猪猪岛小说网 > 女生频道 > 七夜宠妃:王爷,我要休了你>  第20章:好一朵美丽的小残花

七夜宠妃:王爷,我要休了你 第20章:好一朵美丽的小残花

    莲华寺建于十年前,位于卧佛大殿的签轮也存在了十年之久。新·匕匕·奇·中·文·网·首·发ШШШ.xinm

    缓缓转动的签轮上的插满了红色漆头的竹签,远远望去,像是一朵绽放的优昙婆罗花。

    夜妖站在远处,看着排着队体的长龙进入卧佛大殿内去求签的人群,那支无量之签,真的就那么有吸引力?

    她侧目朝一旁的司马风霁望去,只见他眉宇微蹙,目光也落在远处的签轮上。

    “你是为了无量之签来的?”她随口一问。

    “正是。”司马风霁淡然道。

    夜妖也听说了,这无量之签只要被谁抽到,便能向莲华在师提一个问题,而且对于这个莲华大师,传得也是神乎其神,说他竟然有预知未来的能力。

    谁得到无量之签,就等于知道了自己以后的命运如何,所以才会造成这样轰动的效果,一但到了莲华寺的灯会,几乎是万人空巷。

    她有些好奇司马风霁想问什么。

    “既然是为了无量之签来的,为什么不进去?”

    他突然撩起衣袍坐在树下一块石头上,不见一丝急切,微微侧卧的姿态尽显魅惑,从树叶的间隙中洒下的细碎阳光,给他渡了一层炫目的流光,让人无法直视。

    “过来。”他朝她招招手。

    夜妖白了他一眼,坐到另一边的石头上,离他远远的。

    她自己找虐才坐到他旁边去,今天早上,他一醒来神清气爽,她一个晚上被他抱着,姿势都不曾换一个,醒来就腰酸背痛,这滋味别提有多难受。

    看着她倔强的模样,他只是浅浅一笑。

    昨天晚上抱着她,就像是抱着一团软软的棉花。那种舒服的感觉,只可意会不可言传,让他想每天晚上都抱着她睡。

    东方聿还说过,这世间有一味毒药,在不知不觉中就会侵入你的四肢百骸,而这个世界上,只有一个人能解此毒,解毒的方法是将她留在身边……一辈子!

    而上此时的司马风霁,还不能理解这一句话的含义。

    他看着那张精致的小脸,堪称绝色,但是最吸引他的,却是那份独一无二的灵秀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远处人龙,仿佛没有尽头一般。

    为了安全起见,官府每年都会介入维护秩序,但是也不敢滋扰佛门清静。

    不管是三岁小儿还是七旬老翁,达官显贵还是流浪乞丐,只要来到莲华寺,均有机会在今日抽上一签。

    一但抽到普通的签,殿后就有十几分专门解签的僧人,也是莲华大师的座下弟子,普通百姓,并不奢望无量之签,也就是想来问问凶吉。

    远远的,一身锦服中年男子率领着两个随从,急步朝夜妖与司马风霁两人的方向而来。

    “下官见过琉王殿下。”

    “起来吧。”司马风霁微抬了一下手。

    “请问殿下,您与小姐何时入殿抽签?下官立即去安排。”

    “再等等。”司马风霁随口回应了一句。

    夜妖坐直了身子,看看司马风霁再看看这个一身便服的官员,怪不得他一点都不着急,原来早有有人给他开了后门,什么时候想抽就什么时候抽啊!

    “早抽晚抽都是抽,你缺钙啊,非得在大太阳下晒?”夜妖不满的抱怨了一声。

    一旁的官员听到后,吓的脸都白了,缺钙什么的他听不懂,不过夜家小姐的这口气,却没有一点恭敬,隐隐还听得出一些抱怨来。

    琉王殿下是什么性子,放眼整个青玄,谁敢在他面前大声说话?这个官员更加伏低身子恭敬的等着琉王的吩咐。

    “你怕晒怎么不早说?现在就去吧。”司马风霁站起身来,走到夜妖面前,握着她的小手朝卧佛大殿而去。

    身后的官员直起身子,豆大的汗水顺着额头流了下来,简直不敢相信,如此和煦的人会是琉王殿下。

    夜妖被司马风霁拉着,两人一同步入大殿,只见此时殿中只有十多人,有一半以上,都是熟悉面孔。南荣若水,赫连胤,玉婵公主,还有几位面生,应该也是与这几位一起来的。

    她不由得感叹一声,这一会是达官贵人的专场啊!

    “参见琉王殿下。”行礼的声顿时响起。

    “起来吧。”司马风霁握着夜妖的手,朝签轮的方向走去。

    夜妖发现,现在殿中的人,手上都已经有了签,不过很遗憾,这些签上都有字,无量之签是只空签。

    此时司马风霁和她,吸引了所有人的视线。

    他们每走一步,其他人的目光就随着他们移动。

    司马风霁看着密密麻麻的签,少见的有些踌躇,过了一会,他从一个签桶里抽出来一只签。

    殿内的气氛仿佛都凝结了,听不到任何呼吸声,他的签已经抽出来一半,依然不见有一个字,众人的神色更加紧张了,就像一根绷紧的弦。

    夜妖站得最近,眼眼也微微睁大,心中暗忖:这只无量之签,不会被他真的给抽到了吧?

    一旁的赫连胤面色如常,但是被宽大的袖摆遮住的手,差点没将手中的签拆断。

    其它人,神色已经有些藏不住,复杂的难以言喻。

    夜妖感觉到,司马风霁握着她的手的那只手微微加重的力道,可见这个时候,他的心里也有了一丝紧张。

    突然,感觉他的力道一松,她立即朝那根签上望去,看到了一行字,她立即抬头朝司马风霁的望去,只见他薄唇微抿,依然看不出任何情绪。

    他将签看了一遍,浅浅一笑,“下下签。”

    夜妖离得近,在他收起那只签的时候,看到上面的字:残花逐流水,万般皆是空。

    忍不住笑了出来。

    残花,残花……哈哈,这签是比喻司马风霁是残花吗?

    她好想开心的唱一句:好一朵美丽的小残花,芬芳美丽满枝桠,又香又白人人夸,让我来将你摘下,踩在脚底下~~

    司马风霁没有放过他身旁的这个小东西脸上不怀好意的笑容,暗中握着她的手,加重了力道。手上突然传来的疼痛,让夜妖脸上的笑意立即僵了。

    一旁的南荣若水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签,眼中飞速的闪过一丝笑意,吸了一口气缓步走了过来,朝司马风霁盈盈一拜,“琉王殿下,若水一向都不信这些,下下签又何妨,今日,我也一样得了一个下下签呢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