猪猪岛小说网 > 女生频道 > 七夜宠妃:王爷,我要休了你>  第43章:血溅龙骑营

七夜宠妃:王爷,我要休了你 第43章:血溅龙骑营

    “你们已经被赐婚了,只差没有行大婚之礼,还用担心什么清誉?”夜国公沉声说道

    夜妖简直无语,一定是她穿越的方式不对吧?到底他们是现代人还是她是现代人啊!

    “主人!”秦风急步而来,朝司马风霁耳语了一句。 新比奇中文网www.xinbiqi.com

    司马风霁脸色微变,转身朝夜国公拱手道:“龙骑营还有事,改日再来拜访。”

    夜国公一听是龙骑营,脸色微变,“莫不是因为那件事?”

    “国公放心,待事情了结,我会派人前来知会一声。”司马风霁说完,抬步离去。

    夜国公看着司马风霁离去的背景,感觉这件事情恐怕不会这么简单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龙骑营在城外三十里处,这里禁卫森严,如无军令任何人不得靠近,若有违者不论身份一率杀无赦!

    龙骑卫最高统领只有司马风霁一人,不受人何人驱使。

    七皇子带着圣旨来到龙骑营,并没有摆一点身份与架子,他深知龙骑营规定,站在营地外惬意的欣赏着周围的景色。

    此时,已接近傍晚时分,橘色的晚霞照在他的身上,让他看起来气质更加儒雅,远远望去像是一副赏心悦目的风景。

    司马风霁御马而来,一路上,秦风已经将今天夜妖在宫发生的一切全都汇报给了他。

    虽然这一切,看似都很合理,但是他的心里总感觉有些不对劲。

    玉婵公主一向刁蛮,牵出那只幼狮意图伤害夜妖在情理之中。这些他并未放在心上,因为小算计他相信夜妖都能一一化解。

    到底是哪不对劲?他一时之间也理不出个头绪。

    远远的,就看到那一抹淡雅的身影,司马风霁的目光微寒了几分,他总算是找到症结所在了,就是因为这个七皇子!

    一向深入简出的七皇子,今日却突然出现在众人的视线。

    “七皇子。”司马风霁的声音带着几分揣测。

    秦风知道主人一直在纠结着今日宫中发生的事情,小声道,“主人,难道是因为七皇子怕四皇子继承大统,所以今日才出了凌云殿?”

    司马风霁没有出声。

    要是怕四皇子继承大统,在皇上下令让四皇子参军就应该有所反应,何必等到现在?

    “或者说,他想在借助这一次的事情重返朝堂?”秦风再一次猜测。

    司马风霁依然没有回应。

    以皇上对七皇子的宠爱,何时重返朝堂,只需七皇子一句话,皇了可是求之不得。

    秦风有些为难了,不是因为这两件事情还能因为什么?他有口无心的道了一句:“总归不是为了哪位小姐吧?”

    司马风霁目光微寒,“不无可能。”

    秦风迎风面瘫,主人这是什么逻辑啊,他瞎说的好不好。

    “你说,七皇子主动去参加筵席?”司马风霁侧目询问。

    “是啊。”秦风肯定的回应道。

    “他是在王妃说回来之前说要参加的?”

    “好像……是如此。”秦风的脸色已经僵了,听主人这样的分析,难道七皇子还是为了王妃才有这样反常的举动?

    这是这样也太牵强了吧?主人怎么会有这样的完全不符合逻辑的推断?,

    “以前宫中也会有这样的筵席,他为何不参加?以前王妃没有出席过一次,这一次王妃出席他也出来了。”司马风霁的心里,就是有一种很强烈的预感。

    秦风简直想给他的主人跪了,东方大人说得没错,一但产生男女之情,再聪明的人都会陷入魔障之中,他觉得主人好像已经陷进去了。

    司马曜熏转过身来,看着远处的马儿急速靠近,他的眼中飞速的闪过一丝阴寒。这些古人在他的眼中,不过蝼蚁,唯独这个司马风霁他才重视几分。

    司马风霁来到七皇子身前,并未下马,而是居高临下的看着七皇子。

    “七皇子来龙骑营有何事?”

    “回琉王殿下,我奉父皇之命前来传旨,被关在龙骑营里的十多位官员,罪恶滔天藐视皇权并且残害同僚勾结党羽,按照青玄律法,数罪并罚,处以死刑!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了。”司马风霁淡声回应。

    “琉王殿下且慢,皇上有令,这十多人均有我来亲自处决。”

    司马风霁目光微寒,翻身下马,上前一步来到七皇子面前,深邃的目光将七皇子上下打量了两眼,“由你处决?”

    要是普通人,看到司马风霁此时的样子,恐怕都要吓的两腿发颤了,而司马曜熏还是那副淡雅的模样,甚至还带着一丝淡笑,丝毫没有半点惧色。

    “还请琉王殿下将人带出来。”

    司马风霁扯出一抹笑意,抬了抬手,一旁的侍卫立即去将那些官员带了出来。

    这些官员先是看到司马风霁,吓得腿都软了,再看到七皇子的身影,仿佛如同天神从天而降一般,纷纷扑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七皇子救命,臣等是冤枉的。”

    “七皇子救命啊!琉王殿下私下扣押臣等,请七皇子为臣等作主,还臣等一个公道。”

    司马风霁饶有兴致的看着这一幕,他到要看看七皇子会如何处理。

    司马曜熏后退了几下,淡淡的唤了一声:“青,行刑!”

    只见一身青衣的男子从天而降下,手中的刀锋一闪,眨眼间便将这十几位官员的头颅割下!血如同一条水注一般喷涌而出,渐了三尺多高,溅在龙骑营三字的匾额之上。

    滚落到一旁的头颅,有的眼睛睁的大大的,有的嘴还在上下动着仿佛还在求饶……

    这一幕,来得太过突然,就连秦风都没有反应过来,衣角上渐了一些血迹,他朝一旁的主人望去,只见主人白衣似雪犹自清贵,不染一丝污渍。

    司马风霁目光微垂,看着这一幕,笑容缓缓收起,眸色一寸寸成霜,整个世界仿佛都变得阴冷了几分。

    只有司马曜熏不见一丝惧色,他缓步上前朝司马风霁微微俯身,拱手道:“不知道这样的处决方法,琉王殿下可满意否?”

    这个世上,恐怕还没有谁敢有这个胆子,血溅龙骑营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