猪猪岛小说网 > 女生频道 > 七夜宠妃:王爷,我要休了你>  第17章:乖的话有肉吃!

七夜宠妃:王爷,我要休了你 第17章:乖的话有肉吃!

    夜妖简直气得肺疼,看着那道背影,真想朝他狠狠的踹一脚!

    要不是他犯抽的让她去放灯,她能被人算计吗!

    他竟然还好意思说她没用?!她深吸了几口气,才平复激动的心情。 新比奇中文网www.xinbm 

    他应该不知道她是被人害的吧?这样的事情,说出去又有谁信?

    她叹了一口气,靠在床上。不知道这具原身究竟是得罪谁了,非得有人要致她于死地!而且手段还这么毒辣。

    上一次,在擂台上的时候没有得逞,这一次又追到了莲华寺,若不是她命大,今天就要葬身水底了!

    而且从这两次的行为来看,想要她命的人都安排的滴水不露,绝对不是一般人能做得出来的。

    她仔细的回想着今天所经历的一切,从有人碰落她的祈愿灯时起,她就已经被人盯死了,秦风也是那个时候突然不见的。

    后面,她就一步一步的踏入敌人设好的陷阱。

    今天要不是那条大鱼一样的生物在紧要关头救她一命,她可能要被那两个人拖到水底更深处!就算是司马风霁下水来,也不一定能够及时找得到她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司马风霁出了院子,目光朝跪在面前属下扫去,润玉一般的容颜露出平日不曾见过的冷峻,渲染得周围的气氛都是死寂一般的凝重。

    秦风衣衫带血,其它几人的脸色也都带着几分青白。此次的失责差点害死王妃,不待主人下令,他们已经自行去领了惩罚。

    他们的心里清清楚楚,这一点点责罚,也不足以弥补此次的失误。

    “可查到什么线索?”司马风霁冷声询问,以前的事情他不再过问,但是从夜妖与他有婚约那天起,就是他的人。

    现在,还有人敢在他眼皮子底下动手,这就是在挑战他的底线!

    “回主人,还没有。”秦风低头,没有丝底气,“不过请主人给属下五日,不!三日时间,属下一定查出来!”

    “三日之后,若不没有结果,你就不用回来见我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秦风面如死灰,拱手应了一声。

    司马风霁转身,朝小院走去,他将夜妖放到了自己的房里,走到房门前的时候,他停下脚步,走到一旁石桌前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他的世界里其实很简单,只有三种人:一是敌人,二是盟友,三是无关人等。

    至从他应下夜氏的婚事之后,他的人生,好像有一点点脱离的轨迹。

    夜妖……夜妖,他都不知道将这个小混账分到第几种人里去。

    这一次,对她下手的人,究竟是谁?四大家族的纷争一直都在暗中进行,夜氏一族已经凋零如此,夜妖一死便彻底的斩断了夜氏一族所有的希望。

    想要她的命的人,究竟是冲着她来的,还是冲着夜氏来的?

    夜氏一倒受益的人实在太多了。

    青玄国事,均由三公决断再呈报给皇上圣夺,而夜相国位列三公之首,又深受皇上器重,几乎是一手遮揽朝堂之上的重要事务。

    正是因为夜氏后继无人,皇上才敢如此放手将国家大事交于夜国公之手。

    赫连氏,曾与夜氏有宿仇,夜国公的独子,就是因赫连氏遭难,这一次,会不会是赫连氏下的手?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这样都死不了,她是九命猫妖吗?”南荣若水重重的拍了一下桌子。

    “小姐,你小心手上的伤。”一旁的婢女小心翼翼的提醒。

    坐在她面前的南荣轻云放下手中的玉杯,抬眸朝气得只差没有大声咆哮的亲妹妹望去,他不知道为什么,他妹妹以前只是讨厌夜妖,现在好像恨上了这个夜妖一样。

    “若水,这件事情,你在外面不准备提起。就算是别人说起来,你也不要搭话,知道吗?”

    “哥,你怕什么?我南荣一族还怕她夜氏不成!”

    “你的伤该换药了,这一次,咱们来的目的是莲华大师的无量之签,其它的事情,一律跟我们没有关系,听到没有?”

    荣若水不甘心的应了一声。

    究竟是谁要杀夜妖?这个草包,还得罪了谁?竟然让人不惜在莲华寺就动手了,不过这样也好,不管是谁杀的夜妖,她只要一个结果,那就是让夜妖死!

    她虽然有心想杀了夜妖,但是她现在却没有那个能力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傍晚时分,小沙弥又来送斋饭,因为还没有向厨房交待,送的依然和早上一样。

    夜妖看着两份完全不同的饭菜,再看看一旁一脸淡定自若的司马风霁,她简直想要暴走!她坐在床边,看着那一桌子的分开摆放的菜,一边是就一碟臭豆腐,两个馒头,另一边,又是素茶又是清粥。

    小沙弥感觉到气氛不太对劲,匆匆放下斋饭就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夜妖还有些虚弱,一下床就感觉头有些眩晕,原身虽然也刻苦练武,可是从来都不得其道,导致吃了这么多苦,却没有多少进步。

    突然,胳膊一轻,她直接被他拎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放开我!”

    “想吃臭豆腐,还是想吃素斋?”他清隽的声音在她头顶响起。

    “君子不受嗟来之食,大丈夫不为五斗米而折腰!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了?”他饶有兴致的询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!我……”她越来越没有底气,“我是个女子,那些东西关我毛事!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。”司马风霁控制不住的大笑,他发现,就是觉得她这个样子,越看越顺眼。

    他将她安顿在桌子的一旁,拿了一双筷子放到她的手里,“吃吧,因为在莲华寺,是佛家之地,只能用些素菜。”

    “总比臭豆腐强!”她随口说了一句,端起一碗清粥一口气喝完。

    看着着她狼吞虎咽的样子,他的眉宇缓缓舒展,心中好像有一丝柔情化开,溢满了整个心扉。

    “以后要听乖一些。”

    夜妖差点没被饭呛死,她感觉现在就像是一只宠物狗,他哄着她的神情与语气都像极了哄着自己的爱宠。

    她更感觉,这一句话,好像有什么深意,而他故意说得浅显一些,为的就是让她听得懂。她敢肯定,他一定早就把她原身的一切调查的清清楚楚。

    丫个呸的,当她是智障吗!

    “乖与不乖有什么区别?”她脱口而出。

    “乖的话,有肉吃。”

    夜妖咬了一口馒头,心中暗忖:吃你妹啊!

    夹起一筷素斋放到嘴里,寡淡的味道,让她不由自主的怀念起肉味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