猪猪岛小说网 > 女生频道 > 七夜宠妃:王爷,我要休了你>  第60章:翻墙!

七夜宠妃:王爷,我要休了你 第60章:翻墙!

    夜妖愣愣的看着紧闭的房门,心中一阵凌乱。 新m 

    在她的心里将夜国公当成了亲人长辈,被他看到这一幕别提有多窘,恨不得将身下的司马风晃塞到床底下去!

    她的遭遇还能不能更悲催一点?!

    当然能!

    只听床再次传来一声脆响,一条床腿再也承受不住从中间断裂,她的身子控制不住的朝前一倾,再次砸到他的身上。

    “早就说过,让你不要乱动。”他的声音带着几分笑意。

    “你给我闭嘴!”夜妖指着他的鼻尖怒喝一声。

    司马风霁握着她的手指,“现在,不生气了吧?”

    夜妖抽回手,翻身下床,心中一阵懊恼,早知道把他按地上打,这换一张床要多少钱啊!?

    “我告诉你,床是你压断的,你……”她一转身,只见司马风霁已经拉开了衣衫,露出精壮的胸膛。

    只见他的身上一片青紫的印记,全是刚刚被她打的。

    “看到了吗?”他指了指身上伤。

    “看到又怎么样?早就想打你了。”夜妖恶狠狠的回应了一句。

    原来,这才是她的真心话啊,这世界上,也只有这么一个小东西,能让他如此对待,听着她这一句话,从来没有觉得人生如此阴暗过。

    他轻笑一下从床上坐了起来,今天来的目的就是要告诉她昨天晚上的事情,小东西却是蛮不讲理,他感觉,已经将今生全部的耐性都用到了她的身上。

    “要是放在以前,我能被你打成这样吗?”

    以前?夜妖回想了一下,如果他不让她近他的身,她恐怕都靠近不了他三步以内。今天他是有些怪怪的,应对起来看得出有些吃力。

    这又如何?谁知道他又有什么诡计?!

    “相思引若没有在一个时辰内解开,就会真气涣散。”他轻声说道,事情都摆在这里了,她难道还不明白?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夜妖看着他赢赢弱弱的模样,“你昨天买了红鸾院里的二十个姑娘,还有东方聿,你的毒却没解?到底要多少人才能解得了啊!”

    司马风霁面色一僵,听着她这一句话,差点没气得吐血!她这个脑袋里究竟装了什么东西?

    他站身来朝夜妖逼了过去,“我告诉你,谁也没有,一个人也没有!”

    夜妖连忙退后了一步,腰间一紧,被他拽了回去撞在他的怀里。

    “相思引的毒药没有解,所以才被你打成这样,那二十个姑娘只是蒙蔽敌人的,至于东方聿,你觉得有可能吗?”

    他将问题丢了过来,问得夜妖微微一愣。

    “可不可能,我知道个毛线啊,你弄没弄他你不知道吗?”她随口反驳了一句。

    司马风霁连吸了三口气,才觉得被气得窒息的感觉稍稍有些缓解。

    “你当然知道。”他唇角微扬,带着一线邪恶的笑容。

    突然,又朝她贴紧了几分,那直白而又强烈的存在紧挨着她的身子。

    “想要的人不能碰,能碰的人不想要。”他贴在她的耳边轻声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夜妖被他紧紧的抱着,实在无法忽略他的某一处。

    怎么?又想估计重施啊!她夜妖要是在同一件事情上裁两次,她就随便找个地方自我了断得了!

    她贴着他的那处,就当是一个烧火棍子,这样一想,一点其它的感觉都没有了。

    “你真的成了一个废人?”她轻问道。

    司马风霁笑容一僵,这一句话听起来,怎么有点幸灾乐祸的味道?别说有南扶风在,就算是他自己也能慢慢的将毒素排出体外,只不过,时间要耗费的长一些。

    现在并不是真气涣散,而是不能动用真气。

    “不用和我解释什么,就算是你解了毒,用了那二十个姑娘又找了东方聿,于我来说都无所谓。”她从他的怀里逃开,朝一旁退了几步。

    一离开他炽热气息,顿时觉得空气都新鲜了几分。

    司马风霁脸上的笑容一僵,怎么他解释了那么多,换来的还是她这一句话?

    只见她理了理凌乱的发丝,乌溜溜的目光朝四周望去,手指一横,指向塌了的床,“床是你弄坏的,你来赔!”

    “我赔。”他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话说完了?你可以走了。”夜妖指着门口,直接下了逐客令。

    司马风霁看着她突然冷下来的脸色,心中升起一丝薄怒,他都已经这样了,她竟然还是这么个态度?

    无所谓?!这小东西真是越来越刁了!

    看来,以后一定要好好的调\/教调\/教。

    他深吸了一口气,抬步朝外走去。

    “慢着!”夜妖迅速的拦住他,“你就这个样子从国公府走出去?”

    “你想我留下来?”司马风霁反问一句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来的怎么回去!”夜妖咆哮一声。

    她就不信,突然出现在她的房里,是直接从府门进来的。

    就他眼前这个样子,要是从国公府里走出去,明天整个帝都肯定能炸开锅了!

    这一副被人蹂躏了的模样,不一定要传出什么样艳色绯闻。他也不顾及自己的身份脸面了吗?

    好吧,他就是个不要脸的!但是她不想任何人传出流言蜚语,说他们两个人有任何乱七八糟的关系!

    “就是从国公府大门来的。”司马风霁淡淡的回应一声。他是绝对不会告诉她,他是翻墙进来的。

    “不行!你不能从府门走出去,你过来。”夜妖拉着他的衣袖,朝后院走去。

    两人来到一赌墙前站定,这里直接连着外面,从这里翻出去就是一条小巷子,又偏僻人又少,这个时候他从那里出去,一定不会有人发现。

    至于出了国公府,他这个样子有被谁看见就被谁看见,跟她一点关系都没有!

    “翻墙!”夜妖沉声下令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要听你的?奸夫才翻墙而出。”他双手抱在胸前,随意的靠在一旁的一颗树上。

    丝毫不记得自己是怎么来的。

    奸你大爷啊!夜妖在心里怒骂了一句,一转身,看到他此时的模样。

    虽然衣衫有些凌乱,发丝也有些乱,脸上还有伤,可是丝毫没有折损他风华气度。反而让她看到了另外一面的他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