猪猪岛小说网 > 女生频道 > 七夜宠妃:王爷,我要休了你>  第52章:爱情的世界

七夜宠妃:王爷,我要休了你 第52章:爱情的世界

    夜妖从司马风霁的怀里探出头来,手刚扶到他的肩膀就缩了一下,浓浓的鲜血沾满了她的指尖。如您已阅读到此章节,请移步到:新匕匕奇中文小說  nЫqi.com阅读最新章节

    “你怎么样了?你……你受伤了!”

    司马风霁突然像发疯了一样,扑过来按住她的身子!

    夜妖这才发现,他完全像是变了一个人,你一只突然发狂的猛兽,她屏住呼吸不敢大声喘气。

    不是因为害怕,此时的他反而让她满心担忧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因为保护她,他也不会伤成这样。

    寒冽的香味从她的身上散发出来,他的思绪逐渐恢复清明,看着被按在身下的夜妖,他立即松开手,翻身而起朝一旁走去。

    相思引的毒,比他想象中的更加猛烈,加之他本来对她就有些冲动,所以更加剧了药效的作用,刚刚就差一点失控。

    夜妖迅速的坐了起来,依稀可的看到他站在几步开外身影,但是她却看不清他伤成了什么样子。

    “司马,你究竟怎么样了?我摸到你的身上流了好多血!”她立即朝他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刚刚被束天网划伤了一道小伤口,另外我中了相思引,你离我远一点。”

    相思引?听名字夜妖大概都已经明白了,她停下脚步,不敢再向他靠近。

    心中忍不住暗忖了一句:这个人也真是矛盾,中了毒了之后反而变得正经了。

    他听着她浅浅的呼吸,体内的冲动像是一头野兽,他越是压制就越是疯狂,他抿了抿干干的唇,树杆上厚厚的树皮,被他硬生生扯下了一大块。

    相思引,顾名思义,是一种能让人动情的剧毒,他不能碰她,一但碰了她他就会失去理智,他绝不允许她受这样的伤害!

    若是不解毒,一个时辰内,他的真气就会一点点涣散。

    身手越高的人毒性的作用就相对越强。

    一切,都在别人的算计之中,天衣无缝。

    他抬起手,将真气封住,还好刚刚她吸入的并不是很多。

    “主人!”秦风的声音在远处响起。

    夜妖顺着声音的来源处望去,见到一丝火光,她的心里涌上一抹暗喜,“秦风找过来了。”

    司马风霁拿起一旁的外衫套上,“秦风上前来,其它人守在原处,把火光熄灭!”

    夜妖突然朝他望去,不解他为什么这么吩咐。

    司马风霁没有出声解释,他只是不想让任何人看到他现在狼狈的模样,束天网的伤布满全身,手背上还被火灼伤了几处。

    秦风立即将手中的火把熄灭,迅速的朝这个方向赶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把王妃安然的送回去。”司马风霁立即吩咐。

    风立即拱手应道,朝夜妖的方向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你真的没事吗?”夜妖的心里还有些担忧,如果只是一个小伤口,怎么也不可能流那么多的血?

    她只是轻轻碰触一下那道网,就被割了那么一条伤口,他抱着她,直接冲出马车,可想而之……

    “你是想留下来给我解毒吗?”司马风霁笑着反问一句,“如果是的话,我立即让他们回避。”

    夜妖听着他又不正经的口气,气得鼓起了双腮,她是脑抽了才会关心他!还有心思开玩笑,看他这样应该伤得不重。

    “我才没有这样的想法,你想找谁找谁解去吧!”她转身离去。

    秦风早已命人备了马,容隐带着暗卫已经恭候在这片树林之外,但是他还是不太放心,又安排了几个高手一路护送。

    安排好之后,秦风立即折返,火光照亮了四周,看到司马风霁的情况后,他的脸上立即血色全无!

    “主人!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扶我回去。”司马风霁吩咐一声,束天网带来的伤并不严重,严重的是他身上的相思引。

    回到琉王府,东方聿带着南扶风也迅速赶到。

    司马风霁担心毒气蔓延,只能用特殊的调息方法来压制毒性,若是这相思引放在别人身上,恐怕只是一个废人了。

    南扶风仔细的检查一下他身上的伤口,眉宇紧紧皱起。

    背上的伤虽然已深得看见白骨,总比腹部这一条长长的伤痕差点割破肚皮要好的多。外伤好治,难的就是刁钻的相思引。

    秦风站在一侧,帮忙处理伤口,在他的印象里,主人只有三次受过这么重的伤。而这一次,完全可以躲得过去,只是马车上多了一个王妃,所以主人甘愿自己受伤。

    “师兄,相思引的毒,我可以用断魂草先克制一下,直到调配出解药,你应该清楚,在毒未解之前不可动真气。”南扶风身世神秘,医术高明,没有人知道他竟与司马风霁同出一门。

    “如果不能动用真气,他不是更危险?”东方聿手中的扇子都不知道扔到哪去了,一听到司马风霁被刺的消息,而且还身受重伤,吓得他魂不附体。

    正想着究竟是谁有这么大的能耐呢,原来,马车上还有一个小拖油瓶。

    能在束天网中保护着小拖油瓶安然无恙,可见霁大美人这一次真的要裁了。

    有一句话怎么说来着?爱情的世界,或许很难步入,一但走了进去更难走得出来。霁大美人就是这种。

    他这一句话一出,整个屋子都陷入一阵沉寂之中,南扶风打量着司马风霁,打趣的说了一句:“要不然,找个姑娘解解毒算了。”

    司马风霁面色一寒,朝他瞪了一眼。

    “我是说,蒙蔽别人啊。你那点洁癖我还不知道,看不上的人不碰,可惜,看得上的又舍不得碰。”南扶风无奈的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扶风的话也不无道理,我觉得吧,带一个怎么能够呢?带个十八个才行啊,秦风你立即去安排!”

    秦风立即朝主子望了一眼,这两个人一凑到一下,更是把主子往死里黑啊!见主子没有出声,迅速退了下去安排。

    司马风霁不是妥协,而因为敌人来者不善,若是有一点点差池,肯定还会有更阴狠的手段。

    东方聿与南扶风相互望了一眼,两人笑的又奸又滑,反正能与司马风霁添点小堵什么的事情,他们是最乐意干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