猪猪岛小说网 > 女生频道 > 七夜宠妃:王爷,我要休了你>  第63章:此人,必除!

七夜宠妃:王爷,我要休了你 第63章:此人,必除!

    青一愣,抬起头悄悄打量了一眼司马曜熏的表情,竟有着一丝少见的凝重。 新匕匕奇中文网新地址:wwwm 他站在一旁不敢接话。心中暗暗猜测着,殿下好像对那个夜小姐有些不同。可是殿下深居宫中,与那夜小姐跟本就没有任何交集啊?

    “不用盯着琉王了,演武的事情马上就要进入最后的环节,接下来还要接待白越诸国,到时候由你负责整个帝都的守卫,绝不能出任何差池。”

    立即应了一声,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司马曜熏走到一旁放着的冰块桌前,凉凉的风扑面而来,却没有消散他心中的怒意。

    琉王对夜妖的意图已经很明显了,不为图利就是为情。

    以他对夜妖的了解,她绝不可能会对琉王大打出手,可是,这一次他得到的消息却那么的反常,让他的心中突然升起一丝烦乱。

    他有一种直觉,夜妖对琉王真的有那么一点与众不同。

    不管在皇权还是感情上,司马风霁都已经成了他最大的威胁!

    此人,必除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夜妖小睡了一会就被热醒,红绡站在一旁打着扇子没有一点凉意。

    “不用扇了,红绫和容隐回来了吗?”

    红绫与容隐一听到被点了名字,立即从外室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小姐,琉王殿下说,他弄坏的是床,所以自然也赔你一张床,至于钱,你要是想要的话,得亲自去找他要。”

    夜妖一听,差点没火冒三丈,这个死不要脸的,他还想从琉王府抬一张床到国公府吗?!

    “小姐,你消消气,这大热天的别气坏了身子。”

    夜妖深吸了几口气,“我不气,我一点都不气。”

    他算个毛线啊,值得她生气?

    她站起身来,在屋内走来走去,一会就是满身大汗,心情没一点点好转不说,反而更加烦躁。

    Tm的!她这是气得要炸啊!

    “给我找把刀,我要去剁了他!”

    容隐上前一步,轻声劝慰,“小姐,琉王府有八百暗卫、六百护卫,正常的情况下可能还有三十龙骑卫。假如你拿着刀冲到琉王府,还没进得了内院就被人拦下,到时候惊动皇上,太后,你的麻烦远远不止这些。”

    夜妖的怒气立即消了大半,坐在一旁端起水杯猛得灌了几口。

    这个司马风霁真是有能耐,气得她心肝脾胃肾都一阵抽痛!

    红绫与红绡朝容隐投去一个崇拜的眼神,只要小姐消气就好,琉王今天被小姐揍得也挺惨的。简直让人不敢相信那个就是传闻中的琉王殿下。

    “给我准备水,我要洗澡。”

    红绫与红绡立即下去准备。

    洗了个澡夜妖顿时觉得神清气爽,反正事情已经闹到这个地步,她再气也没有用,早晚有一天,她要让他付出惨痛的代价!

    “国公可在府上?”夜妖突然想到,今天夜国公来找她的事情,恐怕他是有什么事才会突然来到锦绣园。

    “国公大人在书房。”

    “给我梳妆。”夜妖站起身来走到一旁。

    她看着红绡拿来的衣服,选了一件冰蓝色的轻薄纱裙,梳了一个流云髻,随意插了一个银色的流苏发簪,朝外走去。

    书房的门开着,外面连个小厮都没有,夜妖伸着头朝屋内望了一眼。

    只见国公靠在摇椅上,手中拿着一本书,书名是《奇闻异志》,这里面的内容和现代玄幻小说有得一拼。

    至从国公休朝在家,一下子就清闲下来,如果,以后他都能有这么闲适的日子她就安心了。

    “祖父!”夜妖小声唤道。

    夜国公抬头望去,只见他最疼爱的小孙女站在几步开外的地方,像是这闷热的夏日吹进来的一缕清风,让他的心里一阵清爽。

    “过来坐。”

    夜妖走过去坐在他的身旁,将他手中的书抢了过来,瞄了两眼扔到一旁,随口说了一句,“无聊。”

    “这可比奏折有趣多了。”夜国公将书拿了起来轻轻合好。

    目光落到夜妖身上,他张了张嘴又将想说的话咽了下去,好像不知道究竟该怎么说才合适。

    夜妖也有些尴尬,低头不出声。

    过了一阵,国公终于忍不住,朝夜妖语重心长的说了一句:“妖儿,你与琉王之间万万不可这样,女儿家就要细心体贴温柔贤淑。”说完,他叹了一口气,“唉!你母亲与祖母都去世的早,没有人教你这些。”

    夜妖眼角一阵抽搐,“不是你想的那样,我们之间什么也没有发生。”

    “祖父当然知道,所以才这么说,琉王殿下他伤势如何了?”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,你看他那样怎么可能有事?”

    “也是。”夜国公点点头,“明日,演武进入到最后一轮,你也要一同出席,皇上还会有一些相应赏赐。”

    夜妖突然想到这一碴,她一点也不明白演武的规矩,原来到现在才进入到最后一轮,“南荣若水那日输了,是不是就没有机会了?”

    “南荣府还有南荣轻云,南荣若水并不是主角。”

    妖点点头,突然露出一丝紧张的神色,“不会再和别人打了吧?”

    夜国公笑了一下,心中有一丝欣慰,以前,她总是不管敌人如何强大都要冲上前去,现在总算知道轻重了。

    “妖儿好像越来越机灵了,因为参加的全都贵族子弟,所以并没有那么较真,只要赢得对手,就能荣登英雄榜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好。”夜妖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“明日让轻颢陪着你一起去,祖父身体不适不方便出席,届时,皇上还会设宴。”

    妖点点头,走到夜国公身后,将他的摇椅转了一个方向,“不要对着强光看书,这样对睛睛不好。”

    夜国公看着她这么乖巧的模样,笑得更加开怀。

    夜妖出了书房,就听到司马风霁命人送了一张床过来的消息,她深深吸了几口气,将心中的怒气压了下去。

    仔细一想,司马风霁算什么?凭什么能左右她的情绪!

    “去瞧瞧,是个什么样的床!”她抬步朝锦绣园走去。

    床已经放到了房间内,推门而入,竟感觉到一股让人通体舒服的寒意扑面而来。

    床很精致很宽大,紫檀木打造的床身,镂刻着精美的花纹,一看就知道比她之前的那张床,不知道名贵了多少倍!