猪猪岛小说网 > 女生频道 > 七夜宠妃:王爷,我要休了你>  第19章:一起……

七夜宠妃:王爷,我要休了你 第19章:一起……

    就知道他没安好心!夜妖一把过他手中的九环银铃,套在自己的手腕上,轻轻晃了一下,铃铛立即发出一阵脆响。更多精彩小说请访问xinbiqi.com

    这种声音听起来让人的心情控制不住的愉悦。

    她的的脸上,也缓缓露出一丝笑容,突然想到溺水的那件事情,这一丝笑容僵了一下。

    司马风霁看出她的异样,松开她的身子,目光深沉的锁着这张小脸。

    “小东西,你有没有什么话想对我说?”

    夜妖心跳一窒,她与他对视一眼,就慌忙的错开目光,他的目光好像已经能洞悉一切,让她有一种想要逃走的冲动。

    她虽然魂附在这具身体内,她也尽量把自己的本性隐藏起来,希望先扮演好国公府嫡孙女夜妖这个角色。

    可是司马风霁,这个硬挤入自己世界的人,却让她无计可施。仿佛不管她是谁,暗门夜妖也好,原身也好,在他的面前都无所遁形。

    “我当然有话要对你说,谢谢你送我这个。”她说罢,摇了摇手上的银铃。

    司马风霁微扬了一下唇角,笑意若有似无,这个小东西与他所了解的那个夜妖,岂止是相差甚远。

    有人要暗杀她,差点失去性命,她都还要守着这个秘密,究竟是因为不信任他,还是她另有别的打算?

    “天色不早了。”他朝窗外望了一眼。

    夜妖顺着他的目光望去,刚刚还残留着夕阳余晖的天空,此时已经成了墨蓝色,夜色缓缓降临。

    “天色不早了,我回去休息了。”

    司马风霁伸出手,将她拽了回来,“何必麻烦,一起睡。”

    “一起……睡?!司马风霁你开什么玩笑!还没有婚嫁,你有没有一点礼义廉耻,这件事情要是传出去,我还要不要见人?”

    “从明天起,我给你十个属下,个个都是高手,谁敢侮辱你半个字,我就给我废了他!”他霸气十足的说了一句,抱着她朝床边走去。

    “我说,这件事情咱们能不能好好的商量一下?”

    他已经将她扔到床的里面,自己也翻身睡在了外面将她堵得死死的。睡觉这事有压根就没有什么好商量的。

    她突然弹起身子,指着他,“我告诉你,我睡相很差,我磨牙,打鼾,还梦游!”

    “没事,这些事情,刚好也可以提前适应一下。”他没脸没皮的回应道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还尿床!”她大声的喊了出来。

    司马风霁侧过身子看着坐在那一脸凝重的小东西。

    她以为他会把她扔出去,可是没想到,他竟然没心没肺的笑了,而且笑的那么欠抽!

    “尿床?如果今晚上你敢尿床的话,明天就给我顶着被子站到大殿前去晒,晒干为止!”他长臂一挥,将她拉了回来按在怀里。

    夜妖简直欲哭无泪,恶狠狠道:“你就不怕我晚上忍不住杀了你!”

    “行啊,皇上一定会让你给我陪葬,生不同寝死同穴。”

    夜妖哑然,突然抬起身子,朝他肩膀处狠狠咬了一口,他却抬起手,轻轻的拍着她的肩膀,她都感觉到口中的血腥味了,还不见他有一丝异样的反应。

    她松开嘴巴,看着他那张带着笑意的面容,有着让她不敢置信的纵容。她突然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。他为什么要对她好?还要送她护身保命的东西。

    他一个车帘坠都名贵到世界仅有,这个九环银铃绝非凡物。他刚刚之所以那么问她,她听得出来,他是想让她和他说一说水底发生的事情,他绝对知道了一切。

    “发泄够了?这下可以好好的睡了?”他连问两声。

    她躺下,一言不发。

    他抬起她的头,搂入自己的臂弯内,再次将她按在怀里,抱着她软软的身子,只觉得心都好像被她的软绵给融化了。

    夜妖跟本就无法入睡,不久之后,就听到他浅浅的呼吸,她知道,这是人真正的进入深眠的浅息,他就这么安心的睡了?她试着动了一下,感觉他抱着她的力道还是很紧,让她挣不开。

    这个男人的睡姿是侧卧着的,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抱着她的原因,在心理学上来说,这样的姿势的人,很没有安全感。

    他如此自信,在青玄位高权重,杀伐果断,他怎么还会没有安全感?一定是她自己瞎想的。

    他睡的很沉,让她的心情也渐渐放松了下来,伴着屋檐下一角的夜虫奏响的夜曲,她也沉沉的进入梦想。

    小院外,守夜的暗卫,几乎将这里围了个水泄不通,哪怕一只蚊子都飞不进去。

    远处的山巅上,立着一道黑色的身影,与这夜色融为一体,他的目光带着一丝星寒,盯着的地方正是泛着微弱烛光的小院厢房。

    区区一个草包,却一而再,再而三的躲过一次又一次暗杀,究竟是她命大,还是他们的人太蠢!?

    这一次的事情,让司马风霁也卷了进来,事情变得越发棘手。

    夜国公这个老东西,竟然就这么拉上了刚回朝司马风霁,一个草包,怎么就入得了琉王的眼了呢?这恐怕是他们最大的失策!

    看来,也只能牺牲一些人,来堵住司马风霁的手,如果他放出的棋子,都是朝中的人,将这一次的暗杀归于朝中结党营私,这一次看司马风霁在这一潭浑水之中还如何自清。

    以司马风霁的手段,定然是一片腥风血雨!

    如果,皇上于因为这件事情再心生芥蒂,如此就更好了!

    他还要再启用另一颗棋子,这一次,夜妖乃至整个夜氏,都在劫难逃!

    子夜刚过,一道身影稳稳得落入小院中,一个暗卫立即出来拱手行礼。

    “主人可安寝了?”秦风面色凝重的询问。

    “回大人,主人刚入夜就安寝了,和王妃居于一室。”

    秦风听完,脸上染上一丝愧疚,是他们无用,竟然要主人亲自保护王妃的安全,他一定要在三日之内,将事情的来龙去脉查清楚!

    “严加把守,不能再出任何差错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夜色归于宁静,沉睡中的人,美梦正酣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