猪猪岛小说网 > 女生频道 > 七夜宠妃:王爷,我要休了你>  第10章:难道想我抱你上去

七夜宠妃:王爷,我要休了你 第10章:难道想我抱你上去

    一旁的宫女立即跪了一地,战战兢兢的大气都不敢出一声,贴身宫女浅夏跪在最靠近的司马曜熏的身旁,一时间也揣摩不透主子的意思。{新匕匕奇中文小說    m}

    应该不是为了夜家的小姐,才有如此反应吧?

    从主子的右手废掉之后,整个人都像是变了一样,做下人更是小心侍候。

    或许,是因为那柄长枪的事情让主子又想到了自己的残疾。

    浅夏现在都后悔死了,怎么好端端的要去提这件事情。

    司马曜熏拿起一旁的帕子,轻轻拭了一下手上的水渍,“都起来吧,传太医过来瞧瞧,本宫突感觉手上无力,连个琉璃盏都端不住。”

    夏立即如获大赦,回应了一声后率领着众人全都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大殿内,只剩下侧卧在床边的七皇子一人,他撑着身子坐起来,走到一旁的窗前,丝丝的微风吹了过来,让他的心情缓缓平复下来。

    “溟野,若有来世,我也绝不会放过你!”

    他抬起手,握着镂空的窗棱,上面突出的装饰刺入他的掌心内,血迹顺着手掌缓缓流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劈腿、欺骗、背叛,想要取我而代之……你还有脸问我,我喜欢过你没有?”

    他缓缓闭上双眼,手上的力道又加重了几分,“咔嚓!”一声脆响,雕花的窗棱裂开一道缝隙,他突然睁开双眼,神色有些恍惚的将手松开。

    那么大的爆炸必死无疑,但是他却离奇的活了下来,虽然换了个身份,换了一个时空,但是灵魂还是他的。

    夜妖呢?那个夜家小姐会是她吗?

    “是不是她,一试便知。”他缓缓吐出一口气,眉宇间露出一丝喜色,随后又被浓浓的担忧代替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时间过的很快,转眼间,过了七天的时间,夜妖身上的伤势也好的差不多了。夜国公的禁足令还在,她只能待在府内。

    “小姐,这是万味斋刚刚做好的点心,您尝尝。”

    夜妖摇摇头,天天都待在房里吃了睡睡了吃,再美味的吃食都腻味了。

    两个丫头见小姐精神不佳,无奈的站在一旁。

    “梳妆吧!”夜妖突然直起身子,走到梳装镜前。

    她只是让两个丫头帮忙挽发,自己描了一下眉然后润了下唇色,走到一旁的衣柜里挑了一件艳色的衣裙换上,气质与之前相比简直是脱胎换骨。

    两个丫头站在一旁,愣了半天没有说出一个字来。

    以前的小姐也漂亮,但就像是蒙尘的珍珠,而现在的小姐看起来好像洗尽尘埃,熠熠生辉。

    夜妖抬步朝外走去,她不能老是待在国公府内,出去走走也能多了解一下这个世界。

    书房内,夜国公正在奋笔疾书。

    “祖父。”夜妖的有些生涩的唤了一声。

    夜国公缓缓抬起头来,手中的笔一顿,一滴浓墨顿时落在纸上。

    平日里,最不注重形象的孙女,今日竟然这样的出现在他的面前,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。

    “伤势都好了?”夜国公许久才回过神来。

    “嗯,已经好了,疤痕都没有落下。”夜妖连忙撸起袖子给夜爷子看。

    她记得前几日,他可是说过伤势未好之前不能出府,现在她伤势都好了。

    “那是人家琉王殿下请了南扶风配药,这才好的这么快,要不然,非得给你留下一身的疤痕不可,看你长大了可怎么办。”夜老爷子虽然口上不饶人,但是语气却带着几分难以言喻的宠溺。

    “祖父,我都在家里憋了几天了,能不能出去走走?”夜妖小声的试探。

    “不行!”夜老爷子立即反对。

    夜妖一听,眉宇微微拧紧,“我就出去玩一个时辰,天天憋着都快无聊死了。”

    “要是实无聊,明日祖父便请个娘子,教你针织女红,也可以着手准备自己的嫁妆了。”

    绣,绣嫁妆?!夜妖的眼角控制不住的抽搐了两下。

    “国公大人,琉王殿下驾临府上,此时已入了府门了!”小厮的急切的声音从门外传来。

    “琉王殿下?老夫这就前去相迎。”夜国公连忙和放下手中的毛笔,刚走几步又转过身来朝一旁的夜妖招手道,“你和我一起去。”

    夜妖立即摇头满脸不情愿,“我不去!”

    她可不想再见到那什么琉王,抬步就往外走去。

    只顾着往外冲,突然撞到一堵硬硬的东西,身形不受控制朝后倒去,突然腰间一紧被一股力道拽了回来。她的脸恰好贴在他的胸前,姿势暧昧。

    “这么急着出去,可迎我去呢?”司马风霁笑问。

    迎你妹!夜妖一口气堵在胸口,一把将他推开,她使的力气很大,没有防备的司马风霁都退后了两步。

    夜国公的脸色简直憋成了猪肝色,连忙上前一步将夜妖拽到身后,朝司马风霁一辑:“不知琉王殿下驾临,有失远迎。”

    “国公不必多礼,今日城外有庙会想是十分热闹,本王刚好闲来无事,便来带上爱妃一同出去散散心。”

    “我刚好还有事,没空出去。”夜妖立即摇头。

    “好,好!妖儿刚刚还说在府上待得无聊,正好与琉王殿下一同出去。”

    司马风霁看着紧咬着下唇的夜妖,灿笑一下,“那我们这就出发了。”

    “有劳琉王殿下。”

    卧槽,卧槽,这两个人当她是死人吗?!夜妖瞪了这老头子一眼。

    夜国公装着什么也没有看到,笑着交待,“妖儿,这一路上,一定要听殿下的话,知道吗?”

    夜妖还没有来及反驳,就感觉掌心一热,小手立即被一只大手包得严严的。

    “国公大人放心,不听话也无所谓。”司马风霁握着那只小手,如若无骨的手感还不错,一边享受手感的他,心情不错的又补充了一句:“要是不听话,本王自有办法收拾她。”

    这一句话带着几分暧昧,听得夜妖全身的汗毛都竖起来了,只想找个地方静静的吐一吐。

    夜国公那里却是笑眯了双眼,“好,好!琉王殿下,若是妖儿不听话,只管打骂随意。”

    这世界,真Tm的黑暗啊!夜妖几乎是被司马风霁拽着出了国公府。

    府门前,停着一辆奢华的马车,夜妖四下瞧了瞧,确定就一辆,难道说,她还得和这个琉王共乘一辆车?

    司马风霁垂眸看着身旁的小东西,只见她还一脸不情愿。他刚刚可就听到她在那里央求着国公想要出府。他正好就是来带她出去的,结果一看到他就摆着这一副不情不愿的脸色。

    “明明是你毁我清白在先,你这样的态度怎么像一点都不情愿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夜妖正想反驳,可是想到那****一时气急做出来的行为,顿时语塞。

    “不情意的人也应该是本王才对。”

    这个世界上,怎么有这么不要脸的人?

    “愣着干嘛?难道是想我抱你上去?”

    真没有最不要脸,只有更不要脸!夜妖白了他一眼,但是她相信他说到做到,立即甩开他的手,利落的爬上了马车。

    司马风霁灿然一笑,跟了上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