猪猪岛小说网 > 女生频道 > 七夜宠妃:王爷,我要休了你>  第50章:放马过来!

七夜宠妃:王爷,我要休了你 第50章:放马过来!

    昏暗的烛光将马车内的环境渲染的朦朦胧胧,整个马车内的气温逐渐攀升,隐约中风光旖旎。(閱讀最新章節首发m)

    窒息的感觉,让夜妖沉沦的理智顿时恢复了过来,她挣扎着从他的气息中逃离出来。对着他醉意微熏的脸颊,狠狠地挥了一拳!

    司马风霁眉宇微蹙,脸颊上传一阵闷痛,虽然不至于打伤他,但是这一拳头的力量也是挺重的。

    “我告诉过你,不准有过份亲昵行为!”夜妖指着他的鼻尖,凶巴巴的吼道。

    “我情不自禁,你说该如何是好?”他笑着询问。刚刚那一拳,就像是被这只小野猫挠了一下。

    一开始他也不是这样想的,只是想养一个好玩的小东西在身边,可是渐渐的他发现,已经没有了当初的思想,这一切转变的也让他有些措手不及。

    他应对的方法,是顺其自然。

    夜妖被他压着,无法直起身子,朝他狠狠推了一把,“想嫁给你的女人那么多,随便找一个情不自禁去,立即马上从我的身上起来!”

    “小东西,想嫁我的人我不知道有多少,但是我知道我只对你一个人情不自禁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!我是不是要觉得万分荣幸?”她说完,抬起手朝他这一边脸挥去,就在要挨到他的脸的时候,被他握住手腕,“小东西,你的心比你嘴要诚实。”

    夜妖看着他,带着几分薄怒,凭什么这么说?

    她对他哪里有一点点的感觉?他的自信是充话费送的吗?这么碉堡!

    “来吧!使出你的浑身解数,看我会不会对你有一点反应!”

    他的眼中溢满得逞的笑意,“你确定?”

    “确定!”夜妖暗暗握紧了双手,“如果我对你一点反应都没有,你以后不准再碰我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你有反应呢?”他像个狡猾的猎人一样,一步一步的引诱着他的小猎物上钩。

    “等我有反应再说!”夜妖就不信,经过特殊拷问训练的她,还搞不定一个他!

    他没有追问,低头埋在她的脖间,舌尖一卷,含着她的耳垂。

    “等一下!你,你干什么?”夜妖有些紧张的询问。

    谁让他碰她那里的?!

    “亲你啊。”他笑着回答,俊美的容颜带着无尽的魅惑,看着她一瞬间绯红的脸颊,笑的更加邪恶,“还是说你害怕了,怕会对我有反应。”

    夜妖气得翻了个白眼,杀气凛然的口气冲他吼道:“你来,你只管放马过来!”

    他的唇,贴在她的耳边,若即若离,抬起手顺着她的腰迹往上移去,落在她柔软的胸前,这手感……他搜肠刮肚也没有找到一个合适的形容。

    因为实在没有什么存在感……

    夜妖的身子控制不住的一僵,这个禽\/兽,他竟然敢这样对她,再怎么饥不择食,也不至于连个荷包蛋都不放过!

    等等,刚刚不是说只亲亲吗?什么时候准许他有这样更亲密的行为了?!

    他的唇立即堵住她要咆哮的小嘴。

    “呜~”她差点窒息,一瞬间被他的气息淹没。

    他的吻逐渐深入,炽热的手探入她的衣内,在她娇\/嫩的小身子上游移,这一刻,只有他明白那种感觉,还未真正的尝到她的味道,就已经食髓知味。

    她感觉好像陷入一个绝境之地,敌人从四面八方而来,让她不知道该从那一方开始反抗。

    他的唇移到她的耳边,一阵麻麻的感觉,让她的身子好像与灵魂分离开来。她的灵魂明明在拼死反抗,她的身子,却在渐渐的沉沦。

    夜妖僵硬的身子,不由自主的放松下来,她不得不承认,她一直都不排斥他的碰触。

    他的手像是在她的身体点燃了一触火苗,吻越发缠绵,似要将她一寸一寸蚕食……

    久久之后,他缓缓抬起身子,迷离的神色带着几分意犹未尽。如果,现在就可以将这个小东西吃掉,那该多美妙。

    一想到还要一年多的时间,才能等到她及笄,他就觉得下身胀痛。

    他缓缓抬起身子,看着她娇艳的小脸,手指拂过她细嫩的脸颊,“小东西,还要继续吗?”

    夜妖被他这一句话说得面红耳赤,回想着刚刚的一切,她只觉得现在好像还有一种飘如云端的舒适感,这种感觉是她从来都没有经历和体会过的。

    她虽然没有回应他,可是她却控制不住的沉沦,说不清楚究竟为什么,一切就这么自然的发生了。

    她恢复了一点气力,额头已布满汗水,被他撩起的感觉像是一万只蚂蚁在她身上爬来爬去,她的呼吸很短很急促,小手不知道什么时候紧紧的抓着他的衣衫。

    “小东西,现在你还敢说,对我没有一丝反应?”他像一个得到猎物的猎人,脸上带着满足的笑意。

    她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,这一次在他的面前,永远也别想抬起头来了!

    她咬着下唇,迎视着他的目光,“这算什么,正常人都会有反应,你长得这么好看又不要钱,我赚了呢!”

    司马风霁脸色一僵,随后露出一丝笑意,“那就让你再赚一点。”

    她微微一愣,他的唇再次贴了上来……

    容隐坐在马车外,警惕的看着四周的环境,从国公府到琉王府,差不多有半个时辰的路程。天色已经全都暗了下来,夜风有些凉,吹得一轮弯月都隐入了云层之中。

    突然,黑暗的夜色中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寒光。

    “小姐,小心!”容隐冷声提醒声,顿时加快车速。

    几道黑影从天而降,一人直朝容隐逼了过来,容隐手腕一痛,握着缰绳的手控制不住的一松,接着就被黑衣人踹下了马车。

    危机在这一瞬间逼近,司马风霁抬起身来护着怀中的夜妖,明显感觉马车的方向已经改变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”夜妖从他的怀里探出头来。

    “没事,不过就是一场刺杀罢了。”

    就是一场刺杀?夜妖眼角直抽,他把事情说的也太简单了吧!你老到底被刺杀了多少回了,才将这事当成家常便饭一样简单?

    “准备跳车!”

    司马风霁紧紧的握着她的手,另一只手朝车门击去,突然一股强大的力量直逼车门而来,微开的车门立即被击得紧紧合上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