猪猪岛小说网 > 女生频道 > 七夜宠妃:王爷,我要休了你>  第44章:回味无穷

七夜宠妃:王爷,我要休了你 第44章:回味无穷

    七皇子司马曜熏不但这么做了,而且还敢问琉王殿下是否满意!

    司马风霁薄唇微扬,“甚是满意,还请七皇子将这些尸身带回去复命。[更多好看的小说就上+新^^匕匕^^奇^^中^^文^^网+”

    “这到不用了,这些人本就是待罪之身,未祸及家眷已算是皇恩浩荡,爆尸荒野也是他们应有的下场。我还要回去向父皇复命,先行告退。”司马曜熏说完,退后几步转身离去。

    秦风震惊的看着七皇子离去的身影,还不敢相信刚刚发生的那一幕。

    这个七皇子如此一举,分明就是针对主人,而且还有着莫名的敌意。

    主人与七皇子之前一直都是井水不犯河水,这仇怨由何而来?

    “还愣着干嘛,全都抬走扔了扔了!”一道声音响起。东方聿遥着扇子缓步而来,“也不怕惹咱们的大美人生气,手脚麻利点哈。”

    这个时候,也只有东方聿能没心没肺的这样吆喝。

    东方聿抬头,朝龙骑营三字匾额上望去,忍不住“啧啧”两声。

    七皇子这么做,简直就是公开挑衅大美人!血溅龙骑营不说,还将这些臣子的尸身留在这里说什么暴尸荒野!

    这小子挺有种的啊!

    他缓步来到司马风霁身旁,“一个青春期血气方刚的毛头小子,你和他置什么气?跟我来,我有大发现。”

    司马风霁抬步进入营内,至始至终都没有见半分怒色。

    但是龙骑营上上下下八千余人,心中都明明白白,七皇子恐怕日后会为今天的所作所为,付出惨痛的代价!

    东方聿拿出来的是一块人皮,上面有一个特殊的图案。

    “我发现有一个官员的身上有这样图案,当时就觉得有些眼熟,便将这块皮割了下来,然后用各种方法将他侍候了一遍,结果还真的是问出些什么。”

    司马风霁的目光这才落到那块人皮上,“你查出什么来了?”

    “乌羽部还记得吗?”

    “在灭饶国的时候,隐匿在饶国边境那个荒蛮的部族?”司马风霁好像有一点点印象。

    “没错,那个部族向来神秘,但是我觉得应该也不属于饶国,你想想,饶国还与白越交界,那是个三不管地带。”

    司马风霁点点头,表示赞同,“那个人呢?”

    “当然是被我藏起来了。”东方聿得意的回应道,“刚刚杀掉的是我用了一个死囚易容了补了上去,但是这个人只是得到命令追杀夜妖,再也供不出有用的信息,不止是在莲华寺动手,在擂台那日也曾动过一次手,不过你的小心肝命大,两次都逃了过去。”

    “莲华寺的那一次行动如此缜密,绝对不是这个官员能够布置的出来的,这只是幕后的人故意丢出来的棋子,想要混淆视听。”司马风霁的目光再次朝那块人皮望去,眼中的寒霜退去,看着那个图案出神。

    抓这些官员的目的,一部分的原因就如他和夜妖所说。还有一部分的原因,就是想看看能不能抓到一些真正的线索,果然不出他所料。

    “留着你的命总算有点价值。”他朝面前的东方聿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伦家这么能干,大美人是不是也奖励点什么?比如……”东方聿指着自己撅起的嘴,也不嫌恶心的凑了上去,“比如,亲一下。”

    司马风霁的脸色有些不自然,拿起帕子朝自己嘴上擦了一下,果然擦下一些绯红的唇脂。

    他握着那张雪白的帕子,平静的心湖好像吹进了一丝微风,荡漾起了一圈圈的涟漪。

    不禁回味起她的甜蜜,还有那一抹……冷香。

    那抹特殊的香味像是从她的骨内散发出来的,之前还没有,这香味究竟因何而来?

    东方聿微张着嘴巴,简直不敢相信他会在司马风霁的脸上看到这样的表情。

    “我说,你也太性急了吧?当年正是血气方刚的时候,咱们同睡一铺一年之久,也没见你失控过半次,怎么一遇上小心肝,就急的跟个色\/狼似的?”

    司马风霁一脸寒意,朝东方聿冷冷瞧了一眼。

    “龙\/阳之癖也没有什么不好啊,再说了你那小心肝和我有什么不同吗?”东方聿特意指了指自己的胸部,然后还朝前方挺了挺。

    一件不明物体朝着东方聿的脸上砸了过来,他顿时闻到一股恶心的腥味。

    拿下来一看正是那一块人皮,立即捂着胸口转到一旁吐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这个负心汉!”东方聿一边吐着,一边还不忘指责司马风霁。

    司马风霁拿起桌上的纸张,转身离去。刚刚在东方聿说话的时候,他便拿起桌上的纸笔将这个图案画了下来。

    秦风处理完事情,看东方聿实在是吐的可怜,送了一盆水来,“东方大人,你说这日子过得好好的,你怎么就偏偏要往绝路上走呢?你不会真对我家主人有那什么非份之想吧?”

    “那什么你个头!”东方聿直起身子,一看那张人面又吐了起来。

    秦风摇了摇头,他也不相信东方大人是那种人啊,不过就是嘴贱了那么一点点,人格也贱了点。

    总结下来,也就只有两个字可以形容:活该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七皇子在龙骑营斩杀朝中官员一事的消息不径而走,让人闻之色变。

    众人忍不住猜测,七皇子这三年时间,原来并不是受伤失意,而是暗中蛰伏。

    不过,他好像挑错了人,竟然在龙骑营当着琉王殿下的面斩杀这些官员,到底是年轻了些,就凭琉王殿下的所作所为,恐怕七皇子迟早会后悔今日的所作所为!

    夜国公在书房内来回走动着,脸上露出一丝担忧的神色,他已经听说了龙骑营发生的这件事情。

    “国公大人,琉王殿下的近身侍卫求见。”

    “请。”

    秦风来到书房,朝夜国公行礼,“国公大人,属下奉主人之命,特来告之龙骑营一事。”

    “老夫已经知道了,当真如此?”

    “没错。”秦风点点头。

    夜国公长长的吐了一口气,事件既然已经发展到了这个地步,也无回旋的余地,只是他想不明白,为什么七皇子要出来趟这一趟混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