猪猪岛小说网 > 女生频道 > 七夜宠妃:王爷,我要休了你>  第35章:草包就是草包

七夜宠妃:王爷,我要休了你 第35章:草包就是草包

    夜妖刚刚还不怎么急着入宫,红绫与红绡见到有马车前来,也是尽可能的避让一下。如您已阅读到此章节,请移步到:新匕匕奇中文小說  nЫqi.com阅读最新章节

    可是当她们的马车堵在距离宫门一里多外的时候,夜妖简直无语。

    “怎么来了这么多人?这是把帝都里排得上号的小姐们都请来了吗?”

    “估计是吧。”夜轻芷轻声回应了一句。

    其实夜轻芷的心里十分的不痛快!明明这一次夜妖是主角,她跟着夜妖也能多得一些瞩目,可是夜妖却不急不慢的,现在又堵在了这里……

    这个草包,真以为赐婚了琉王就了不起了吗?!

    “姐姐,马车行不动了,咱们走过去吧?”夜轻芷小声询问。

    “也只能走过去了。”夜妖无奈的说了一句,抬步朝前方走去。

    还好现在还是清晨,阳光并不是很毒辣,一旁的红绫红绡还是细心的备了伞,不过却只备了一把,给夜妖打上,主仆三人朝前方走去。

    夜轻芷落下了一步,看着夜妖的待遇,她心里的嫉妒在疯狂的滋长。

    夜妖缓步来到宫门,两个引路的宫女立即上前来。

    她才知道所有的小姐们都已经到齐了,她跟着两个引路的宫女,朝琼玉宫的方向而去。

    绵延了一里多的马车蔚为壮观,远远的望去,还有一辆马车缓缓驶来,但是却停在了更远的地方,没有往皇宫的方向而来。

    “主人,咱们要进宫吗?”秦风小声询问。

    “不用了。”司马风霁摆摆手,示意秦风将车帘全都打开。

    他们停在一棵树叶繁茂的梧桐树下,车帘一开,吹来几分清爽的凉风。

    “主人,属下总觉得,这一次入宫皇妃一定会受人排挤。”

    “她会有办法化解的。”司马风霁胸有成竹的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秦风躲在一旁不说话,既然皇妃能够化解,那主人还追得这么紧干嘛?差点都到宫门了,这还不是不放心嘛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公主,来了来了!”宫女一路小跑的朝玉婵公主传话。

    此时,玉婵公主都已经等得有些不耐烦了,正和南荣若水以及另外几个大家闺秀,坐在个凉亭内聊着帝都近来发生的趣事。

    听着宫女的传话,玉婵公主立即坐直身子,嘴角卷起一抹轻笑。

    一旁的几个小姐,全都是往日里巴结着玉婵公主的人,今天更是一副看好戏的模样,恐怕这个夜妖要倒大霉了。

    赐婚给了琉王又怎么样?而这青玄最尊贵的不是天家,五公主又是皇上与皇后捧在掌心里疼爱的明珠,不管是七皇子继位也好,四皇子继位也罢,五公主都还有一生的尊贵可享。

    夜妖呢?琉王就算再尊贵也是臣子,君臣之别早有分明。就算是夜妖嫁了琉王殿下,在玉婵公主面前身份也要低上一截,更别提现在还没有与琉王大婚。

    “夜小姐,琼玉宫到了。”引路的宫女停了下来,

    夜妖看着眼前的景象,呆愣了足足三秒,眼前简直是美女如云,环肥燕瘦各有千秋。

    琼玉宫以种植着一些稀有名花而著名,这么多大家闺秀生生将这些名贵的花全都比了下去。

    夜轻芷跟在夜妖的身后,乍一看到这种场面,心底里的自卑悠然而生。她抬起头,小心谨慎的跟在夜妖的身后,暗暗给自己打气。早晚有一天,她也会像这些贵族小姐一样,今天的一切都只是一个开始。

    夜妖一来,整个琼玉宫寂静下来。

    “这是谁啊?”有一个拿着檀木扇的小姐惊讶的问了一声。

    只见眼前的女子一身淡紫,不像其她人有着几分拘束,她好像信步在自己有的后花园一样,所有人的目光全都落在她的身上,好像也没让她有一丝的窘意。

    反而觉得她们只是一团不存在的空气,丝毫都没有入得了那个女子的双眼。

    见到夜妖有如此气度,夜轻芷跟在她的后面摆起一副端庄的样子,佯装震定。时不时还会对一旁的小姐们露出一丝友善的微笑。

    “夜妖?”南荣若水简直不敢置信。

    “她真的是夜妖?”玉婵公主也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。

    那天在莲华寺的时候,明明看起来随随便便的,怎么今天好像脱胎换骨的一样。

    就在两人震惊的盯着夜妖的时候,夜妖已经来到凉亭内。如今,她的身份已经不同,与玉婵公主和南荣若水同席。

    “参见公主殿下。”夜轻芷立即行礼。她这一拜,更显得夜妖突兀的站在那里。

    玉婵公主等了一阵,也不见夜妖有行礼的迹象,顿时露出几分怒色。

    “夜妖,上一次在莲华寺,公主大量不与你计较,怎么这一次入了宫,你还不打算向公主行礼吗?”南荣若水冷声指责。

    夜妖轻笑一下,抬步上前,一些不应该坐在凉亭内的小姐们立即自发的让出位置来,她惬意的坐了下来,拿起一旁的葡萄放到嘴里。

    玉婵公主气得眼睛都直了,这个草包怎么还这么随意的吃了起来?!

    一旁的小姐们看到这一幕,掩嘴偷笑。

    “果然还是那个草包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没有一点礼仪实在是难登大雅之堂。”

    “无父母,无教养,也不过是金玉其外罢了。”

    “刚刚乍一看,还真以为她脱胎换骨了呢。”

    “她?脱胎换骨恐怕要再投一次胎了。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,不少人露出一丝讥讽的笑意。

    一直行着礼不敢起身的夜轻芷,此时恨不得将夜妖拽下来!这下好了,夜妖得罪了五公主,不被五公主记恨上就算好的了,哪里还有机会再得公主的青睐!来时所报的希望,顿时被现实击得粉碎。

    “青玄一向重孝,以民间的叫法我可是公主的婶婶呢。”夜妖随口丢了一句,将那个放在水晶盏里的葡萄拉到了自己的面前,惬意的吃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!”五公主气得面色青白。

    什么婶婶!这个草包还真会给她自己身价!

    整个后宫谁人不知,琉王从来不让她们这些皇子公主称呼他为皇叔,一直都是以封份尊称!这个草包真够不要脸的!

    一旁的南荣若水被夜妖这么一说,一时也接不上话,她与玉婵公主两人相视一眼,就这么看着夜妖一颗接着一颗的吃葡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