猪猪岛小说网 > 女生频道 > 七夜宠妃:王爷,我要休了你>  第6章:不美会死星人

七夜宠妃:王爷,我要休了你 第6章:不美会死星人

    司马风霁顿时失笑,不过心情却很好,像是哄夜妖一样朝她淡声询问,“你想要什么?”

    夜妖低头看了一眼身上的伤势,竟然被那个南荣落水打成了这个样子,以后要是留下疤痕可怎么办?

    她可是个不美会死星人,如今这个身子就已经够惨的了,发育不良不说,再留下一身疤痕,光是想一想,她就受不了。更多精彩小说请访问xinbiqi.com

    “能弄点什么好的伤药吗?你看,我这,这,还有这都是伤,万一留下疤痕就不好了是吧?”她指了指自己的身上,为她以后的身材与美貌而深深的担忧。

    司马风霁笑意更深,眉宇一蹙,暗忖了一句:原来,还是个臭美的小草包!

    “就这么简单?”他反问了一句,想知道她还有没有其它的要求。

    妖点点头,这对她来说和命一样重要好不好!

    一口应了下来,越来越觉得今天这件蠢事做得挺有意思。

    “小姐,小姐。”随着一声呼唤,打断了两人的对话。

    只见两个丫头朝擂台这边飞奔而来,其中一个手里还拿着一件轻薄的风衣。

    “参见琉王殿下。”两人立即跪下行礼。

    司马风霁取过那个风衣,轻轻的披在夜妖的身上。

    这样的一幕,简直让人不敢相信,琉王殿下竟然还亲自给那个草包披上披风!

    夜国公看着那一幕,长长的吐了一口气,他的神色平淡无波,并没有显露出任何的情绪,实则心中却是悲喜交加。

    若不是夜妖她……

    夜妖低头,她发现他的手指很修长,白皙的手背上却有一道明显的伤痕,颜色已经很淡了,看得出来,这伤应该是很久以前留下的。

    他系好披风的系子,抽回手的时候,不经意的擦过她的下巴,痒痒的感觉,让她的心尖一颤。

    这还是头一次,一个陌生人能够离她这么近的距离,她竟然都无法设上防备。

    “回去吧,伤药稍候就会送到,再见我时一定要打扮的美美的。”司马风霁像是逗着她一样,随口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他刚刚已经看了一下她身上伤,只是一些皮外伤,伤口不深而且血已经止住了,不过这伤她好像并没有放在心上,小小年纪,忍耐力到是不错。

    夜妖一听,立即气鼓了双腮,这是什么口气?丫好像她是一只他养的宠物似的!

    可是斟酌的许久,她也没有找到什么合适的反驳的话语来回击他,只能气得她自己肺都疼了。

    她抬步朝前方迈步,头也不回的离去。

    红绡、红绫两个丫头立即追上自家小姐。

    夜妖一下擂台,迎面走来的就是夜国公,年过花甲的他脸上已布满皱纹,在外人的眼中他看起来有些深沉,思绪从不轻意表露,朝中众臣无不忌惮他三分。

    面对夜妖的时候,却有一丝和蔼与慈祥。

    不过他的脸上,此时实在看不出过多的情绪,让夜妖都不知该用什么样的态度去面对,正在思索的时候,只听夜国公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跟祖父一同去拜谢皇恩。”

    夜妖一声不吭跟在他身旁,朝坐在主位上皇帝走去。

    “不错,朕瞧着这孩子也不错。”皇上打量了夜妖一眼,神色到是十分的平和。

    “还不快叩谢皇上隆恩。”夜国公提醒了句。

    夜妖立即学着之前人们行礼的样子,“叩谢皇上隆恩。”

    “起来吧,朕见你枪舞的不错,朕前年曾让人打造过一柄长枪,便赐给你当武器。”青玄帝的声音再次响起。

    众人纷纷朝夜妖望去,神色各异。

    那柄长枪,可是皇上专门为七皇子打造的,谁不知道七皇子最擅长枪,可是至从上次的意外过后,那柄长枪打造好之后就一直藏皇上的私库里。

    怎么突然将这柄长枪赐于夜妖了?

    可见皇上此时,对夜氏还是十分器重,哪怕夜氏嫡系就只剩下这一个草包,而且还是个女儿身,迟早逃不过没落的下场,但是此时,夜氏的风头在朝中还是不输于其它三大家世族。

    夜妖立即再次俯身行礼:“多谢皇上。”

    她并不喜欢长枪,她只喜欢小而精巧的武器,不拘泥于哪一种,这所以在和南荣若水对抗的时候选择长枪,也只是为了对抗南荣若水的鞭子罢了。

    此时,有一些心思缜密的人似乎已经参透了一些这场婚事之中的玄机,琉王手握龙骑卫,就等于握住了青玄最强有力的一支军队。

    夜氏,已经逃不过嫡枝凋零的命运,这一场婚事,无非是相互牵制,皇上从中获得最大的好处罢了。

    而琉王此时如果不同意,恐怕也会让皇上心生芥蒂。

    当然,这只是众人心中暗自的想法而已。

    他们并不知道,从琉王接手龙骑卫的那一天起,他不想做的事情没有人能够勉强得了!

    “起来吧,夜爱卿可要好好的培养。”青玄帝又朝一旁的夜国公吩咐一声。

    “是!臣一定严加管教。”夜老爷子立即恭敬的回应了一句。

    夜妖的心中还有些郁闷,怎么脑中一点原身的记忆都没有?她有些担心,不知道这样下去,会不会穿帮啊?

    “都散了吧。”皇帝站起身来,在一旁帮太监宫女的簇拥下缓步离去。

    看台上的人也纷纷离去,不少有前来向夜国公贺喜,有巴结的也有就是走走面子工程的,这样一来二去,又耽搁了一些时间。

    直到看台上的人都走光了,一个一身云锦华服的少年缓步朝夜老国公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祖父。”夜轻颢恭敬朝夜国公行礼。

    “回府吧。”夜老爷子率先朝前方走去。

    夜妖愣了一下也提步跟了上去,这少年也是老头的孙子?可是夜老头对这少年的态度实在是不好形容,疏离、冷漠又好像有些排斥?

    她抬头打量了一眼这个少年,恬好少年也投来一道目光,她立即收起心思,跟紧夜国公。

    现在的她就像是个无主的游魂一样,脑子里乱成了一锅粥。

    走出了皇家校场,就只剩下两辆华丽的马车和一些仆从恭敬的候着几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