猪猪岛小说网 > 女生频道 > 七夜宠妃:王爷,我要休了你>  第16章:拿开你的手!

七夜宠妃:王爷,我要休了你 第16章:拿开你的手!

    夜妖勉强睁开双眼,眼的一切都有些昏暗,可见已经到了一定的深度!

    这样的情况下,她却没有一点办法逃生。(閱讀最新章節首发m)

    难道,就这么再死一次?

    突然,水中游来一个黑影,朝拽着夜妖的两人冲去。

    她隐约瞧见,那个东西有长长的尾巴和鱼鳍。脚踝上的禁锢松开,那两人迅速的游走,仓皇的躲开那个不明物体的攻击。

    她挣扎着想往水面上游去,可是越是挥动着双手,她的身子就越吃力,反而更往水底深处沉去!她忍不住张开嘴巴,水立即灌入口中呛得她的肺部一阵辣痛好像要炸开一般。

    憋了这么久,再加上突然灌入的水流,差点让她失去本来就已经逐渐薄弱的意识。

    水面上已看不出刚刚的水波,平静的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。

    “主人,王妃还没有找到,可能……”秦风突然跪了下来,“属下失职,请主人降罪!”

    司马风霁面若冷霜,目光始终盯着夜妖刚刚掉下去地方,他的身前同样跪着十几个湿漉漉的身影。

    在秦风跟丢夜妖的时候,他就已经赶来,却听到夜妖落水的消息,这些人计划的如此周密,夜妖落水的地方就在水边,不可能太深,显然,水下还有安排!

    他解下繁缛的外衫,跃入水中。

    “主人!”秦风大叫一声,也跟着跳了下去。

    刚刚爬上来的那十几个人又跳到水里。

    夜妖已经放弃挣扎,她的意识已经在一丝丝的抽离,从落水到现在,她感觉时间好像过去一生那么漫长。

    突然,身子被什么托住朝水面上缓缓升去。

    她侧目看到一条像鱼一样的黑影,就是刚刚攻击拽着她的那条不明生物!

    见她在看着它,竟然发出“吡”的一声。这样的情况下,她应该是听不到任何声音的,可是她可以肯定这不是幻觉,她是真的是听到了。

    甚至,还有一种说不上来的强烈感觉,她能感觉到这条鱼一样的生物竟然还在安慰她,在让她再坚持一下。

    突然,她的身子一轻,那条鱼儿仓皇逃走,她又控制不住的朝水底沉去,她依稀看到一个人影靠近,腰身一紧被人紧紧的抱住。

    接着,软软的触感从她的唇上传来,一丝让她渴望的空气渡入她的口中,她突然好像活了过来一样,疯狂的含着那处柔软汲取着那一丝丝空气。

    司马风霁只是想渡一口气给她让她先撑着,没想到她那么贪婪。

    小小的樱唇软软绵绵,让他的心中有一种说不上来的感觉,第一次与一个人如此亲昵,痒痒麻麻的感觉他的唇畔荡漾开来,一直到心底深处,惹得他的心中仿佛泛起了一丝涟漪。

    夜妖已经落水了这么久,仅仅靠这一点气息是不够的,他立即凝具内力朝水面上迅速的游去。

    冲出水面的那一刻,围在岸边的无数人同时瞧见,琉王殿下抱着夜家小姐两人紧紧的贴在一起,而夜家小姐的手攀在琉王殿下脖子上……

    两人还在接吻?!

    此时,岸边的人没有一个敢发出一丝声音,只是呆呆看着这戏剧性的一幕。

    站在最前的南荣若水唇角的笑意都僵了,刚刚还有些雀跃的心情突然沉入谷底。这个草包都已经落水这么久了,竟然还能活着回来!她简直气得牙根发痒。

    人群中的另一端,赫连胤的目光也盯着冲出水面的两人一眨不眨。

    他的表情一直很凝重,直到看到夜妖被司马风霁带出水面才渐渐放松了一些,可是看到两人亲昵举止,情绪又控制不住的绷紧。

    司马风霁松开怀中人儿,她已经昏迷过去,他飞身而起落到岸边,直接抱着怀中的人大步离去。

    他刚来到小院,就边一身僧衣的男子站在院门处,他并不像寺里的和尚一样,而是留着长长的青丝,耳鬓两边的发丝缠在脑后,用一根普通的麻绳绑着,他的发丝柔亮如同丝绸,衬得他那一身气质也多了几分恬静柔和。

    一看到他,仿佛天塌下来,都能让人不由自主的平静下来。

    “莲华大师。”司马风霁停下脚步。

    “听闻有人落水,我特意过来瞧瞧。”莲华的声音无法形容,听在人的心里如同听着一曲曼妙的乐儿曲,余音绕梁。

    “有劳大师。”司马风霁立即将夜妖抱入房中。

    莲华看着床上的女子,眉宇微微收紧,这女子……

    他上前朝夜妖的胸空虚空处点了几下,昏迷的中的夜妖突然呛了一口。

    司马风霁将她扶了起来,还没有来得及侧过她的身子,就被她吐了一身水。

    “我已经为她疏通了气息,已经没有大碍,但她腹水积水太多,按压她的胸口直到她将水吐出来为止。”莲华说完,转身离去。

    司马风霁将她放了下来,按着她的胸口,稍稍使力她又呛出了一口水,这样反复按压了几次,直到她没有像刚刚那样吐水出来才停手

    夜妖大口大口的喘息着,她感觉全身都没有一丝力气,气息也有些沉重,许久之后,她才渐渐恢复,睁开双眼看着面前司马风霁。

    她怎么也没有想到,跳入水中将她捞出来的人会是他。

    “好些了吗?”

    有气无力气的回应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放个灯都能掉到水里,没用!”

    夜妖刚刚才恢复一点,被他这一句话气得喘不过气来,还好有一只手一直在她的胸前给她顺气,才让她舒服一些。

    等等!一只手……在她的胸前……给她顺气?

    她抬起自己的双手,她的两只手都没有放到胸前,那一直摸她胸的人是谁?

    她一把抓住那只手狠狠的甩开,捂着胸口坐了起来。

    司马风霁看着她的反应,原本有些温怒的神色突然缓和了一些,目光落到她护着的某一处,嘴角微微扬起,“要是有护着还情有可缘,平平如野有什么好护的?”

    夜妖拿起一旁的枕头,狠狠的抽在他的脸上!

    “没心没肺的小混账!”司马风霁扔了枕头站起身来,“这么不中用,这两天就不要出小院了,省得给我丢人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