猪猪岛小说网 > 女生频道 > 七夜宠妃:王爷,我要休了你>  第61章:夫君~~

七夜宠妃:王爷,我要休了你 第61章:夫君~~

    在夜妖面前,司马风霁从来都没有流露出给别人的那种压抑的感觉。m人前人后,简直判若两人。

    说好的高冷呢?都Tm让狗吃了么?

    夜妖就不明白,一个男人长这么好看干什么?!明明可以靠脸吃饭,还去练什么功夫,带什么兵打什么仗啊!

    “哪那么多废话,你翻不翻?”夜妖怒喝一声,反正现在他没有真气,未必打得过她,顿时底气都足了!

    这就是传说中的,翻身农奴把歌唱吗?

    “除非给我一个翻墙的理由。”他的换了个姿势,手支着脸靠在树杆上,一点也不着急,哪怕就这么和她耗上一天一夜,他也没所谓。

    “什么理由?”夜妖只想让他快点离开,如果不太过份,她就答应他!

    “比如,你是我的妻子我是你的丈夫,你的话我自然考虑听从。”

    夜妖走上前去,朝他腿上踢了一脚,“好,就是这个理由,滚!”

    “你什么都没说。”

    “还要我怎么说!”TM的,怎么那么磨叽!

    “叫声夫君。”他又将双手放在头顶,靠处在树杆上。

    夜妖的脸色泛起了一丝微红,因为想快点打发他,小声的喊出了这两个字:“夫……君……好了,快点滚!”

    他突然闭上双眼,惬意的闭目养神,“你刚刚叫的是什么?我一个字都没听清楚。”

    夜妖心中一怒,本来一个好好的午觉,被他搅和成这样不说,还在这里和他磨叽半天,她的心中怒气,都快成一团汹汹烈火了!

    上前去拽着他的衣衫,一字一句道:“司马风霁,你不要得寸近尺!”

    “你再敢动手,我就只能去找国公大人评评理了。”他看着她白嫩的小手,轻声回应了一句。

    夜妖拽着他衣衫的手拧了一个圈,最终还是松开,轻轻的将皱成一团的衣服给他拍平,“夫君,你利落的滚出去行不行?”

    “只叫夫君,别的话不要说。”他又闭上双眼,惬意的靠在树杆上。

    “夫君!”她咬牙切齿。

    “怎么感觉像是仇人呢?”他挑了一下眉宇,漂亮的双眸眯成一条缝看着她。

    “夫君~~”

    “这还差不多。”他站直身子,轻轻的拍了拍她的头,“如果每一次都像这么乖多好?”

    夜妖握紧双拳,强忍住想再揍他一顿冲动,指了指墙壁,“来吧,快点翻出去。”

    “小东西,我刚刚说过了,奸夫才翻墙,我是夫君是正室,怎么能干这样的事情?”他说完,就已经有防备的退后几步。

    夜妖瞪着他的身影,心中怒火中烧。

    “你!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所说的是考虑听从,我觉得为了我夫君的身份,这墙还是不能翻。”

    “来人啊,给我找把刀,我要砍死他!”夜妖怒喝一声。

    只见他此时健步如飞,丝毫不见一丝柔弱样,她飞速的追上去,也没能拽住他的身子。

    眼睁睁的看着他,这么一路招摇的从国公府离去。

    她捂着气得生疼生疼的胸口,“司马风霁,你给我等着,老娘早晚扒了你的皮!”

    然而让她更加气愤的一幕还在后面。

    司马风霁一出了府门,立即又换了一副赢弱的好像被人强X了蹂躏了几百回模样,秦风适时出现,掺着他的身子。

    主仆两人就这么走了出去,对,没有马车,甚至连马都没有,就这么走了出去……

    扒了他的皮太便宜他了!

    “小姐,你别生气了,琉王殿下现在功力尽失,你就别和他置气了。”红绫红绡立即上前来扶着夜妖劝慰着。

    夜妖环视了一下四周,下人们全都聚集在这里,被她这么一瞪,如同惊鸟一般四散。

    她和他置个毛的气啊?明明她就是想躲得远远的,不想与他有任何的交集,可是事实总爱跑偏。

    一个国公府就成了这个样子,司马风霁这样走出去,在大街上在这么转一圈,那得多么的轰动?

    她拍了拍额头,只觉得眼前好多星星在转。

    真不明白,他为什么就不能像传闻中的那样,好好的做一个安静的美男子,为什么非得要闹出这么多不符合他身份的事情?!

    他,他这是猴子请来的逗比附体了吗?!

    总之,她的心好累!

    回到房中,床上已经被两人撕打的时候弄得凌乱不堪,她看了一眼就觉得眼疼。

    转身朝一旁的软塌上走去,无力的倒在上面。

    “小姐,你的床要不要重新购置?”

    “让他赔!红绫,你现在就和容隐去琉王府索赔,要十万两银子!”

    十,十万两?!红绫张着嘴巴,震惊的半天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“怎么?我是主子还是他是主子?”夜妖直起身子怒喝一声。

    “小姐,奴婢马上去!”

    夜妖又躺了下去,揉着被气得生疼的胸口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司马风霁当真如夜妖所想的,就这么招摇过市,一路上围观他的人都堵住了整条路。人群中,传来不少猜测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琉王殿下这是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好像听说,昨天晚上买了红鸾院的二十个姑娘的事情被国公府的夜小姐知道,今天从国公府出来就这样了。”

    “啊?!不可能吧!”

    “是啊,怎么可能,难道是被夜府的小姐给打了?”

    “那可是琉王殿下啊,我刚刚听说的时候还觉得不信呢!”

    “除了这位夜小姐,谁敢动琉王殿下?”

    “难道国公府的小姐,比我家那个悍妇还要泼辣?”

    “看着样子很有可能啊。”

    “琉王殿下,怎么裁到那位小姐手中了?”

    “这叫什么,天生一物降一物!”一道带着笑意的声音插了进来。

    东方聿摇着手中的折扇,穿过人群而去。看着的司马风霁的身影,他纵身一跃,找了一个树杆靠着,拿起腰间挂着的酒壶灌了一口。

    一失足,成千古恨啊,看来他的日子还会水深火热一段时间。

    这霁大美人也真是能豁得出去哈,不就听说了两件事吗。

    一,夜妖和赫连胤合伙倒腾了一间铺子。

    二,早上夜妖从琉王府离开之后,和七皇子碰上顺便一起用了一顿早膳。

    就这么两件普普通通的事情,至于他醋劲大发吗?

    这一出,是想闹是整个帝的人都知道他与夜妖很恩爱吗?还如此自毁形象,简直不能再自坑了好不好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