猪猪岛小说网 > 女生频道 > 七夜宠妃:王爷,我要休了你>  第18章:一定是甜的!

七夜宠妃:王爷,我要休了你 第18章:一定是甜的!

    窗户微开,吹进来徐徐凉风,司马风霁坐在窗口,白色的衣角随微风轻轻飘动,他的衣衫竟然在夕阳的余晖之下,泛着淡淡的琉光。 新比奇中文网www.xinbiqi.com

    夜妖坐在一旁,看着那道飘逸的身影,真有一种感觉,下一秒他就要羽化成仙。

    原来,他这一身华衣,并不是白色的月光锦那么简单,还用银丝线做了暗绣,虽然平日里也不怎么看得出来,费这功夫干嘛?

    这就是有钱任性!

    他转过头来,冲她浅浅一笑,如一抹轻云扶风而过。

    “过来。”他朝夜妖勾勾手指,顺的将手里的书扔到一旁。

    夜妖抬步走了过去,坐在他的对面,等到她发现自己竟然就这么过来了的时候,心里顿时暗骂自己,怎么这么没出息,他一招手她就过来了!

    “这样感觉如何?”

    “什么感觉?”她懵懵的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你一直盯着我有一柱香的时间了,不是被我所迷?如此近看的感觉如何?”

    言谈间,他的唇角微微上扬,带着几分邪魅,琥珀色的眸子盯着面前的小女人。

    “看你几眼又怎么样?”夜妖双手抱胸反驳了一句,直接站起来朝他倾身欺了过去。一只小手,勾起他的下巴仔细的端详着。他不是让她近看吗,她就好好的看看!

    “没有人告诉你,你长着一副孤命相?”她故意毒舌的胡诌了一句。

    司马风霁没有想到,她会有这么大的胆子,突然凑近的小脸嫩如凝脂,同时也有一股馨香扑鼻而来。这小东西味道,一定是甜的!

    “以前或许是孤命相,不过现在不是有你吗?”他的目光,始终盯着她,含着几分笑意。

    她张了张嘴,无从反驳,而他的目光让她渐渐的有些窘迫。她的手缓缓松开,在离开他的下巴的时候,突然被他握住。

    他用力一拽,将她在怀里转了一圈,从身后将她搂住。

    她跃坐他的腿上,上身完全陷在他的怀里,“你干什么呀,放开我。”她挣扎了几下都没有逃脱。

    “我自己的人,抱抱还不行?”他邪魅的声音响起。

    “抱你妹啊!你给我松开!”她怒喝一声,“你要再不放,我咬你了啊!”

    说罢,她咬住他的手腕,他缓低头唇碰到她的耳迹,一股电流迅速的窜遍她的全身,让她的身上一阵酸软,一点力气也使不上来。

    “你咬吧,你咬的我的手,我就咬你的耳朵。”他说完,竟然真的含着她的耳垂!

    她立即松开他的手腕,呼吸有几分基急促,他的气息将她团团包围让她无处可逃。温热的气息让她的心底,窜起一阵燥\/热。

    “我已经放开你了,你马上松开我!”她简直不敢相信,自己的声音竟然这么软绵无力。她明明是很想有气势大吼啊!

    司马风霁看着她的模样,笑意在眼底浓浓的晕染开来,才这么碰了一下就成了现在这个样子,简直让他想要多欺负一会,这个小东西,他真的是越看越满意。

    “你放开我!”她又挣扎了一下,还是没有挣脱他的怀抱。

    “没想到瘦成这样,抱着却是那么软,别动,让我再抱一会。”

    夜妖深吸了几口气,“你说话不算话!”

    “我有说我要放了你吗?”他反驳一句,声音都带着几分笑意。

    夜妖简直气得肺疼,她干脆不和他争辩,使出全身的力气剧烈的挣扎起来。

    突然,耳边传为一声暗哑的声音,“你要是再扭几下,我们今天不如先把房圆了!”

    “司马风霁!”她深吸了一口气,咬牙切齿的又道:“你这叫强\/暴幼女!”

    “强暴也得你能反抗到底,我觉得你应该没有这个定力。”

    “你哪来的自信?要是你能让我有一点反应,就算我强\/暴你!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他的声音带着几分邪恶,仿佛还带着一丝期待,“要不然,咱们试试?”

    “咕咚”她咽了一口口水,“我……我只是比喻,说明我对你没有一点感觉!况且,我还及笄及笄,你要真对我怎么样,简直就是禽\/兽不如!”

    “幼,泛指七岁总角小儿,七到十三岁,你已过了十三岁的生辰,岂可用幼?”他突然好心情的给她科普起来。

    这个道德沦丧的世界!夜妖在心里又咆哮了一声!

    “我觉得,第一次还是留以新婚之夜比较好。”她试着缓和现在的气氛,要是这个男人真的想对她做些什么,她也无力反抗啊!

    “我也觉得。”他笑着回应了一句,拉着她的手,将一个东西放到她的手心里。

    夜妖拎着手中的东西,是一只九只银制小铃铛的手环,他还真把她当成宠物狗了!一下子送名字牌,一下子又送铃铛。

    他大爷的,早晚有一天,她要栓着绳子拉着他到处走!

    “我不要!”她将铃铛扔到他手里。

    “真的不要?”他拿起来晃了一下,铃铛立即发出一声脆响,他拨弄了其中一个拇指大小的铃铛,突然,一根银针射了出去,击中一旁的木桌。

    只见坚硬的木桌立即四分五裂!

    夜妖睁大眼睛,原来这是一个暗器,这么小却这么有威力的暗器。

    “此物名唤九环银铃,这九个铃铛就有九种暗器,刚刚我试验给你看的,只是其中一种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什么?”夜妖看着这个小儿精巧的东西,很有兴趣。

    “每一个都有暗器孔,你只要拨弄一下这个,暗器就能从这里发出去,这里面是雪银丝,能够缚束敌人,这里面是剧毒,敌人近身的时候使用,不过要小心,别毒到自己……”他拨弄着九个铃铛,一个一个给她介绍。

    夜妖听完,简直想将这个九环银铃从他的手里抢走。不过刚刚她都说不要了,此时再巴结着他想要,指不定又被他怎么讥讽。

    “真的不要?”他在手指间转动着,看样子很漫不经心。

    “你送我这个,需要我用什么交换?”她的神色有些尴尬,还是事先问清楚了好。

    “你要好好的活着。”他很认真的看着她。

    对着他那双眸子,她忽然觉得呼吸一滞。

    “好好的活着,我们才能把房圆了。”他又笑着补充了一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