但是好像身体内的经脉被硬生生截断,实力跟本就无法发挥出来。

    不过,这种情况,不是个完全的废物也好不到哪去。

    现在,她仗着刚刚的那一点点真气,对付一个白莲婊已经是信心十足。

    南荣若水看着夜妖拿着一根长枪出来,脸上带着丝毫不避讳的嘲笑,帝都谁人不知,夜家的这个草包徒有一身大力气,却是个练武的废物!

    鞭子出手,带着一声凌厉的哨响,直接朝夜妖挥了过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