猪猪岛小说网 > 女生频道 > 七夜宠妃:王爷,我要休了你>  第53章:闪瞎眼~~

七夜宠妃:王爷,我要休了你 第53章:闪瞎眼~~

    “不过,也不能调以轻心,那些人竟然敢在帝都动手,说明他们已经潜入帝都,琉王府也不是绝对的安全。如您已阅读到此章节,请移步到:新匕匕奇中文小說  nЫqi.com阅读最新章节”东方聿又补充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是啊,相思引的解药,我还没有配过,最起码也得给我七日时间。”南扶风点头附和。

    司马风霁一直打坐调息,不理会一对一答的两人。既然是冲着他来的,夜妖那边,应该相对安全。

    “这样吧,从今天起,我就守在大美人身边,寸步不离。”东方聿朝司马风霁挑了挑眉,一副猥\/琐的模样。

    “好,师兄的安全,就交给你了。”南扶风站起身来,朝东方聿拱了拱手,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大美人,天色不早了,咱们早些安歇吧。”东方聿站起身来,走到床的一侧,轻轻的拍了拍。

    司马风霁指了指一旁的椅子,“你的位置在那!”

    东方聿死不要脸的往床上一翻,“你到是把我给扔下去啊?今天这床我是睡定了!又不是没有一起睡过。”

    司马风霁无奈的叹了一口气,知道东方聿这是为了保护他才这样,坐在床边将鞋子脱下合衣睡下。他的脑海中,控制不住的浮现出在马车内的一幕,忍不住卷起唇角。

    他知道,马车内发生的一切,正如她所说,那是人正常的反应,人的身体与心是分离的两个不同的个体,他要的不仅是她的身子,还有她的心!

    夜妖回到府上,简单的清理了一下之后,已经过了子夜,可是她一点睡意都没有。

    今天这些人,究竟是冲着谁来的?是冲着她还是冲着司马风霁?她抱着头将下巴贴在膝盖上,满腹思绪。

    今日这么凶险的环境,她们甚至连敌人的面都没有见到。这一群人,究竟是什么人,如此的神通广大?

    “容隐!”她朝外面唤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小姐。”容隐的身影立即来到房内。

    夜妖立即朝她询问,“你听过相思引这种毒吗?”

    “小姐,你中了相思引?!”容隐表情立即谨慎起来。

    “没有,不是我,是司马风霁,这种毒很厉害吗?”夜妖感觉,她应该是问对人了,容隐对于这种毒药,应该是有所了解的。

    容隐拿了一件披风给夜妖披上,“小姐,相思引从名字就能听得出来,但是这一种毒药,下毒的人的目的并不是要中毒的人与人欢\/好,因为中毒的人,一但与别人欢\/好就会失去理智,通常两人都没有好下场,一个耗尽精气,一个无法承受。”

    “果然阴毒。”夜妖回想到司马风霁突然变得失去智的模样,有些后怕,还好他克制住了。

    “如果,此毒不解,一个时辰内中毒的人就会真气涣散,从此成为一个废人,身手越高者药效越强。”容隐接着介绍。

    “那司马风霁会不会有事啊?”夜妖的语气带着几分关怀。

    “以琉王殿下的身手和南扶风的医术,属下猜想应该是没有问题的。”容隐轻声宽慰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相思引产自白越,是白越五毒之首,这些人能拿到白越的毒药,恐怕来历不小。小姐日后一定要格外的小心,属下还听说,因为琉王殿下灭了饶国与赤燕之后,白越等附临小国纷纷向青玄递了盟书,听闻不久之后还要前来青玄参拜皇上。”

    “容隐,你命人时刻盯着帝都的一举一动,我觉得,这样被动不是办法。”

    “小姐放心,属下已经安排了。”

    夜妖点点头,对容隐很满意,司马风霁既然要送人来,也肯定不会送些无用之辈。

    “天色不早了,你去休息吧。”

    “小姐安心休息,今日是容陵与容春值夜,她们两个的功夫均在我之上。”容隐低下头,对于今天的事情她觉得很自责,如果换上容陵与容春任何一个,也不会被人一招之内抢下马车。

    “容隐,人各有长,而你能做的另外两个人可能做不了。”夜妖安慰了一句,躺了下来。

    容隐将帐子放好,这才将灯火熄灭。她走到屋外,隐在暗处的容陵与容春立即打了个招呼。

    “好好保护小姐。”容隐吩咐一声。

    人齐声应道,隐入暗处。

    夜色归于宁静,新的一天周而复始。

    天色刚亮,夜妖就早早起身,她还是不太放心司马风霁。

    红绫与红绡帮她梳妆之后,夜妖直接备马朝琉王府赶去,琉王府真正的管家立即将她迎了进去。

    “琉王还未起身?”夜妖轻声询问。

    “昨夜王爷很晚才歇下,现在还未起身。”

    夜妖来到司马风霁的房门前,他还未起身,她就直接冲进去不太好吧?管他呢!他都不避讳要进她的闺房了,她还避讳个毛线!

    她推门而入直接朝内室走去,屋内很静,可见司马风霁真的没有醒来。她缓步上前拨开帐子朝床上望去。

    床上的一幕让她顿时僵在原地!次凹!她的眼都被闪瞎了!

    司马风霁睡在床的里面,他的怀里躺着东方聿,而东方聿光着上身发丝凌乱……

    她不由自主的朝盖在两人身上的被褥望去。估计掀开了之后,都能打码了!

    司马风霁被突然而来的强光刺激的蹙了一下眉宇,昨天受了伤失血过多脸色有些苍白,看在夜妖的眼里,简直就如容隐所说,精气大伤啊!

    感觉到夜妖的气息,司马风霁顿时睁开双眼,“你怎么来了?”

    他有些震惊,支起身子,这才发东方聿不知道什么时候跑到他这头来睡了。

    夜妖的目光也挪到东方聿的身上,“我就是来看看你的伤势,看来,我来的不是时候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你想的那样。”司马风霁冷着脸解释。

    “没关系,你不用和我解释什么。”夜妖连忙摆摆手。

    “东方聿!”司马风霁咆哮一声。

    东方聿天亮了才敢睡着,被猛得一吼,吓得直接坐了起来,当他看到夜妖就站在他们床前,他拉着被褥一通大叫:“啊!啊!啊!啊!”

    “对不起啊,我不是故意的。”夜妖连忙朝失控的东方聿解释。

    “看样子,你毒已经解了是吧?那我就放心了,你一定要好好的活着,要不然,他多可怜是不是。”夜妖抬手指了指接近崩溃的东方聿,朝司马风霁又说了一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