猪猪岛小说网 > 女生频道 > 七夜宠妃:王爷,我要休了你>  第57章:莫名的烦躁

七夜宠妃:王爷,我要休了你 第57章:莫名的烦躁

    夜轻颢袖中的手紧紧握起,心中有太多事情无法和她们说出口,恐怕说出来,她们也未必会明白。{新匕匕奇中文小說    m}

    如今还能偏安一隅,眼前国公府这样的局势,不知道日后还要遭遇怎么样的磨难。

    国公到是提前将夜妖安排妥当,可北院这一家子呢?!

    夜轻芷越想越委屈,“她夜妖受一点点伤害,太后、琉王、国公,甚至整个府上都如临大敌,我伤得差点失去性命,谁又关心过我?太后的这一点赏赐,我都没有资格要吗?”

    “你如果这么想要,那就留下吧。”夜轻颢说完,拂袖而去。

    夜轻芷满腹委屈,扑到在柳氏的怀里痛哭流涕。

    “别哭了,你哥哥也是为了你好,谁让咱们是庶出呢?”柳氏轻声劝慰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庶出?庶出怎么了?!”夜轻芷突然像是被触到了逆鳞,冲着柳氏猛的吼了一声。

    吓得柳氏都呆了,站在一旁也不知道如何安慰。

    夜轻颢出了北院,正准备出府,就见他的贴身小厮快步而来,小厮贴在他的耳边耳语了一阵,他面色一寒,一向深沉的看不出任表情的容颜上露出一丝怒意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夜妖坐在桌前仔细的看着红绫记下来的单子,这些都是她这几天要做的事情,一件一件记下来就不会遗忘了。

    “小姐,琉王殿下的伤势还没有好,你要不要再去瞧瞧?毕竟,琉王殿下也是为了救小姐才受伤的呢。”红绫在一旁小声提醒。

    夜妖将手中的单子放下,朝身旁的两个丫头望去,“我又不是南扶风,我去干嘛?还有,什么叫他为了救我受伤?明明是他差点害死我,没事来国公府蹭什么饭,明知道自己酒量不行,还要喝什么酒?害得我还得送他回去,才出了那么多事情,算来算去,这些责任都是他的,我才是受害者!”

    红绫红绡站在一旁,听着这些言论,被唬的一愣一愣的。可是偏偏听起来,还有那么几分道理。

    夜妖也不知道,为什么一提到这件事情,她的心里就有一些莫名的烦躁。

    “好了,不要再说这些事情了,我刚刚交待你们的事情,一定要安排好,”她朝两个丫头吩咐一声。

    绫与红绡立即应了一声,不敢再提琉王殿下。

    “小姐,小公子求见。”一个长得十分机灵的小厮一路小跑着前来通报。

    夜妖微愣了一下,一时间没有想到小公子是谁,她微微起身朝外望去,看到一道熟悉的身影。这才恍惚过来,来人竟然是夜轻颢。

    她是嫡出,父母双亡,所以下人们都称她为小姐,而夜轻颢虽然与她一辈,但是北院里还有那么一大家子,自然得称他为小公子。

    “让他进来吧。”夜妖示意红绡将桌上的东西收好。

    夜轻颢来到内室,就见到夜妖一身随服,随便挽了一个发髻坐在桌前,绯色的衣衫将她的容容衬托的很娇艳,乌黑的青丝如同黑亮的丝绸一样,看到这样的夜妖,他控制不住的有些失神。

    为什么,他会觉得眼前这个相处十多年的妹妹,突然那么的陌生?

    以前的夜妖总给人一种憨厚的呆呆笨笨的感觉,却有一股蛮劲,而现在的她,完全像是变了一个人,就算是就这么坐着,都有一种说不出的灵秀。

    “你找我?”夜妖见他不语,轻声询问。

    在她的印象里,这个少年有着不符年纪的成熟,而且话不多,眉宇总爱紧锁着,像是操不完的心一样。

    夜轻颢这才回神,朝一旁站着的下人吩咐道:“你们先下去,我有话要对小姐说。”

    红绫红绡站在那一动不动,虽然在身份上,夜轻颢的吩咐她们要听,可这是锦绣园,她们就只有一个主子。

    夜妖挥挥手,示意她们先下去。

    她的心里现在已经充满好奇,夜轻颢究竟是为了什么事情而来。而且好像还有着一股兴师问罪的味道。

    屋内只剩下两人,夜轻颢直接开门见山:“你要将那十几间铺子卖掉?”

    夜妖浅浅一笑,站起身来朝他走进了几步,他知道这件事情那恐怕国公府现在入不缚出他也清清楚楚。

    今日,竟是为了这件事情而来?那么来意就值得她好好的揣摩一下了,其实对于北院的那一家子,她除了夜轻芷之外,她都不是很了解。

    “是啊,反正也不盈利不如直接卖了。”她随口说了一句,想试探一下夜轻颢。

    “夜妖!”夜轻颢突然喝了一声:“你还要这样到什么时候?国公府那么大的家业,一点一点的流失,你难道就看不到吗?你一人承担不了却还要瞒着国公!迟早,国公府要毁在你的手里!”

    夜妖的笑意有些僵硬,心里微微有些震惊,她不由得再次打量了一眼面前的少年。

    他紧紧的握着拳头,好像在极力的隐忍着才没有上来揍她一顿。

    难道真的是关心国公府的生计?

    老头子可从来没将夜轻颢当成国公府的孙子来陪养,正如他所说,这么大的家业,让她一个草包去打理,难道老头子就没有考虑过后果?

    她思前想后,恐怕这也是夜国公想看到的结果。

    因为夜老头不想让夜氏如此树大招风,渐斩没落,何尝不是一种自保的方式。

    但是,她并不赞同这样的方式。

    难道你夹住尾巴,小心行事,那些想要害你的人就会手下留情了吗?

    “那么,你告诉我,如果不卖那几间铺子,是不是国公府就能够撑得下去了?”夜妖双手抱胸,对夜轻颢的质问与盛怒丝毫不放在眼里。

    这一个问题,让夜轻颢一时语塞。

    “与其坐等那几间铺子贬值,倒不如现在果断的处理了要好,你说呢?”夜妖又问了一句,唇角微微上扬。

    她的心里,已经在衡量着夜轻颢这个人能不能用。

    夜轻颢被这接连两句问得哑口无言,他看着夜妖,连连摇头,她绝对不是以前的夜妖,不,或许说,她变了,变化大的让人以为换了一个人一样。

    真如太医所说?她的伤势已经在逐渐恢复了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