猪猪岛小说网 > 女生频道 > 七夜宠妃:王爷,我要休了你>  第11章: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

七夜宠妃:王爷,我要休了你 第11章: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

    马车内的空间十分宽敞,而且里面装饰也是十分精致,几乎就是一个移动的小房子,夜妖坐在一旁的软垫上,柔软的感觉像极了她原来卧室里的那个懒人沙发,她顿时舒展四肢靠在上面。 新匕匕奇中文网新地址:wwwm 

    司马风霁掀开车帘就见到这一幕,他跃过那只横在面前的小脚,坐到另一侧。

    “你这样的姿势……”

    夜妖挑了一下眉宇,带着几分慵懒回应道,“我可不是什么大家闺秀。”

    没想到,这一句话,换来的却是他的一声轻笑。

    司马风霁又朝她上下打量了一眼,补充道,“你这样的姿势,倒像是邀请我应该做点什么。”

    夜妖顿时石化,还从来没有一个人能让她无法应付。

    她的心里别提有多郁闷,想着他刚刚所说的话,不由自的坐直了身子将衣裙拉好,甚至连微松的衣襟都又扯紧了几分。

    司马风霁眼中的笑意更深了几分,朝外面的人吩咐一声:“出发吧。”

    马车晃晃悠悠朝前方走去,丝毫不觉得颠簸。

    两人没有交谈,司马风霁随手拿了一本书翻阅起来。

    夜妖对于马车内的装饰很感兴趣,她伸手拨弄了一下,竟然发现两旁还有一些暗格,轻轻一推,暗格就自动弹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这么先进!”她忍不住赞叹一声。

    司马风霁抬眸看了她一眼,任由她在马车里翻腾着。

    外面紧跟着的侍卫秦风简直不敢相信,主子一向喜静,这夜家小姐的性子,怎么看都不会是主子喜欢的类型啊?

    马车里不时的传出翻书的声音和夜妖到处翻腾的声音,司马风霁目光不时的朝她望去,最后全然没有心思看书,目光随着她的动作移动。

    她怎么就这么的活力?渐渐的,他发现,她喜欢的东西都是那种很精美的甚至是无可挑剔的东西。此时,她正在研究车窗帘下面的坠子。

    那坠子是用紫檀木雕刻的,圆筒的形状,镂空的外观,雕以睡莲装饰,但是技巧都在圆筒的里面,里面刻的是条小船还有一池睡莲,栩栩如生。这还是一根木头雕成的,不见分割的缝隙,就说明这是从外到内雕刻的,而且是一次成型,紫檀木削成的圆筒大小只不过拇指一般粗细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,夜妖是一个很有眼光的人,就她现在看上的这样东西,放眼这个世上也只有两个,全都装饰在了琉王的马车帘子上。青玄也就只有琉王能够如此奢华,吃穿用度,无一不精致到无可挑剔。

    “喜欢?”他挑眉问道。

    “嗯,太漂亮了。”夜妖拿了起来,左右看着爱不释手。

    “想要?”他又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我也可以买。”夜妖用了一个合适措辞。

    “这东西,我还真不好估价,你还是放下吧别摸坏了,整个青玄就这两个,而且会这种功夫的老匠人都故去多年了。”司马风霁说完,目光落到书上。

    夜妖真的很想揍了他!她将手里的东西轻轻的松开,感觉整个马车里的气氛都很压抑,倒在一旁的软塌上无聊的问了一句,“还有多久能到?”

    “大概一个时辰吧。”

    “那么久?!”夜妖蹭的一下坐起身来,她的动作有些过猛,衣襟都落到肩膀上了,不过她丝毫都没有发现。

    “以后,别穿这样的衣裳了。”他突然丢出来一句。

    夜妖低头朝自己身上瞧了一眼,马上将衣襟拉了回来,“色\/狼!”

    “我到是想色,可你有吗?”他头也不抬反问一句。

    夜妖被这一句话堵的肺都要炸了,揭人不揭短,打人不打脸,这人嘴怎么那么毒呢!

    “今天打扮的到是挺美的,不过这种衣赏不适合你,胸前无物衣衫就会显得松垮。”他的目光全都在书上,说着这样的话题也是一本正经。

    损人TM还损的如此高冷淡漠,夜妖简直要气炸了!可是这干瘪的身材,实在是让她没有底气。

    半天不见她出声,司马风霁朝她望了一眼,这可不像她的风格,突然这样忍气吞声还真让他有些不太适应。

    又等了一会,只见她吭吭哧哧的说了一句:“我年龄还小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。”司马风霁放声大笑,这个小东西,竟然还有这么可爱的一面。

    夜妖气得呼吸都有些不畅了,这个司马风霁,他们俩个的八字一定不合,而且还五行相冲!

    突然,他止住笑意,朝她的方向倾了地来,她只觉得衣衫一紧。

    “你,你想干什么?”她惊呼一声,正准备朝后逃开他的包围,他已经抽身离去。

    不知道怎么的原本有些松松的衣襟突然变得紧了几分,她扯了一下都没有扯开,这样再也不怕衣襟掉到肩膀上,露出半个香肩了。

    “你我已经夫妻,虽未行大婚这礼,此等行为也属正常,况且,只是整理衣衫并没有肌肤之亲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还没有成婚呢!男女有别,非礼勿视你懂吗?”夜妖立即气呼呼的反驳。

    他再次倾了过来,夜妖还没有注意到他的动作,就感觉衣衫一松,她立即抬手拉紧要滑落下肩膀的衣衫,抬起小脚朝他的两腿之间踢了过去。

    他轻松的将她的腿夹住,身子又朝她倾了几分,两人的双腿相互交\/缠在一起,难分彼此。

    他勾起一根手指,把玩着她肚兜的带子,“我觉得这样才算是非礼。”

    你妹!这就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?他还真是个会记仇的人!

    他手指不经意的摩擦过她的锁骨,她身形一颤挣扎了一下,可是被他压住,跟本就动弹不得。

    “我们是夫妻,谈何非礼呢?你说是吗,小东西。”他笑着询问。

    炽热气息萦绕在她的脖间,让她无处可逃,甚至一点反击的机会都没有。

    “谁和你是夫妻!”她控制不住的吼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夜国公亲自提亲,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要你对我负责,皇上金口玉言赐婚,你说是不是?”他的声音带着几分玩味,却透着一股危险的气息。

    “我什么都不记得了!”夜妖说得理直气壮。

    “我差点忘记了,爱妃偶犯失忆,但这么重要的事情怎能忘记?我倒有一个法子,让爱妃永远都会记得咱们的婚约。”

    他说完,从她的身上抬起身子,将她的衣衫重新整理好。

    什么法子?她的心里突然有一种不好的预感,可是她张不开嘴去问,心里简直是怄死了!

    她怎么会沦落到这个地步?以她以前的身手,就算是打不过他,也不可能任他摆布!

    司马风霁拨开车帘,只见一道黑衣的身影立即靠了过来。

    这么近的距离,夜妖都没有听到这主仆二人说了些什么。

    她心里那种不安的感觉更加强烈了。

    “时辰还早,你可以睡会,到了我叫你。”

    夜妖拉起一旁的毯子盖在头上,经过这么一折腾,她哪里还睡得着!不过她也不想面对司马风霁。

    他朝鼓着一肚子气的她看了一眼,唇角微微上扬。

    此次回帝都,琉王妃的人选必定要尘埃落定,但这个小东西却是他亲自选的。

    所以,只要她乖乖的,他便护她无虞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